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热议科创板公司现金分红:成长期可否高比例派现?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随着2020年年报的陆续披露,A股市场也掀起了分红潮,其中有多数科创板上市公司披露了现金分红预案,但科创板公司的高比例分红也引发市场争议。

  截至4月14日,A股市场披露了2020年年报的公司中,约75%的公司披露了分红预案。其中,科创板披露了2020年年报的公司中,约86%的公司计划现金分红,拟每10股派发现金超过10元(含税)的公司有9家。

  多方受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分红是上市公司回报股东最直接、最基础的一种方式,通常来说,愿意分红的上市公司一般处于成熟行业、规模比较大、保持稳定盈利,这一类企业现金分红对投资者具有吸引力,也是较为必要的。但是分红还是要分板块、分市场、分行业、分阶段、分公司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以科创板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来看,多位业内人士均认为,处于成长期的科创板公司不应该模仿传统的成熟企业大比例现金分红,这与其高研发投入、技术创新的发展要求不相符合。

  在业内看来,科创板公司是否具备分红条件需要结合该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科创属性、研发需求、未来增长潜力、现金流情况等方面综合考虑,现金分红应该是稳定的、连贯的、可持续的,不应是“一次性分光吃光”。

  成长期科创企业高比例分红引争议

  根据Wind资讯数据,截至4月14日,A股市场有1516家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年度报告,其中1132家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度现金分红计划,占比为74.67%。具体到科创板,共有92家公司披露了2020年年度报告,其中有79家公司计划2020年度进行现金分红,占比达85.87%。

  在上述披露了分红预案的79家科创板上市公司中,拟每10股派发现金超过1元(含税)的公司有70家,拟每10股派发现金超过5元(含税)的公司有20家,拟每10股派发现金超过10元(含税)的公司有9家。其中,拟每10股派55元,暂为科创板“分红王”。

  一般而言,现金分红的目的体现在这三个方面:一是回馈股东,为股东提供现金流;二是除权之后,降低股价,便于交易;三是降低净资产规模,保持ROE稳定。但是针对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市场、不同的公司而言,分红的意义有所不同。

  纯达基金基金经理曾海对第一财经称,企业分红目的不一,虽然分红的企业不一定是最好的企业,但能长期稳定的保持高分红的公司一定是具备行业竞争力,盈利能力强且稳定的企业。根据目前A股保持长期分红的企业来看,大部分都属于行业龙头。

  “一般就A股市场而言,如果是分红比例比较高的企业,那么它对投资者而言更具吸引力,交易活跃性等也会有所提高,也就是所谓的分红溢价,也曾出现过炒分红概念的现象。”允泰资本创始合伙人、首席经济学家付立春称。

  具体到科创板上市公司的现金分红,多数业内人士并不赞同处于成长期的科创板公司进行高比例现金分红,因为科创板基本上都是高科技企业,高成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技术创新、持续的研发投入来保证。

  “虽然科创板规划的时候设立了重点支持的领域,但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属于成长期的行业。逻辑上来说,成长期的企业应该持续加大资金投入到研发、市场中去,扩大市场份额,保持成长性。如果成长期科创板企业保持过高的分红比例,特别是长期保持高分红比例,说明企业发展对资金需求不大,这与通常意义上需要大规模投入开发新技术的科技发展规律不符合,对企业的科创性质需要仔细研讨。”曾海分析称。

  付立春也对第一财经称,有些科创板企业相对发展至较为成熟,具备一定的现金分红条件,但也不少科技创新的企业尚未发展至完全成熟,仍处于快速增长期,这时候进行高比例现金分红,可能与原始股东想要兑现前期的投资回报有关,但这类企业仍需充足的现金流进行企业自身发展,所以不适合进行高比例现金分红。

  “高科技企业要确保创新能力、竞争力不下降,就要持续保持较高的研发投入。目前大多处于初创阶段或者是高成长阶段的科创企业都处在烧钱的时期,不具备高比例现金分红的能力。”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称。

  在董登新看来,若科创板企业为了迎合投资者的炒作需要,进行一锤子买卖的现金分红,这对股东、投资者、企业自身都是不负责任的,最好的一种方法是科创企业以股价的高成长来回报投资者。

  怎样的科创板公司具备分红条件?

  那么,怎样的科创板公司具备现金分红条件,什么程度的分红是合理的?

  董登新以境外公司举例称,基本上,美国移动互联网高科技公司进行现金分红都是要等到公司规模扩张到一定的体量,盈利能力稳定后,才开始进行有规则的、稳定的现金分红,它们发展的早期或者前期基本上都不进行分红,主要以大比例的研发投入以及营业收入的高增长来带动股价稳定上涨,从而给投资者带来稳定的回报。

  “科创板公司是否可以分红,需要从该公司的发展阶段、科创属性、研发需求、未来增长潜力、现金流情况等方面综合考虑,相较A股其他板块公司,整体现金分红比例应相对较低。”付立春分析称。

  对于具体的财务指标,曾海认为,判断企业是否具备分红条件,可以对ROE、ROIC、毛利率、净利率、净资产周转率等财务指标进行研判,如果核心指标趋势向上,则不应该分红;如果出现拐点,则需要具体分析原因,研判是否进行分红。

  他具体分析称,关于企业是否分红,主要还是考虑资金的机会成本,即分红资金的再投资收益率。这一逻辑适用于所有企业。如果资金在企业内部能保持较高且稳定的收益率,并且高于外部的再投资收益率,那么这种企业就不需要分红。但是由于存在回报率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再投入资金会导致总体回报率下降,因此需要进行分红,将资产规模保持在适当规模。

  对于成长期的科创板公司来说,现金分红是否会影响公司的发展投入?曾海认为,这与公司的资产规模、分红规模、资金储备以及发展阶段相关。如果公司处于高速投入、发展阶段,对资金需求旺盛,同时公司的资金储备较少,这个时候进行分红,显然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如果公司资金充裕,只要不影响公司的发展,适当进行分红也有利于维护市场形象。

  另外,在董登新看来,衡量科创企业的投资回报,不能只看现金分红,而应该更多看其在研发投入可持续、营业收入高成长的情况下,带给投资者可持续的股价上涨空间有多大,科创企业应该把眼光放在将来。

  “当然我们也不排除少数的科创板公司,它有足够稳定的盈利能力,也能进行可持续的现金分红,这当然更好。但不管是科创企业还是普通的成熟企业,现金分红都不应该是一锤子买卖,不应该一次性分光吃光,否则就是动机不纯、不负责任的,现金分红应该是稳定的、连贯的、可持续的。”董登新称。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国务院再提地方融资平台破产清算,打破政府兜底“城投信仰”︱财税益侃

  国务院重提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将打破政府兜底的“城投信仰”,有利于强化城投债发行以及投资人的市场化理念建设,有利于市场出清,不然市场定价机制不能发挥作用,好公司坏公司基本是AAA评级。

  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的提法,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

  4月13日,国务院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在谈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多项举措中,包括了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对失去清偿能力的要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毛捷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这并非官方首次提到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早在2018年相关文件中就有类似表述。一些现金流不稳定、财务状况比较差、隐性债务比较多的平台公司,可能将成为未来破产重组或清算的重点对象。这次国务院再提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清算,释放了更强的隐性债务化解风险防范信号。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告诉第一财经,国务院重提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将打破政府兜底的“城投信仰”,有利于强化城投债发行以及投资人的市场化理念建设,有利于市场出清,不然市场定价机制不能发挥作用,好公司坏公司基本是AAA评级。如果风险真正完全市场化暴露,可能未来一段时间会出现风险集中释放,所以各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应该也会有所考虑,避免风险集中爆发。

  国务院两次提及平台公司可破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是指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和机构、所属事业单位等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具有政府公益性项目投融资功能,并拥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包括各类综合性投资公司等。

  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之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事实上承担着政府融资职能,是地方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和城市建设的先锋军,推动了地方经济发展。但与此同时平台公司过度举债、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也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巨大风险。

  因此2015年1月1日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被要求剥离政府融资职能,融资平台举借的债务依法不属于政府债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朝着市场化转型,但难度较大,进度缓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借平台公司举债融资形成隐性债务的情形时有发生,2017年以来财政部等强化了隐性债务监管。

  2018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开了《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坚决防止“大而不能倒”,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

  “这个表述也是近年来一直坚持的基调,即剥离融资平台的政府融资功能,通过市场化、法治化化解债务。”罗志恒说。

  在此之后,前述国务院《意见》也再次提及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

  中央财经大学温来成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这一提法是常规提法,因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也是法人,如果资不抵债可以依法破产重组或清算。不过从近些年平台公司转型路径来看,这种情况很少,多数是对平台公司进行兼并重组、整合归并,或者对空壳类平台公司直接撤销。

  “如果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依法破产重组或清算能够顺利推进,那平台公司转型进度会明显加快,这一改革力度比较大,关键要看落实到哪种程度。”温来成说。

  罗志恒认为,国务院两次提及平台公司可以破产重整或清算,侧重的是防范风险和底线思维,避免一切风险集中于财政,希望一方面控制增量风险,另一方面通过财政与市场各归各位解决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先通过剥离政府融资职能转为普通国企,不能剥离的通过财政预算解决,这是前提,划分清楚企业债还是政府债。

  他表示,当前全球经济金融风险攀升,中国面临的房地产、金融和地方隐性债务风险亦凸显,财政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必须发挥最后一道防线的作用,以自身风险的扩大对冲经济社会风险,但是财政自身风险不能出问题,这就非常考验财政能力。因此上述平台公司可破产重整或清算这句话,是放在《意见》“加强风险防控,增强财政可持续性”以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相关部分去阐述的。

  平台公司破产有前提、需谨慎

  毛捷表示,根据上述《意见》,平台公司破产重组或清算的前提,首先必须剥离政府融资职能,成为一个纯粹的产业类国企。然后在失去清偿能力的情况下,才能进行破产重组或清算,以将负面影响减到最小。如果承担政府融资职能的平台公司直接破产重组或清算,那负面影响会非常大。

  罗志恒认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破产清算有三大前提条件:首先是平台公司失去清偿能力,资不抵债,且从中长期看也不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其次,债权人一致同意破产清算,如果债权人希望重整,也到不了破产的环节;最后,平台公司属于主业清晰的转型为市场化的国企,而非实质意义上的政府融资工具,政府债务应该纳入财政预算解决,而非破产清算解决。

  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依法破产重组或清算的同时,监管层也十分关注风险防范。

  上述《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在提及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破产重组的同时,也强调了“要做好与企业破产相关的维护社会稳定工作”。

  前述《意见》也要求,健全市场化、法治化的债务违约处置机制,鼓励债务人、债权人协商处置存量债务,切实防范恶意逃废债,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

  研报称,截至2018年底,地方融资平台的带息负债超过30万亿元,占GDP的34%。最令人担忧的是,平台公司的偿债保障比率只有0.4倍,即这些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无法支付当年到期的债务和利息。如果不能借新还旧,将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