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解码极兔:低价抢占市场能否撼动行业格局?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解码极兔:“进击的兔子”如何搅局快递圈

  韩冰

  近期,国内的快递业有点不太平。

  先是快递重镇义乌的快递价格跌破1元大关,再是快递巨头顺丰一季度业绩出现巨大亏损,连电商龙头也被卷入某快递企业的舆论风波里。 

  这一连串事件环环相扣,引爆者正是入局国内快递业仅一年的极兔速递。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极兔被义乌管理局关闭了部分转运中心、被拼多多声明划清界限,此前还遭到国内多家快递公司“封杀”。

  事实上,入局以来,极兔速递以低价抢夺市场的声音此起彼伏,业界更是有声音认为极兔让国内快递业几近“熄火”的价格战再次“重燃”,成为行业走向良性发展的“绊脚石”。但与此同时,极兔速递刚刚获得到国内顶级风投机构投资,受到资本的认可。

  极兔速递何许人也?是什么让其快速崛起成为行业的“搅局者”?国内快递业格局是否会因此生变?

  名门出身资本加持  业务和融资“双丰收”

  国内快递界在日前罕见地传来了一则投融资消息。据媒体报道,极兔快递已完成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5.8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同时跟投,投后估值78亿美元。对于这笔融资,投资方红杉资本对记者表示“不作评论”。 

  对于本次78亿美元的投后估值,国内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认为,估值有点高,泡沫不小,毕竟公司的ROE、营收等指标还未经过审计和考验。这只入局国内快递业仅仅一年时间的“兔子”为何能获得国内顶级投资机构的青睐,并创下了在业内人士看来都有点过高的估值?极兔速递何许人也?

  事实上,这个国内快递业的“新兵”在东南亚早已小有名气。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极兔速递在全球拥有近35万名员工,业务覆盖中国、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新加坡八个国家。也就是说,这是一家来自东南亚的快递公司。

  但是,这家东南亚公司的创始人却是中国人。资料显示,极兔速递创始人是来自步步高的OPPO体系的李杰,李杰1998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经管学院营销专业,是公司里的一位传奇人物,极具威望和号召力。2008年前后,李杰担任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期间,便是有名的区域冠军。2013年,李杰被派驻到印尼开拓海外市场。两年后,OPPO在印尼手机的市场份额从0提升至20%,名列市场占有率第二。

  2015年8月,李杰带领团队在雅加达成立了快递公司J&TExpress,创建初衷本是解决OPPO手机在东南亚地区的运输问题,却借助OPPO遍布印尼的关系网络进入发展快车道。仅仅两年时间,J&TExpress成为了东南亚市场单量第二、印尼快递行业单日票量第一的快递公司。

  在印尼“攻城略地”之后,J&TExpress开始将目光瞄向市场更广阔的中国市场。2019年,J&TExpress收购上海老牌的快递公司龙邦速运,获得了其持有的国邮级许可证,允许在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经营,以此,极兔速递低调入局国内市场。据业内人士透露,作为步步高集团董事长段永平的门徒之一,李杰得到了不少来自OV系的资源倾斜,最显而易见的是,同门师兄弟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助其在国内市场上撕开了一大道“口子”。

  据媒体报道,目前极兔90%以上的单量来自于拼多多,甚至有商家称用极兔速递发货可以免除虚假发货的相关处罚,或者被处罚机率较低。对此,拼多多发布声明,澄清与极兔速递“无特殊合作、无投资关系”。但记者从拼多多商户处了解到,大概两年前平台确实有在内部微信号上发通知推荐商户用极兔速递来发货,但后来转为了口头通知。“我一直以为极兔就是给拼多多送货的,因为我经常在拼多多上买的东西都是极兔送的。”拼多多用户邓先生对记者表示。

  除了拼多多,极兔在去年3月分批起网后,还接入了当当网、苏宁、有赞等十一家电商平台。此后,低调入局的极兔开始了高调地“极速前进”。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6月、10月以及2021年初,极兔日单量分别达到500万、1000万、2000万的里程碑。

  极兔速递官网显示,极兔已在全国投产77各转运中心,搭建350多组自动化矩阵,分批投入超过1300套自动摆轮设备和500套DWS智能扫描设备,以此打造高效、智能的分拣体系;此外,极兔已初步建立覆盖全国的服务网络;运输干线方面,极兔称目前已有干线运输车辆超2500辆,运输干线超2000条,省际联通率达100%。

  背靠巨大流量场 低价抢占市场

  从去年三月至今,极兔在中国的团队扩张到15万人,至今突破2000万件的配送业务量,对于其他快递公司而言,这一数据的完成,则需耗时5-10年。而这只“进击的兔子”快速拿下市场的方式则是“价格战”。 

  记者走访深圳一极兔速度网点看到,近20平方米的店铺里立着一个多层货架,货架上零散地摆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快递件,地板上还堆放着几个打包好的大件包裹,店内仅有一名工作人员正在记录货件信息。“你要上门收件还是寄件?都找我就可以了。”该工作人员见到记者后主动起身询问,当记者提到寄件价格时,他表示“我们的价格肯定是最低的。”

  针对寄件价格较同行低的问题,记者进行了多方求证。首先,记者通过各大快递公司和极兔速递的官网显示的运费价格对比发现,以一公斤以内货品为例,从深圳寄往北京,和圆通的价格是18元,而极兔仅12元。随后,记者又来到另一家较大的极兔网点,该网点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附近的邻居过来要寄快递的话,1公斤以内省内6块钱,省外8元就可以了,比其他公司都便宜。”

  但是,记者在极兔网点蹲点发现,前往寄件的普通客户极少,货架上的货件也并不多。记者还尝试在极兔小程序上下单寄件,业务员却表示要到当天下午才能上门收件,如果着急可以选择其他快递公司。由此可见,对于极兔来说,电商市场才是“价格战”的主阵地。

  “我们这里如果发件数量超过一万件,发货价格就可以做到每件1块钱以下了。”一名在义乌做服装生意电商老板告诉记者,如果商家一次发3000-5000票,均重100克的快件,中通的价格是1.5元发全国,圆通是1.2元,申通是1.35元,是1.3元,而极兔比他们都低。

  而在极兔方面,记者再次以淘宝商家的身份向上述网点负责人询问费用,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不做淘宝单,只做拼多多、抖音、快手的单子。我们主要的业务来自拼多多。”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如果单量达到五六百,则可以按1.6元/件计算,如果量更多,价格则可以更低。他还表示,其他快递公司即便是砍价也只能砍到1.7元—1.8元/件。

  然而,这种低价策略却让业内颇为“反感”。“这样的价格,揽收网点连面单费和派费都赚不回来。”某快递公司相关业务人士王珂(化名)对记者表示,加盟商要赚钱的话,唯一的利润只能来自于每天超过一定的单量,极兔总部给予每单0.5元的奖励。王珂给记者介绍,快递加盟商的收入主要来自快递揽收费用、派送费用和总部的奖励。其中快递揽收费用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而派费则来自于快递总部从揽收端费用中的划拨。“一般来说,价格战导致包裹揽收端费用低,包裹到派送端的费用也会相应降低。”王珂表示。

  王珂认为,极兔是在降低揽收费、派送费的情况下,靠总部奖励来维持加盟商体系的稳定。但是,总部奖励的费用又不是来自于快递业务的收入,那就是在烧钱搞补贴。另有知情人士透露,极兔进入中国市场上补贴的金额已经超过100亿,在新一轮18亿美元的融资到来之前,用以补贴的费用几近耗尽了。

  此外,极兔还引发业内不满的是,随着其派费补贴的资金见底,为了降低成本,极兔很多包裹在派送环节靠蹭其他快递公司的网络进行。“因为极兔的网络覆盖还不完善,很多地方,极兔需要将快递转寄到其他公司的基层网点,由他们去完成交付。”王珂说。但据了解,去年10月,多家快递公司已经开始制止这种蹭网行为。

  能否撼动行业格局?

  以低价吸引客户,待占领市场、培养用户习惯和粘度之后,再把价格提高,这种熟悉的打法与许多互联网公司和早年的“通达系”如出一辙,而且他们几乎都验证了这个模式的可行性,业内也普遍认为,“价格战”是市场无序时最容易达到目的的竞争手段。 

  事实上,快递业的“价格战”一直持续到2019年。据记者了解,2019年6月,申通在义乌一度将电商件的价格降到9毛/单,导致当时有些快递网点差点发不出工资。之后大家通过谈判,最终将价格提高到2.5元/单左右。谁料,极兔入局之后,义乌当地的快递业价格战“重燃”,今年春节过后每单价格再度跌破2元大关。

  但王珂对记者表示,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随着数字物流的出现,快递已经逐步从价格竞争开始转向技术和效率竞争,加快了从价格战中走出来的步伐,每年的快递平均单价降幅都在收窄。到2019年,快递平均单价只比上一年度降低了1%。但2020年,极兔的入局将当年的快递平均价格拉低了11%,创2014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据2021年1月快递服务业务经营数据显示:顺丰、圆通、申通、韵达的快递业务单票收入分别为17.26元、2.38元、2.51元、2.23元,同比降幅分别达到12.4%、19.3%、23.9%、22%。在海外上市的中通虽未单独披露单票收入,但公司CFO颜惠萍表示,2020年中通也将单票价格下降了约20%。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2021年3月在电话会上表示:“2020年四季度极兔的占比迅速提升,整个行业中每家的市场份额都被极兔瓜分了一部分。”

  然而,在国内快递业专家赵小敏看来,极兔更有可能是终结“价格战”的“终结者”。“没有极兔,价格战也会继续打,它进来之后会更猛烈,甚至把价格战快速地推向临界点,因为市场份额没有变,如果覆盖网络出现波动、降价补贴使得资金链跟不上,价格战就打不下去了。”赵小敏说。

  在赵小敏看来,对极兔来说,随着业务量的加大,当务之急要解决的是运营管理的问题。因为目前除了低价,暂时看不到极兔还有别的优势,但如果网络和管理承载不了与日俱增的业务量,市场上任何一处风吹草动都能让它陷入被动境地。“这次的融资如何花,是市场下一步的看点。”赵小敏认为,无论从规模还是单票成本上,几家上市快递企业都具备较高的护城河,极兔入局想撼动市场格局是比较难的,其网络承载能力建设和运营管理能力的提升,都是需要时间的。而对于新入局的极兔速递,安信证券分析称,其在流量上有望获得OPPO的支持;另外,在末端派送网络亦可能与OPPO庞大的线下门店展开合作,尤其在3-5线城市。

  【记者观察】 快递业应从“拼价格”走向“拼服务”

  ▲▲▲

  833.6亿件、8795.4亿元。

  今年1月14日,国家邮政局公布2020年邮政行业运行情况,全国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数据再次刷新纪录,分别同比增长31.2%和17.3%。可以说,面对国内外严峻复杂的形势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国内快递业还能取得如此佳绩,实属不易。但与此同时,国内快递业的“内卷”也愈演愈烈,价格战打得正酣。

  作为一位普通的消费者,或许并不会关注快递业正在为几块钱,甚至一块几毛钱争得你死我活,而更关注“快递员能否快速上门”、“快件能否送货上门”、“快递员态度好不好”等等。记者的一位朋友是每天刷淘宝的“网购达人”,但近日的网购经历让她有点恼火,“等了半个月都没收到货,商家查询订单后发现,订单寄丢了,浪费我等待的时间。”朋友告诉记者,商家也无奈地对她进行了赔付。

  为了体验极兔的服务,记者曾在其官方小程序上下单寄件,但快递员却表示整个上午都没空前来收件,要等到下午才有时间,并让记者酌情选择另一家快递公司。相信不少人听到这样的回复后,心里多少有些不爽,除非特别在乎三几块钱的价差,不然应该会将其“拉黑”。

  快递业的本质上属于服务业,服务业的本质是做好服务。即便国内快递公司大多把B端的电商作为业务主战场,但电商的客户终究是千千万万的个人消费者,即快递公司终究是服务C端客户。在早年快递业的粗放式发展中,各个快递公司只管眼下攻城略地,而忽略眼前的每一个真正的“金主”,大家都几乎没有服务,或者服务的差异化在草莽时代难以体现出来。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商家,对服务品质的要求都越来越高,衡量标准也越来越客观,谈服务不再是“空中楼阁”,而需要真真切切地落到实处了。

  三年前国内曾经出现过一家名为全峰快递的公司,该公司在鼎盛时期,在全国拥有五千个网点,每日的接单量最高的时候一天一百万件。可惜的是,由于后期种种不慎经营,出现丢件、怠慢客户等情况,公司最终倒闭。对于快递公司,资金链断裂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长期的怠慢客户却是“慢性自杀”。

  而如今的价格战,通过低价倾销来抢占市场,把资金投入到补贴上,而不是建立完善的物流基础设施,势必会极大地影响服务质量。以当前的极兔速递为例,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2020 年 12 月,极兔的订单中 0.06% 被用户到邮政系统。相比之下,“四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百世汇通、韵达)中被投诉最多的圆通,其投诉率也只有极兔的 1/3。

  如果极兔继续采取价格战,其核心物流能力的空心化还会加剧,对服务质量的影响也会持续加深。

  来源 BiaNews

  作者 zc

  白天,他是普通网管,月薪三千,平平无奇。

  夜晚,他是外挂大鳄,全球交易,流水5亿。

  这不是起点小说,这个魔幻故事就发生在中国天津和长沙。

  在被警方抓获前,他们就隐匿在网络中,寄生在各大游戏里。

  “投入50万,一个半月就回本”,是游戏外挂作坊的常态;因销售游戏外挂而暴富的故事,正在全球各地上演。

  哥们,要挂吗?

  2021年1月20日,对于9条杠(“IIIIIIIII”)而言,这本应该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白天,他要做重复枯燥的网管工作,但在晚上,回到朴素到有些简陋的公寓里,他有更重要的、相比3000月薪更赚钱的“工作”。

  9条杠的另一个身份,是“外挂大鳄”,他是全球最大的外挂组织Cheat ninja(外挂忍者)运营负责人。他的工作,是和开发团队沟通,生产及时的高质量的外挂,然后向遍及全球的下游代理商批量供给外挂卡密。

  在他的精心运作下,Cheat ninja一年流水达到5亿,成为全球最顶级的外挂组织。

  而Cheat ninja最知名的一款外挂,叫“鸡腿挂”,专门针对“吃鸡游戏”——绝地求生和和平精英(原“刺激战场”)。

  对于游戏,尤其是多人实时竞技游戏而言,外挂严重影响了游戏体验,是导致玩家流失的罪魁祸首,堪称“毒瘤”。

  绝地求生的外挂,能做到透视自瞄锁血。什么效果呢?就是枪法奇差的萌新,也能够千里之外一枪爆头,怎么挨打都不掉血,有些外挂还能做到穿墙瞬移,跑得比开车还快。

  公平的竞技游戏被外挂折腾的乌烟瘴气。“哥们,要挂吗”,是游戏外挂贩子的标准开场白。而开挂的玩家被其他玩家成为“神仙”,侥幸“杀死”开挂玩家就叫“屠神”,外挂玩家多的一局就是“神仙战场”。

  2018年3月,在外挂最猖獗的时候,绝地求生官方蓝洞宣布“锁区”,即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设置专有服务器,A地区的玩家不能登录B地区的服务器。这个举措,实际上是想把中国玩家框在亚洲区,别去霍霍欧洲区、美洲区——因为90%的游戏外挂,来自于中国玩家。

  “锁区”没什么用,外挂依旧嚣张。4个月后,一批国内外挂贩子搞起了轰轰烈烈的“诸神之战”,100名玩家全部使用外挂参战,比赛开场还没30秒就75人出局,游戏竞赛变成了外挂的战争。

  但搞笑的是,“诸神之战”结束后,参与外挂的服务器、直播间全部被封,一个月后,141名相关犯罪嫌疑人被南京网安支队一网打尽。

  一批外挂死于高调,但9条杠不一样,他非常低调谨慎。

  在现实中,他给同事留下的印象是“平平无奇”,没有人知道他有几千万的房产、豪车和虚拟币;在网络里,他也异常小心,和外挂团队的沟通用境外加密的聊天软件,资金结算用比特币支付,为了安全,比特币会跳转6个交易所。

  但谨慎的9条杠不知道的是,在8天前,和他在加密聊天软件沟通的、要给他“发工资”的Cheat ninja全球财务负责人,已经变成了中国江苏昆山警察。

  抖音炫豪车

  2020年3月,公司向苏州警方报案,他们旗下的“和平精英”外挂猖獗。

  《和平精英》(国际版为《PUBG Mobile》)是腾讯旗下第二大赚钱的游戏,仅次于《王者荣耀》。根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仅中国IOS玩家就给和平精英贡献了28亿美元的收入,它在全球吸金51亿美元,约333亿人民币。

  和平精英火爆的另一面,是外挂泛滥。以至于腾讯每隔几天,就会清理一批外挂用户。

  但“封号”解决不了外挂泛滥问题。依旧有玩家抱怨,和平精英百强榜单至少“8成挂”,段位越高,开挂越多。

  机械的“封号”不如从源头解决问题。在腾讯报案后,苏州昆山警方在三个月内辗转6省9市,抓获12名嫌疑人,包括中国区总代理之一的“曹某”,鸡腿挂中国区论坛的版主“李某”。

  “由于腾讯公司与有关部门的联合执法行动导致两名中国区版主以及多名主要代理商被抓,我们不得不决定停止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鸡腿’和平精英辅助。”被警方和腾讯联合打击后,鸡腿挂遭遇重创。但在短暂休整后,运营鸡腿挂的组织sharp shooter,改名为Cheat ninja,卷土重来。

  实际上,第一批抓捕的嫌疑人只是这个组织的中下游,真正的上游核心、头部大鳄,还在抖音上若无其事的发着豪车短视频。

  是的,“王某”,Cheat ninja全球财务负责人,和九条杠一样,现实中是一名普通的网管。但他比九条杠高调,他喜欢买豪车、炫豪车。

  他的抖音叫“风烧的大兔子”,2020年5月1日发布了第一条抖音视频,之后全部的14条视频,都是各种角度拍摄他的、库里南、迈凯伦。

  虽然粉丝只有不到5000人,但大兔子拍得开心,还成立了“夜饮”豪车俱乐部。在今年1月11日,他发布了这个抖音号上的最后一条视频——“为什么说我的车是全球第一台mansory 720s spider”。

  仅一天后,在湖南长沙的大兔子被跨省而来的昆山警方抓获,视频中价值千万的豪车也一并被查获。

  大兔子的同事都不知道他的抖音号,甚至不知道他被抓了,只是奇怪这个网管怎么突然消失了?实际上,在去年抓捕了“曹某”、“李某”后,警方已经发现了这个组织更深一层的线索。

  作为全球财务负责人,大兔子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外挂获得的巨额利润分给组织成员。被抓捕后,大兔子供出了他的上家,就是本文开头的9条杠。

  但除了代号“Li”,大兔子并不知道9条杠的真实身份。每隔10天,大兔子会给9条杠“发工资”,此时,距离给9条杠下一次打款还剩8天。

  这意味着,警方要在8天内在现实世界中找到9条杠,否则就会引起9条杠的警觉,继而在网络世界逃之夭夭。

  在这8天里,警方一边伪装成大兔子和9条杠聊天,一边分析破解海量数据,寻找9条杠在现实中的蛛丝马迹。

  终于,在深圳、杭州、郑州等地抓获多名技术人员后,在1月20日发薪日当天,警方在天津一间简陋的公寓里抓捕了9条杠“何某”。

  至此,“全球最大外挂案”告破。

  “游戏商人”

  每一款火爆的游戏,都会存在寄生的外挂。不同种类的游戏,外挂的作用也不一样。

  “和平精英外挂是对游戏有严重破坏性的,我们用的外挂是相对温和型的。”何文新对鞭牛士表示,他认为他用的外挂不是黑产,顶多算“灰产”,因为他是自己用,没卖给其他玩家。

  何文新玩的游戏,是国内一款MMO大型多人在线游戏。整个游戏,就像一个完整的小世界,玩家在虚拟世界中生活。

  “我是游戏‘商人’。”何文新这样定义自己。

  最早,他雇了两个学生,用类似代练的方式在游戏里赚钱,但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人力不能满足,于是便找人开发了脚本外挂,“就跟工业革命机器大规模生产一个道理”。

  何文新给鞭牛士展示了外挂效果:自动注册角色,自动打怪升级,自动挖矿,自动摆摊,自动交易,一长串游戏角色动作整齐划一。

  尽管他服务的是个没落的网游,但依然收入不菲,“赚的钱在上海买了套房”。

  游戏外挂到底有多赚钱?

  行业资深人士老谭告诉鞭牛士一个数据:投入50万,一个半月就能回本。

  “很多游戏,尤其是的游戏,有一套完整的货币交易系统。”老谭介绍,“这个交易系统,不仅是玩家在游戏里交易,还包括游戏币和现实货币的交易。”

  网易的藏宝阁,就是坐落在虚拟和现实世界交界点的官方的“银行”:用真实世界的货币买游戏金币、角色,或者反过来,把游戏的金币、角色换成现实的货币。

  而前期投入的50万要怎么花?大头是在二手市场批量购买iphone 6s手机,300一台,买1000台。“很多游戏的Windows系统和Mac系统是相通的。”老谭称,“可以用手机挂电脑游戏。”剩下的20万,就是开发外挂、购买账号、维护账号、购买虚拟IP地址等。

  一个细节是,这1000台手机不能像刷量或抢购物券外挂手机似的,一排一排放在固定的支架上,游戏外挂手机要放在能轻微摇晃的地方。

  “最好最便宜的是晾衣服的架子。把这些手机挂在晾衣架上,只要一有动静,手机就会晃动。这样能避开游戏的防作弊防外挂的验证。”老谭说,这都是被各种封号后总结的经验。

  外挂赚钱的方式也很简单。以《大话西游》游戏为例,最简单的赚钱外挂就是自动挖藏宝图。一个小的藏宝图大概能卖6毛,一个号一天可以有30个。“小号之间层层交易,最后集中在几个大号上,然后用大号在藏宝阁上把金换成人民币。”老谭称,土豪玩家多,金币甚至一度供不应求。

  这种“打金工作室”,很早就存在了。在外挂江湖,50万的投入只能算是“小作坊”,真正大的外挂组织,每年的营收额能到千万。

  在“全球最大外挂案”被媒体报道后,大兔子的抖音终于迎来了点赞高峰,关注人数也涨到了1.1万——虽然他自己暂时无法看到。

  外挂赚钱的背后是游戏行业火爆。

  2020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1561亿元,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1亿元,全球游戏市场的总收入达到1399亿美元,超9000亿人民币。

  永远不能小瞧土豪玩家们的氪金能力。

  而为什么中国玩家爱开挂?国外网友的回复是:“在中国,结果比过程重要的多。”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N.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