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收入持续下滑、产能利用率仅67 正强股份还要募资扩产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收入持续下滑、产能利用率仅67%,正强股份还要募资扩产……

  来源:IPO日报

  4月16日,杭州正强传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正强股份”)将创业板IPO上会,接受上市委的审核。

  IPO日报发现,报告期内,这家公司的营业收入连续下滑,且自有品牌的销量很低,十分依赖OEM和贴牌模式。

  01

  营收下滑却欲扩产

  据了解,正强股份主要从事汽车十字轴万向节总成、节叉及其相关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十字轴万向节总成、节叉和十字轴。其中,十字轴是十字轴万向节总成的关键零部件之一。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转向系统和传动系统,属于汽车安全件和易损件。

  从股权结构来看,正强股份的实控人为许正庆、傅芸、傅强,许正庆和傅芸两人为夫妻关系、傅芸和傅强为姐弟关系,三人合计控制正强股份90.83%的股权。

  2018年至2020年(下称“报告期”),正强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亿元、3.05亿元、2.82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下降4.5%和7.55%。受此影响,正强股份同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12.24万元、4700.75万元、4769.15万元,整体呈下滑趋势。

  对此,正强股份在上会稿中表示,公司2019年和2020年经营业绩下滑主要受汽车销量下降、新冠疫情、国内汽车零部件的价格年降、国际贸易摩擦导致公司部分产品价格下降等因素影响。

  在业绩下滑的背景下,正强股份此次创业板IPO拟募资2.87亿元,其中2.3亿元将用于汽车转向及传动系统用零部件扩产建设项目(下称“扩产项目”)。

  扩产项目建成后,正强股份将新增年产1445万件十字轴万向节总成和1100万件节叉的生产能力。

扩产项目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那么,正强股份能否消化这部分产能?

  比如,正强股份2020年节叉的产能为800万件,但产量只有537.02万件,产能利用率仅67.13%。如果正强股份产量不变,增加1100万件节叉的产能后,其产能利用率将降至28.26%。

  02

  以OEM和贴牌模式为主

  从销售模式来看,正强股份报告期内以OEM和贴牌模式为主,两者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99.94%。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理事汪蔚青对IPO日报表示,富士康代工生产苹果手机就是OEM。贴牌是指自己研发设计的产品,以客户的品牌对外销售,某种情况也叫ODM。

  可以看出,正强股份报告期内自有品牌的销量很低

销售模式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另外,正强股份报告期内研发费用连续下降,分别为1287.05万元、1269.82万元、1261.62万元。

  虽然下降幅度不多,但正强股份目前拥有的发明专利,其申请日需要追溯至2016年3月16日,与上会稿签署日(2021年4月6日)间隔有5年多。

  03

  投资收益

  本次IPO,正强股份拟发行2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25%。以此计算,公司达到拟募资额时的估值为11.48亿元。

  虽然盈利能力并未有明显提升,但三年前增资入股的投资者或将收获颇丰。

  2017年12月,外部投资者杭州筋斗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筋斗云”)出资款600万元增资时,正强股份的整体估值只有3.6亿元。筋斗云之后没有其他动作,目前持有正强股份1.25%的股份。考虑稀释作用后,筋斗云将“赚”835万元,增值率为139.17%。

  这个数值远超正强股份的业绩增长速度,正强股份2020年营业收入相较2017年仅增长0.71%,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增长5.93%。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2月,达辉投资、许正环、许震彪和傅建权的增资价格更低,仅相当于筋斗云增资价格的75%,即正强股份的整体对价只有2.7亿元。其中,达辉投资的出资款为1575万元,其他的股东出资款均是675万元。目前,达辉投资持有正强股份4.38%的股份,其他三位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为1.88%。

  资料显示,达辉投资87.43%的出资额由正强股份40位员工持有,比如副总经理潘胜蛟、技术部总监沈柏松、质量部经理陈建伟等等。

达辉投资出资额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IPO日报初步计算,如果正强股份达到拟募资目标,则40位员工将“赚”3019.17万元,相当于每人“赚”75.48万元。

  相较而言,由于增资入股的金额更多,公司实控人的亲戚也“赚”得更多。

  据悉,许正环、许震彪系正强股份实控人许正庆的兄弟,傅建权系实控人傅强配偶之兄,三人均没有在正强股份任职。如果正强股份达到拟募资目标,则每人“赚”1483.24万元,而正强股份员工中收益最多的副总经理潘胜蛟也才283万元。

  关于公司估值变化是否合理,以及公司营业收入增长较慢,募投项目的新增产能能否消化等问题,IPO日报向正强股份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李斌:欢迎更多“竞争队友”

  在蔚来第10万辆量产车下线仪式上,蔚来车主的亮相成为最大亮点之一。李斌直言:“蔚来一直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成为用户最满意的公司。”

  “汽车行业一直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行业,我们欢迎、华为、等更多公司参与到造车的浪潮里来,推动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蔚来欢迎更多的‘竞争队友’。”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如是说。

  4月7日,蔚来第10万辆量产车在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下线。如果从2018年5月27日首辆ES8量产车下线算起,蔚来完成该成绩仅用时35个月,成为第一家产量超过10万辆的造车新势力。

  同时,数据显示,蔚来的平均成交价格达到42.8万元,成为中国品牌在高端电动车市场的一面新旗帜,超过了的27.23万元。

  如果把时钟拨回到2014年,恐怕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蔚来的发展轨迹。

  当时,“造车新势力PPT造车”的声音不绝于耳,不少人对蔚来投出了“不信任票”。人们关心的是,蔚来能否拿出过硬的产品,并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

  这样的质疑在2019年达到顶峰。交付走低、补贴退坡、起火召回……一系列事件让蔚来股价跌至最低时不足两美元。可以说,当时蔚来站在了九死一生的边缘,李斌更是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出人意料的是,2020年,蔚来峰回路转。

  去年2月,蔚来牵手合肥市,迎来百亿投资“及时雨”。同时,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蔚来2020年全年累计销量达43728辆,实现了全年整体经营活动现金流转正,经营效率和体系化效率都显著提升。

  “我们忍受了很多质疑。3年前,所有人说蔚来没有工厂,还想卖车?或者说和江淮一起合作,还想卖四五十万,是不是疯了?我们一起用3年多的时间证明给所有人看,我们不是骗子。”下线仪式上,李斌眼里闪着泪光。

  在李斌看来,在汽车市场,消费者绝对不会为纯情怀埋单。要想在高端市场赢下一城,必须在技术、质量、服务、产品等多个方面实现“领先性”。

  “高端车必须有技术的领先性,必须在技术研发上进行超额投入,做正向研发。”李斌直言,“蔚来连续两年位列J.D. Power质量排行榜第一,EC6在(2020年)中保研的测试中在所有车中排名第一,这是我们研发体系的实力。”

  除了产品和研发,服务能力一直是造车新势力的“撒手锏”。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在下线仪式现场,用户成了活动的主角。蔚来ES8、ES6和EC6的首批用户代表,共同欢迎第10万辆量产车的用户加入蔚来社区,蔚来致力打造的“用户企业”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小米等科技公司接连入局造车,火热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正迎来更多跨界竞争者。

  “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燃油车。在把燃油车用户转换到电动车用户的过程,所有优秀的电动汽车企业都会得益,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其实是‘竞争队友’。”李斌说。

  今年一季度,蔚来共交付20060辆,首次达成单季交付超两万辆,同比增长422.7%,环比增长15.6%。李斌透露,在未来的几年内,蔚来将坚定持续投入研发,持续投入服务设施的建设,继续“加电”上行。

  “10万辆对于蔚来来说只是很小的起点。与我们在学习、追赶的竞争对手相比,这还只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但是我想,我们用创造行业纪录的加速度,实现了10万辆。而蔚来的100万辆,会在比我们以为的更早的时间到来。”李斌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程鸿鹤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