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国务院再提地方融资平台破产清算 打破政府兜底“城投信仰”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澎湃新闻记者 张静 实习生 刘航

  4月14日,国仪量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仪量子”)在慕尼黑上海电子展览会期间举行新品发布会。会上,国仪量子发布6款测控新品并宣布正式进军电子测试测量行业。

  6款新品可为量子计算、半导体、光伏、分布式雷达等行业提供测试解决方案。6款产品分别是数据采集卡DAQ2100,时间数字转换器TDC1610,锁相放大器LIA001M,任意波形发生器AWG4100,数字延时脉冲发生器ASG8000系列以及同步控制系统SCS1800。它们。

  国仪量子源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微观磁共振重点实验室。实验室在高端科学仪器、关键核心器件的研制领域深耕十余年,多项技术、研究成果突破国际封锁和禁运,并获得“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中国分析测试协会科学技术奖特等奖”等诸多奖项。

  据公司官网介绍,国仪量子以量子精密测量为核心技术,为全球范围内企业、政府、研究机构提供以增强型量子传感器为代表的核心关键器件、用于分析测试的科学仪器装备、赋能行业应用的核心技术解决方案等产品和服务。公司研发面向先进材料、半导体、量子科学、生命技术、医药和临床研究等领域。

  在发布会上,国仪量子测控事业部总经理吴亚介绍了新品的规格参数、特点、应用以及价格,他表示这些产品具有高性价比。

  数据采集卡DAQ2100是一款双通道、1 GSa/s采样率、14bit垂直分辨率的高性能数据采集系统,能够广泛应用于通信、测试测量、生物医学、光学检测及粒子物理研究、雷达等应用领域。

  时间数字转换器TDC1610是一款结构紧凑的高精度时间测量仪器,拥有16个采集通道,10 ps 时间分辨率,能够实时记录采集信号的时间信息,可广泛应用于统计激光器后脉冲分布、量子光学、光检测和激光雷达测距等科研领域。

  锁相放大器LIA001M具备锁相放大、虚拟示波分析、参数扫描、解调绘图和数据分析等多种功能,能够精确、快速地检测出强噪声中的微弱信号,是弱信号检测与分析等的重要工具之一,能在光学性能测量、光谱学、光学应用测量、磁测量、半导体器件等领域应用。

  任意波形发生器AWG4100拥有4个独立波形输出通道,每个通道可提供1.2 GSa/s采样率、16位垂直分辨率的单端波形输出,每个通道最大的存储深度为512MSa,可应用于量子计算、核磁共振、半导体测试等领域。

  数字延时脉冲发生器ASG8000系列,拥有50 ps 的时间分辨精度,超过同行业其他产品,可在微观磁共振(NMR、EPR、ODMR)、超声波、雷达、医学成像等方面应用。

  同步控制系统SCS1800基于高精度网络时钟与时间同步技术,能够实现多节点时钟信号的分发和亚纳秒级同步控制。时间同步精度<500ps,同步距离达20km。可广泛应用于量子计算、工业自动化控制、分布式基站、电力电网同步、自适应阵列天线、多基地雷达等领域。

  国仪量子联合创始人CEO贺羽表示,作为一家以量子精密测量为核心技术的仪器公司,国仪量子相信对精度、灵敏度的极致追求能更好地为电子测试测量行业服务,带来效率和能力的革新。

  今年1月份,国仪量子(合肥)技术有限公司宣布完成B轮数亿元融资,此轮融资由高瓴创投(GL Ventures)领投,同创伟业、基石资本、跟投。

  :国务院再提地方融资平台破产清算,打破政府兜底“城投信仰”︱财税益侃

  国务院重提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将打破政府兜底的“城投信仰”,有利于强化城投债发行以及投资人的市场化理念建设,有利于市场出清,不然市场定价机制不能发挥作用,好公司坏公司基本是AAA评级。

  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的提法,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

  4月13日,国务院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在谈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多项举措中,包括了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对失去清偿能力的要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毛捷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这并非官方首次提到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早在2018年相关文件中就有类似表述。一些现金流不稳定、财务状况比较差、隐性债务比较多的平台公司,可能将成为未来破产重组或清算的重点对象。这次国务院再提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清算,释放了更强的隐性债务化解风险防范信号。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告诉第一财经,国务院重提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将打破政府兜底的“城投信仰”,有利于强化城投债发行以及投资人的市场化理念建设,有利于市场出清,不然市场定价机制不能发挥作用,好公司坏公司基本是AAA评级。如果风险真正完全市场化暴露,可能未来一段时间会出现风险集中释放,所以各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应该也会有所考虑,避免风险集中爆发。

  国务院两次提及平台公司可破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是指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和机构、所属事业单位等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具有政府公益性项目投融资功能,并拥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包括各类综合性投资公司等。

  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之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事实上承担着政府融资职能,是地方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和城市建设的先锋军,推动了地方经济发展。但与此同时平台公司过度举债、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也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巨大风险。

  因此2015年1月1日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被要求剥离政府融资职能,融资平台举借的债务依法不属于政府债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朝着市场化转型,但难度较大,进度缓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借平台公司举债融资形成隐性债务的情形时有发生,2017年以来财政部等强化了隐性债务监管。

  2018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开了《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坚决防止“大而不能倒”,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

  “这个表述也是近年来一直坚持的基调,即剥离融资平台的政府融资功能,通过市场化、法治化化解债务。”罗志恒说。

  在此之后,前述国务院《意见》也再次提及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

  中央财经大学温来成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这一提法是常规提法,因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也是法人,如果资不抵债可以依法破产重组或清算。不过从近些年平台公司转型路径来看,这种情况很少,多数是对平台公司进行兼并重组、整合归并,或者对空壳类平台公司直接撤销。

  “如果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依法破产重组或清算能够顺利推进,那平台公司转型进度会明显加快,这一改革力度比较大,关键要看落实到哪种程度。”温来成说。

  罗志恒认为,国务院两次提及平台公司可以破产重整或清算,侧重的是防范风险和底线思维,避免一切风险集中于财政,希望一方面控制增量风险,另一方面通过财政与市场各归各位解决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先通过剥离政府融资职能转为普通国企,不能剥离的通过财政预算解决,这是前提,划分清楚企业债还是政府债。

  他表示,当前全球经济金融风险攀升,中国面临的房地产、金融和地方隐性债务风险亦凸显,财政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必须发挥最后一道防线的作用,以自身风险的扩大对冲经济社会风险,但是财政自身风险不能出问题,这就非常考验财政能力。因此上述平台公司可破产重整或清算这句话,是放在《意见》“加强风险防控,增强财政可持续性”以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相关部分去阐述的。

  平台公司破产有前提、需谨慎

  毛捷表示,根据上述《意见》,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的前提,首先必须剥离政府融资职能,成为一个纯粹的产业类国企。然后在失去清偿能力的情况下,才能进行破产重组或清算,以将负面影响减到最小。如果承担政府融资职能的平台公司直接破产重组或清算,那负面影响会非常大。

  罗志恒认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破产清算有三大前提条件:首先是平台公司失去清偿能力,资不抵债,且从中长期看也不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其次,债权人一致同意破产清算,如果债权人希望重整,也到不了破产的环节;最后,平台公司属于主业清晰的转型为市场化的国企,而非实质意义上的政府融资工具,政府债务应该纳入财政预算解决,而非破产清算解决。

  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依法破产重组或清算的同时,监管层也十分关注风险防范。

  上述《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在提及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的同时,也强调了“要做好与企业破产相关的维护社会稳定工作”。

  前述《意见》也要求,健全市场化、法治化的债务违约处置机制,鼓励债务人、债权人协商处置存量债务,切实防范恶意逃废债,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

  研报称,截至2018年底,地方融资平台的带息负债超过30万亿元,占GDP的34%。最令人担忧的是,平台公司的偿债保障比率只有0.4倍,即这些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无法支付当年到期的债务和利息。如果不能借新还旧,将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