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抱“金蛋”却抱成了“地雷”,互联网银行遭遇“成长的烦恼”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亓宁

  编辑:郭洁

  微众银行最近有点烦。该行曾一度被业内认为抱上了公寓租金贷的“金蛋”,但没想到却是抱了颗“地雷”。

  4月6日晚间,纽交所宣布蛋壳公寓暂停交易,正式开启除牌程序。这也意味着,这家红极一时的长租公寓上市仅445天,就宣告了资本市场的落幕。也就是在上市之后,蛋壳公寓饮鸠止渴般的高杠杆操作撞上疫情,将40万租客拖入一场“流露街头还要给银行还钱”的租金贷泥潭。

  虽然蛋壳迎来了自己的结局,但市场上关于租金贷的讨论并没有结束,作为蛋壳合作方的微众银行还是会时不时成为“受害人”瞄准的对象。

  互联网银行遭遇的麻烦远不止租金贷——车贷踩雷套路贷,P2P存管业务出清冲击盈利,一系列监管新规。。。。。。2020年,国内互联网银行都过得不“开心”,部分机构的财报数据已经暴露了互联网银行的困境。

  从2014年12月微众银行成立,到目前的“九足鼎立”(微众、网商、新网、苏宁、众邦、中关村、亿联、华通和百信银行),互联网银行在助力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获得了蓬勃发展。2018年末数据显示,国内民营互联网银行行业资产规模已经从2015年的不足400亿蹿升至4445.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23.4%。

  如今场景金融与监管环境双双生变,身披银行和互联网两大外衣的时代新宠还能破局吗?

  场景生变,时代新宠“不香了”?

  3月25日,披露的年报曝光了旗下百信银行的业绩:在2019年首次实现盈利之后,百信银行2020年再次陷入亏损。

  截至去年年末,百信银行资产总额664.73亿元,同比增长12.93%,但该行营收去年出现了27.39%的同比下滑,仅为17.23亿元,净利润则为亏损3.88亿元,同比暴跌2040%。

  早在2017年、2018年、2019年,百信银行的营收分别是0.30亿元、12.95亿元、23.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1亿元、-4.84亿元、0.20亿元。尽管银行亏损并非新鲜事,但此次营收出现下滑对于百信银行乃至整个行业来说都十分罕见。

  对于业绩的突然“变脸”,百信银行解释为,因2020年国内经济形势变化和疫情冲击,年末加大拨备计提力度,而营收的下滑则主要是落实中央及监管降费让利政策所致。此前的2019年,百信银行的营业收入一度同比大增83.23%。

  也是在2019年,互联网银行的“双子星”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在公布喜人盈利数据的同时,也透露了增长的乏力。其中,网商银行净利润同比大增91%达到12.56亿元,但营收66.28亿元,同比仅增长了5.7%。

  同期,微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8.7亿元,同比增长48.26%;净利润39.5亿元同比增长59.64%,但其不良贷款率比2018年的0.51%提高了0.73个百分点,达到1.24%。就是这一年,微众银行最大的一颗“雷”——蛋壳公寓“租金贷”爆了,涉及金额超过15亿元。

  “踩雷”的不止微众银行。2019年11月,特大涉黑网络套路贷案件美利车金融爆雷,新网银行作为合作方,也因为“阴阳合同”、高出法定车贷基准年利率近5倍的高利率、暴力催收等问题而站上风口浪尖。

  就在今年3月18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专门发布了一份通报,揭开了新网银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具体细节。通报称,自2019年四季度以来,监管系统收到消费者对新网银行的投诉举报显著上升,其中车贷投诉举报数量位列银行业金融机构第二位,问题主要集中在银行违规放款、对车贷金额存在异议、贷款息费过高、暴力催收等方面,其中与“一家互联网汽车消费分期服务平台”合作业务的投诉举报尤为突出。

  从最新财报数据来看,2018年扭亏之后“疯长”的新网银行同样在2020年遭遇了盈利滑铁卢:2020年该行营业收入为23.57亿元,同比减少12.09%;净利润7.06亿元,同比减少37.69%。此前的2019年,新网银行累计放贷突破了3500亿元,累计服务人数达到6758万人,助推公司营收增长了100.79%,净利润更是暴增207.61%。

  去年上半年,新网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达到1.53%,比年初增加了0.92个百分点,增幅高达150.82%。截至目前,用户在黑猫对“新网银行”的投诉已经超过1500条,涉及利通汽车、美利车金融、二手车、58汽车金融等多家机构。

  而关于去年新网银行业绩下滑的原因,除了行业普遍遭遇的疫情冲击之外,P2P网贷机构的陆续出清也让其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科技巨头蜂拥入局背后

  面对互联网银行频繁的“踩雷”事件,网友不禁要问:到底是场景金融、助贷机构靠不住了,还是互联网银行迷失了?

  在银保监会对新网银行的《通报》中,监管指出了该行在与助贷平台合作过程中的“三宗罪”:贷前调查不尽职、催收管理不到位、与个别渠道合作业务推高融资成本。

  对此,消费金融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向《财经天下》周刊分析称,出现此类现象背后存在多种原因,一是消费金融行业在经历了高速发展过后,逐步从成长期迈入成熟期,拓展新业务的压力开始增大;二是一些热点场景方存在资质方面的不足,尤其是一些“风口”业务,互联网银行如果缺乏严格审核或是没有及时监控场景方动态,后续有可能陷入困境,此类现象使互联网银行面临着场景质量的风控考验。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监管和风控会成为互联网银行未来发展的关键词,而谁能够活下去还是未知数,存量市场中的竞争考验会加大。

  从初衷来看,监管对互联网银行的态度与实现金融服务多元化、差异化、特色化,尤其是缓解小微企业、农民等群体“融资难、融资贵”等困境有很大关系,同时也是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重要一步。2014年3月,国务院批准首批5个民营银行试点方案,其中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浙江网商银行均在列,新网银行相对更晚。

  在小微企业贷款蓝海诱惑下,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入局。继联合百业源等设立微众银行、蚂蚁集团发起设立网商银行之后,美团设立了亿联银行,新网银行则是新希望、、红旗连锁等股东发起设立,三六零直接收购了金城银行,则与中信银行共同成立了百信银行,成为国内首家国有控股的互联网银行(中信银行持股70%),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

  截至目前,国内具备互联网特征的银行已经有9家,其中百信银行因为背靠中信、百度两大巨头一度赢得了市场高度关注。有意思的是,对于互联网银行的定义,业内也存在争议。从新网银行在官网的介绍来看,其自称为国内3大互联网银行之一,直接将其他具备互联网特征的银行排除在外。

  根据头豹研究院的划分,互联网银行可以按照运营主体分为直销银行和民营互联网银行,而百信银行是目前唯一一家具有独立法人直销银行牌照的直销银行,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

  相比之下,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被认为更符合“无实体银行卡、无客户经理、无线下网点”的互联网特征,加上背靠互联网科技大佬,三者毫无意外成为业内最受关注的“明星”银行。截至2019年末,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资产规模分别达到2912亿元、1396亿元、406亿元(2020年末),位列行业TOP3。

  头豹研究院此前估算,随着互联网银行持续创新信贷产品、存款产品以及拓展同业银行合作模式,国内民营互联网银行资产规模有望在2023年突破2万亿元。

  靠什么赚钱?

  想要弄清楚P2P出清、场景金融生变对互联网银行的影响,需要先明确互联网银行赚钱的模式。

  尽管互联网自带高效、智能等基因,但因为没有线下营业网点,获客、账户功能受限(互联网银行通过在线远程开设存款账户,属于二类、三类账户,用户存储规模较低),互联网银行吸收存款能力远弱于传统银行,所以这类银行的核心收入主要依赖贷款业务的利息差,以及理财产品代销产生的手续费与佣金等,其业务聚焦在支付、信贷、理财等小额高频领域。

  根据头豹研究院的数据,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新网银行2018年分别实现利息收入46.2亿元、55.2亿元、11.1亿元,占比分别达到73.6%、55.0%、82.8%,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分别为16.3亿元(占比26.0%)、44.2亿元(占比44.1%)、2.0亿元(占比14.7%)。

  成本方面,互联网银行技术服务成本占比30%-40%,数据信息服务占到20%-30%,其中用户标签数据与征信数据是互联网银行重点采购内容,而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百信银行、亿联银行背靠流量巨头占据绝对优势。

  成立之初,微众银行依托腾讯社交平台巨大的流量入口,先后为个人用户推出了微众银行APP、微粒贷、微车贷产品,微众银行业务范围覆盖活期存款、定期存款、理财和基金投资产品与服务,微粒贷则为用户提供500-30万元的小额贷款服务,微车贷为购车用户提供线上信贷业务。针对小微企业,微众银行也推出了“小微企业贷”。

  而网商银行背靠和蚂蚁的生态场景,瞄准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的个人用户与企业的资金需求,利用支付宝、芝麻信用等数据资源开展信贷业务,存款方面推出余利宝,贷款方面则有网商贷、旺农贷、信任付等多个产品,还在供应链金融领域推出自理宝和回款宝两大产品,为天猫优质商家提供收款服务、盘活资金。

  相比之下,股东流量优势较弱的新网银行选择了更“快捷”的方式——押注网贷存管业务,赚中间业务的钱,好处是不占用资本,隐忧是平台风险。根据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信息,截至2018年底,新网银行提供资金存管的P2P网贷平台有109家,位列名行业第一。但随着去年P2P平台的出清,新网银行相关业务也彻底归零。

  有业内人士透露,此前新网银行存管业务收入包括两部分:一是平台接入费大约是20万元;二是根据存管资金交易规模按年收取0.5%的存管费用,还有每笔缴纳1元的提现费。2017年,新网银行手续费和佣金收入仅为5165万元,但2018年飙升到2.94亿元,2019年一度升至11.4亿元。

  出路何在?

  互联网银行承担着中国金融改革试验田的重任,当时监管机构之所以给互联网银行颁发“准生证”,就是希望通过互联网技术来实现金融服务的创新。但互联网银行成立以来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市场环境、运营模式和监管措施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从运营模式来看,除了靠股东流量入口获客,互联网银行一方面与传统银行合作推出“联合贷款”,另一方面与助贷机构合作,最典型的就是“租金贷”和“车贷”。

  但目前,这两种模式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半个月前,中国银保监会出台了一份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其中一项关于禁止地方性银行跨区域经营的条款,豁免了民营银行等无实体经营网点、业务主要在线上开展的银行。当时有业内人士对《财经天下》周刊分析称,这很可能是为互联网银行“开了个口子”。

  前述行业观察人士苏筱芮认为,监管收紧后,互联网银行与传统银行之间的业务变得更加泾渭分明,地方法人银行的施展空间受限,互联网银行有望进一步巩固其线上优势地位,在金融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有望发挥头雁作用。

  另一方面,在公募基金持续火爆背景下,网商银行与微众银行的基金销售牌照或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尤其是网商银行,在余额宝货币基金收益率不断滑坡背景下,网商银行的分流优势将更加明显。

  但坏消息也很多。尽管微粒贷、网商贷等拳头产品为互联网“双子星”带来了强劲的业务增长,但微众银行踩雷蛋壳的“微租贷”,新网银行踩雷美利车金融均显示了助贷模式的风险。除新网银行之外,微众银行同样在美利车金融合作之列,其车贷合作机构同样还有优信二手车、瓜子二手车等汽车销售平台。

  在美利车金融与新网银行案件中监管披露的文件显示,消费者被分期平台收取的平台费或服务费与汽车融资金额之比集中在14%至28%之间,有费率达到30%以上。

  有业内人士认为,场景金融本身是银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踩雷事件并不限于民营银行,其他银行也有类似案例,但与产品和业务模式创新、风险容忍度等密切相关,“关键是风控,应该让场景主导、金融配合的模式反过来”。

  另一个消息是,蚂蚁IPO被叫停之后,小额网贷新规给互联网金融机构戴上了紧箍咒:最高4倍杠杆、联合贷最低出资比例不低于30%。在此之前,不少互联网银行的联合贷款并不符合这些要求,以微众银行的微粒贷为例,其与合作银行的出资比例为2:8,利息收入为3:7,杠杆更高。

  头豹研究院指出,尽管互联网科技股东先发优势明显,但传统银行机构在征信数据、线下网点以及金融产品设计经验等层面更具专业优势。在获取更多长尾用户的盈利压力与控制越来越失控的信用风险之间,加大与传统银行的合作是互联网银行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出路。这也意味着,能够活下去的互联网银行需要更强的资本实力。

  这份《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还规定,在消费类个人信用贷款授信方面,单户消费的个人信用贷款授信额度应当不超过20万元,到期一次性还本的,授信期不超过一年。这对新网银行主打的消费类信用贷产品之一“好人贷”带来明显冲击,该产品最高贷款额度50万、最长可分期5年、年利率最低低至10.8%。《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QQ音乐已将微粒贷产品个人消费贷款授信最高额度调整至20万元,但新网银行的“好人贷”只是将超过20万的进行人工复核和线下审核。

  就在3月最后一天,央行围绕贷款利率重磅发声,明确要求市场上所有贷款产品都要明示贷款年化利率。在此之前,互联网平台是最喜欢以突出贷款日利率代替年利率的机构群体之一。

  《财经天下》周刊还注意到,近年来,多家互联网银行进行了高管大换血,比如4年换3任董事长的新网银行,而2019年接任井贤栋担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的胡晓明,日前刚刚在经历了蚂蚁风波后从蚂蚁离职,成为蚂蚁集团任期最短CEO。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