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Coinbase上市首日收涨逾31 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加密货币交易所第一股Coinbase周三正式在交易,代码“COIN”,成为首家在美国上市的大型加密货币公司。

  Coinbase上市首日开涨约52%,开盘价报381美元,盘中涨幅一度达到70%,市值突破千亿美元一度高达1120亿美元;但股价随后一路走低,跌破了381美元的开盘价。

  截至收盘,Coinbase股价报328.28美元,涨幅31.31%。在完全摊薄的基础上,这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市值为858亿美元。

  该公司采取直接上市方式。与传统IPO不同,这种上市方式意味着该公司不筹集任何资金。这家数字货币平台周二晚间获得每股250美元的参考价。

  Coinbase成立于2012年,其声称创立之初的理念是让所有人在任何地方都能方便安全地发送和接收比特币。

  用户在Coinbase平台上的资产大部分为比特币,占比70%,其次是以太坊;以太坊在Coinbase平台上2019年占比9%,2020年增长至13%;其他数字货币占比从2019年的15%下降至2020年的13%,法币占比从2019年的6%下降至2020年的4%。

  Coinbase主要收入来自于交易费用,业绩与平台上交易活跃度高度相关。

  Coinbase上周表示,在比特币价格历史性上涨的带动下,一季度营收较去年增长了约9倍。

  Coinbase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一季度营收从去年同期的1.906亿美元跃升至约18亿美元,并补充说,该结果是初步未经审计的。净收入从一年前的3190万美元增长至7.3亿-8亿美元之间。

  Coinbase表示,一季度该平台上的资产为2230亿美元(其中来自机构的资产为1220亿美元),在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份额为11.3%;一季度交易额为3350亿美元。

  该公司还表示,该平台一季度已核实用户数为5600万。

  投资者在等Coinbase上市之际,全球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价格周三再创新高。在周二升破63000美元刷新纪录高位之后,比特币价格周三进一步攀升,首次突破64000美元的水平。

  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接受比特币,加密货币的多头大举出动,尽管有人怀疑这种荣景的持久性。华尔街日益接受加密货币的最有力迹象之一是就是Coinbase的上市。

  Swissquote的高级分析师Ipek Ozkardeskaya在一份报告中写道,Coinbase的上市将标志着传统金融途径与另类加密货币途径之间的第一个正式连结。因此,成功加入纳斯达克市场应可作为传统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认可。

  和已宣布计划,向其客户提供投资加密货币的工具。今年早些时候披露其投资比特币15亿美元,最近又开始接受比特币作为购买其电动汽车的支付方式。

  不过,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数字货币已经因刺激措施而高涨,后者也将股市推向了记录高点。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在加强监督,并质疑其作为货币的用处。

  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Isabel Schnabel本月表示,比特币是没有任何可识别之基本价值的投机资产。

  :“靠工资是发不了财的”,原公安局侦察员犯下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多宗罪,落网后放声大哭

  每经编辑 赵庆

  据中纪委网站今日曝光,一名公安局原副科级侦察员因为幻想一夜暴富,买彩票、投资股票、期货,为了补亏空,把手伸向公款,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携款潜逃,最终被抓获。

  头发凌乱、衣衫褴褛,脚边放着一个编织袋,两眼空洞地盯着远处……这是曾经骁勇善战的山东省德州市宁津县公安局原副科级侦察员、刑事侦查大队教导员曹凤杰被抓获时的样子。在外潜逃6个月,他隐姓埋名,几乎与所有认识的人隔绝,但最终没有逃脱被捕的命运。

  2020年5月,曹凤杰在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决定书上签字时,痛苦万分,放声大哭:“我今后就不能当警察了吗?就不能再穿警服了吗?你知道我当初能穿上这身警服是多么不容易啊!”

  2020年11月,曹凤杰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一名身负上千万元债务的刑警大队负责人,以这样的结局,终结了社会上对他失踪情况的猜想。

  在世人眼中,曹凤杰为人谦和,做事周密,曾是宁津公安队伍里的业务尖兵。然而,他却多年沉湎于暴富梦中,贪欲膨胀、执法犯法,最终身陷囹圄。

  “靠工资肯定是发不了财的,我一心想暴富,曾经和别人合伙卖过酒水,但总觉得这样赚钱太慢。”曹凤杰告诉办案人员,大约从2010年起,他开始研究彩票的中奖概率和期货、股票等的涨跌秘诀,经常一掷千金,久而久之,便成了瘾,几乎期期都买。然而曹凤杰没有他期盼的那样幸运,投进去的钱很少有收益。从银行的交易流水看,仅2015年至2018年间,他在基金、期货等方面的投资就亏损了280多万元。为了弥补亏空,他把目光投向了民间高利借贷,随着时间推移,他借贷的本金和利息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2017年12月,宁津县公安局干部调整,曹凤杰作为刑侦大队教导员,被组织任命主持大队工作。这个岗位虽然级别不高,但是职责重要。“我那时有点膨胀,觉得手里有权不用白不用。在被催债催得狠的时候,就拿涉案资金暂时顶一下,我想等哪天有钱了再还上就是了。”为了还债,曹凤杰开始把“黑手”伸向公款。

  2019年4月,社会人员孙某因涉嫌合同诈骗被宁津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其亲属辗转找到曹凤杰打听案情,曹凤杰告诉对方,如果想从轻量刑就得退赃。很快,孙某的亲属便将9.1万元赃款交给曹凤杰,但当其要求开收据时,曹凤杰却说:“不用,我办公室到处都是摄像头,钱没不了。”随后用这笔钱偿还了个人债务。

  除了贪污涉案资金,曹凤杰还主动向犯罪嫌疑人索贿。2018年3月,奉某因涉嫌开设网络赌场,被宁津县公安局查获。在取保候审期间,奉某结识了曹凤杰,曹凤杰遂以买房急需资金为由,向其“借”款30万元。奉某考虑到自己的案子正在曹凤杰手里,担心受刁难,只好答应他的要求。曹凤杰随即用该款偿还了个人债务,直至案发仍未归还。

  2019年5月,听说自己可能被调查后,曹凤杰携款潜逃。

  潜逃期间,他把积累多年的刑侦工作经验发挥得淋漓尽致。比如,从不乘坐公共交通;住旅馆时不用身份证登记;办假身份证,用于隐藏真实身份……

  留置期间,曹凤杰更是用尽各种手段对抗审查调查,在讯问谈话中,基本什么都不交待:要么长时间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要么声称自己痛风病发作或得了癌症,要么拒绝在讯问笔录上签字。

  随着审查调查工作的一步步深入,曹凤杰受贿、贪污等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在铁的证据面前,曹凤杰的心理防线被击溃。“从妄想一夜暴富开始,就注定我会走上一条不归路。悔不该忘记职责、以权谋私,更不该穷尽手段对抗组织调查,一错再错。”曹凤杰追悔莫及。

  然而,时光不会倒流。纪法的红线任谁都不能触碰,曹凤杰为贪欲所困,以神圣的职责和前途做筹码,注定是一场输不起的“豪赌”。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