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蛋价结束半年低迷回到5元时代 未来不会出现持续上涨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蛋价结束半年低迷回到5元时代

  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曹磊 李辉 通讯员 周小平

  便宜了半年的蛋价开始反弹,每斤突破了5元。业内称,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春节后,鸡蛋因存量大、走货慢,价格曾一路向下。四月清明节以来,存栏量下降、养殖户惜售等因素带来了鸡蛋价格的反弹。不过,随着养殖户加快补栏扩栏,后期产量提升后,市民有望继续吃到便宜鸡蛋。

  蛋价出现反弹进入“五元档”

  昨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南花园附近一家生鲜市场,这里的禽蛋专卖区特别热闹。“红壳鸡蛋5.5元一斤,稍微涨了点价。”一位摊主向前来挑选鸡蛋的市民说:“清明节前就涨了,但是这个价格也不算贵!”

  记者注意到,这里的鸡蛋既有论斤称的散装鸡蛋,也有论板卖的简装鸡蛋。其中,最便宜的红壳蛋5.5元一斤,稍好一些的粉壳蛋5.8元到6.5元一斤不等。简装鸡蛋都是粉壳蛋,最低16.8元一板,有20个,算下来每个0.8元左右。

  “去年底买鸡蛋,15元可买30个,一个只要0.5元,现在还是涨了一些。”市民刘女士买了一板鸡蛋,她说虽然16.8元的价格不贵,但跟之前比还是多花了几元钱。

  随后,记者又在汉口的一家农贸市场和一家连锁生鲜店里探访了解到,散装鸡蛋价格多在每斤5元到6.5元之间,而一两个月前最低只要4.5元一斤。

  养殖户惜售进一步推高价格

  探访中多位摊主称,鸡蛋价格从4月初时开始回涨,清明节后出现过上下波动,但基本上保持在每斤5元以上的水平,比去年的行情好了不少。

  昨日,记者来到新洲区一家3万只鸡规模的合作社。负责人刘水兵介绍,去年鸡蛋市场相对低迷,供应量大,形成了半年的价格低位运行。“我们这边走直销路线,相对更能抗风险。”

  合作社里还有养殖户告诉记者,因为去年蛋价走低,春节前有很多同行加快了蛋鸡的淘汰速度,希望能尽可能回笼资金。2月中旬以后,蛋鸡的淘汰速度降低,市场上新的鸡蛋补给量由此减少:“新的一年,大家希望能有一个比较好的行情,就把鸡再多养一些时间。”

  养殖户惜售的心理,在清明节前表现得更明显。“尽管小长假是一个集中消费的档期,但进入市场的新货还是不多,鸡蛋的价格也出现了反弹。”刘水兵说。

  产能提升还能吃到便宜蛋

  对于接下来的鸡蛋价格走势,武汉现代农业教育中心畜牧专业专家分析,武汉蛋价从清明节前开始出现反弹趋势,直至现在回到“5元时代”,其实也还是一个相对较低的价位水平线:“去年蛋价很低,养殖户在下半年集中去产能,现在也应该到了价格反弹的时候。”

  记者从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中了解到,今年3月,全国鸡蛋批发价为每斤4.1元,去年同期则是每斤不到3.5元,同比上涨17.48%。业内人士称,这一涨价趋势与目前的去产能趋势相关,预计今年7月前的蛋鸡存栏量会处于相对低位,但因为去年的市场供应量过大,目前的鸡蛋供给依然有保障,所以才会出现蛋价波动中反弹回涨的态势。

  专家预计,随着近半年来过剩产能的逐步淘汰,现在基本上进入了比较理性的市场调整期:“清明节后只是规律性反弹,整个市场的鸡蛋货源还是比较充足的,整个价格会呈现稳中趋涨的态势,但幅度会比较小。”

  按照规律,进入4月后的行情趋好之势很可能提升养殖户补栏、扩栏的积极性,从而支撑鸡蛋的市场供给。后期随着气温升高,陆续进入产蛋旺季,产能持续上升,市民有望持续吃到便宜鸡蛋。

  :重罚贾跃亭,对资本市场造假“重典治市”

  ■ 社论

  对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严刑峻法与市场自律自治都不可或缺。

  这是一份“迟到”的处罚决定书。

  近日,证监会发布贾跃亭、杨丽杰等5名责任主体的市场禁入决定书。该决定书列述乐视欺诈上市和连续十年财务造假的斑斑劣迹,并决定对乐视网合计罚款2.406亿元,对贾跃亭合计罚款2.412亿元,对杨丽杰合计罚款60万元等,同时对贾跃亭、杨丽杰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证监会对乐视和贾跃亭等的处罚,在适用法律框架下是严厉的,证监会对造假行为高举高打的处罚,客观上具有以儆效尤的成效,体现的正是监管部门对资本市场造假“零容忍”的态度。

  涉事公司采取的虚构业务以虚增利润、收入和成本,以及未履行借款承诺等造假行为,只需细心就可揭开其庐山真面目。但这样常见的造假行为却能横行十年之久,而且是在严格的审批和核准制下出现的,确实值得反思。

  长期以来,人们对资本市场的造假行为深恶痛绝,因此“重典治市”昭示市场对造假行为“零容忍”,成为了市场的显性诉求。

  如今,随着新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十一)出台,国内资本市场的造假行为得到有力威慑。今年一季度,数十家准备IPO的公司撤回上市申报材料,堪称“撤回潮”。

  不过,诉求严厉的法律惩罚只是一种对市场造假行为的宣泄,要真正在市场形成对造假行为的“零容忍”,还需营造一个市场主体对造假行为不愿为的场景。让各类市场主体理性自利,避免市场主体陷入自由悖逆。

  在新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十一)出来之前,国内资本市场制度更多是二元制,制度设计主要考量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两个维度,以及相互间的实施和交互成本。

  这使得资本市场滋生了一种猫鼠游戏:逮不到老鼠的猫不是好猫,被逮到的老鼠不是好老鼠,似乎是这一阶段国内资本市场博弈的主线。

  大量事实证明,过去的那种资本市场制度设计的交易费用是高昂的。降低参与者的服从成本最终依赖于法律的严厉性和不断扩大的执法队伍,挂一漏万现象并非个案。

  如今,随着新证券法实施,我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发生了变迁,不仅强调正式规则的强约束,而且引入了非正式规范的自约束。

  新证券法引入的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辩方举证制度以及和解制度等,也让国内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更加多元化。

  监管他律与市场自律自治等共同营造了新的制度场域,监督市场造假行为不再单纯依赖于公权力,而引入了市场理性自利的交互制衡,国内资本市场开始注重多层次的信息回馈和公私共治方式。这有助于为各参与主体营造一个对造假行为不能为、不可为和不愿为的市场场景。

  就此去看,要营造一个对造假行为“零容忍”的市场环境,就必须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非正式规范的作用,让市场自律自治真正成为市场的“清洁器”。

  当下就是要从制度层面上,为国内资本市场的集体诉讼、辩方举证以及争议和解等制度创造低成本的运行场景,推动规则自利为主线的制度变迁博弈,让市场在公私共治下茁壮成长。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