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美团因不正当竞争被判赔352万 多家互联网巨头应声加强合规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美团再败诉,因不正当竞争被判赔35.2万元;多家互联网巨头应声加强合规  

  近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团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判决,该案为首次适用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认定的外卖领域不正当竞争侵权案件。

  民事判决书显示,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将向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赔偿35.2万元。

  这也是新反法互联网专条首次适用外卖领域。

  屡次被罚

  这是美团今年第二次因为在外卖领域,强制商家二选一败诉了;而今年以前,美团也多次被处罚。

  今年2月,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浙江金华美团要求部分商户与其达成排他性交易的做法作出判决。判决书显示,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拉扎斯公司(饿了么)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并赔偿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万元经济损失。

  2017年6月,浙江省金华市市场监督局就对美团限制竞争等违法行为做出处罚,合计罚款52.6万元。因美团利用在当地占有量最大的优势地位,强迫商家签订“合作承诺书”,要求签订独家协议,否则将上调费率,甚至进行关店。

  2018年5月,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市场监管局针对美团外卖存在对于部分同时在美团和饿了么外卖平台经营的商家,以调高费率、置休、设置不合理条件等手段,强迫商家下架饿了么外卖平台店铺的行为,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对美团罚款7万元。

  2019年3月,因涉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强迫商家“二选一”当事人进行处罚,罚金高达25万元罚款,并且“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饿了么“二选一”被罚

  不只是美团,饿了么同样也因强迫“二选一”被罚。

  4月7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饿了么要求商户关闭美团外卖,强迫商户与饿了么平台签订独家合作协议,遭商户拒绝后,登录商户账号关闭其在饿了么平台上的店铺。

  法院认为,饿了么此举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主观恶意明显,损害了商户的商业利益,使消费者的选择权严重受限,严重妨碍、破坏美团外卖等其他外卖平台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服务的正常运行,勒令饿了么赔偿美团外卖经济损失。

  严控不正当竞争

  随着“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加剧,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也逐渐收紧、完善。

  2020年11月10日,在电商“双十一”大促前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首次明确拟将“二选一”定义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限定交易行为。

  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印发并实施《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以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明确“二选一”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定交易行为。

  就在不久前,市场监管总局对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4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会同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指出,强迫实施“二选一”问题尤为突出,是平台经济领域资本任性、无序扩张的突出反映,是对市场竞争秩序的公然践踏和破坏。强迫实施“二选一”行为限制市场竞争,遏制创新发展,损害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利益,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根治。

  对此,美团发布依法合规经营承诺书称,尊重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权,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不利用技术手段等实施垄断协议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排除、限制市场竞争,依法履行经营者集中申报义务。不开展不正当竞争、价格违法和发布违法广告等行为,支持市场监管部门监管执法工作,接受社会监督。一旦发现违法行为线索,及时向监管部门举报,积极配合调查处理。

  、、字节跳动、美团

  “应声”加强合规经营

  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等三部门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后,4月14日,百度、京东、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平台巨头及新贵发布《依法合规经营承诺》。

  其中,反垄断、个人信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成为合规重点。

  这只是开端,4月14日起连续三天,市场监管总局将集中公布与会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依法合规经营承诺》。

  反垄断、个人信息保护成合规重点

  此次公布《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的企业包括百度、京东、美团、奇虎360、微店、新浪、字节跳动、叮咚买菜、、小红书、苏宁易购、。既有电商平台,也有内容平台。

  这些平台企业承诺,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落实平台法律责任,进一步完善平台合规体系,加强对企业员工等开展合规培训,强化日常经营自查。

  梳理上述企业的承诺书,反垄断、个人信息保护与知识产权保护成为平台企业的合规重点。

  “二选一”成为高频词。京东承诺,不实施“二选一”、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实施垄断协议、不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不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美团称尊重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权,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

  昨天三部门的会议着重点出强迫实施“二选一”问题,称这一问题尤为突出。

  会议称,强迫实施“二选一”是平台经济领域资本任性、无序扩张的突出反映,是对市场竞争秩序的公然践踏和破坏。强迫实施“二选一”行为限制市场竞争,遏制创新发展,损害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利益,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根治。

  个人信息保护也是各大平台承诺的关键内容。

  昨天会议指出平台企业信息泄露的问题,并表示“必须严肃整治”。

  像字节跳动承诺,不非法收集和滥用个人信息。在确保用户知情的前提下,以“最小必要”原则依法收集、使用用户信息。小红书称,不非法收集和滥用个人信息,遵循正当必要、安全保障、依法利用等原则。

  算法歧视问题仍值得警惕

  除却上述提到的共同“重点”,一些企业的承诺也值得关注。

  像360承诺,坚持客观中立设定搜索、排序等算法。苏宁也称,不通过数据、算法、平台规则或者其他方式从事实质上的协调一致行为,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环境。

  利用设定搜索、排序算法等操作进行平台自我优待具有一定隐蔽性,有专家指出,排序策略将是平台自我优待一个非常主流的行为。

  互联网时代,平台不仅要建立用户黏性,更要获取用户流量。信息的筛选和呈现方式是增加用户黏性和获取用户流量的核心手段。

  中国社科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表示,几乎所有的服务,不仅限于搜索引擎,都存在排序策略的问题。而排序策略很可能决定经营者在平台生态中的竞争力强弱。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志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技术和算法是联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互联网平台相关竞争普遍通过技术和算法进行,其中不乏公众耳熟能详的涉嫌垄断行为,包括“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算法共谋”等。

  昨天三部门会议提出“五个严防”,其中就包括严防技术扼杀、严防规则算法滥用、严防系统封闭。

  此次公布的企业中,除了360、苏宁明确提出的算法歧视问题,其他企业并未对此表态。

  强调平台自我规制、建立合规体系

  一些企业的承诺一定程度也回应了公众关注的焦点。

  此前被视作“野蛮生长”的拼多多,承诺对平台内经营者未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从事经营活动、消费欺诈、刷单炒信、虚假宣传等行为,依法进行严格规范。加强假冒伪劣商品治理,落实食品安全保障义务,守护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

  新浪微博则承诺:保证平台信息合法合规,坚决不让微博平台成为传播违规营销信息、有害信息的平台。

  互联网时代带来了许多新的社会命题,从去年开始,“老年人数字鸿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百度的承诺书中称:深入推进网民权益保障计划,尤其注重对老年人和未成年人群体的保护,提升网民权益保护力度。

  根据要求,各互联网平台企业在一个月内全面自检自查,逐项彻底整改。

  何渊认为,这体现了执法监管思路的转变,不再仅仅是国家强制性规制,还强调平台自我规制、建立合规体系,以此形成综合治理。“不是把所有责任都放在监管机构的手上,而是给企业也施加合规的压力,促使其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来源:北京商报

  :母婴电商贝贝高端市场寻出路

  在贝仓线下遇阻后,

  又推出了一个名为希美的新平台。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希美目前引进的品牌均为国内代工厂的自有品牌,包括安黛拉、水梦露等,此外还有贝贝推出的自有品牌,主要定位高端市场。不过对于这一举措,仍存在质疑之声。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所属各平台间会员体系无法互通,店主卖货的积极性持续下滑,贝贝推出新业务只是为解救集团疲软的老业务。不仅如此,低价本是私域分销的立身之本,何况希美还多为国产陌生品牌,其前途可谓迷雾重重。

  新添高端平台

  在开设4个平台后,贝贝集团又添了新平台。北京商报记者浏览发现,目前希美已经引入水梦露、安黛拉、澳尔丽、安树等国产品牌,品类主要为化妆品、营养品、洗护日用品。其次,品牌列表中还包括贝贝推出的“贝贝”自有品牌,涵盖纸尿裤、洗浴养护、婴儿餐具等22款商品。

  从价格来看,希美定位于高端产品。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发现,例如澳尔丽的一款6瓶营养代餐奶昔,价格为199元,而在部分电商平台,WonderLab的一款6瓶营养代餐奶昔,价格为139元。6瓶Smeal NOTO益生菌代餐奶昔为149元。除此之外,希美其他品类如化妆品的价格,大致在100-400元之间。

  在平台搭建初期,希美正依靠贝贝集团的社交电商贝店进行引流。在贝店的店主页面,正以“必买爆品,第二件半价”来吸引用户向希美平台跳转,而用户要想进入希美App,需要输入邀请码。贝店的邀请码同样适用于希美。不过,据工作人员介绍,希美的会员体系和贝店是独立的。和在贝店平台带货颇为不同的是,如果没有成为希美的会员,希美的店主卖出的每一单均没有佣金。

  会员费高企

  由于平台主要卖高端产品,事实上佣金水平并不低。北京商报记者在一份名为《希美代理商机制2021解读》的文件中看到,用户需要成为会员才能获得折扣收益,也就是佣金。不同的商品存在不同的折扣。以一款499元的水梦露抗皱套盒为例,VIP用户若是销售出一件该商品,能享受商品价格的8.5折优惠,意味着能获得74.85元佣金。而钻石用户的佣金能达到224.55元。

  毫无疑问,佣金越高,对用户带货的吸引力也就越大。不过,要想成为希美的会员,也要付出不少真金白银。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用户若想成为白金会员,享受6.5折优惠,要么需要在白金直升专区购买最低4515元的直升礼包,要么就需要自购或销售2万元的商品。而最高等级的钻石会员也同样如此,对用户自购或销售的商品金额要求则提高到了6万元。

  面对北京商报记者提及会员门槛过高的疑问,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平台还推出了0门槛代理的模式。白金会员需一次性充值8000元的预付款,而钻石会员则需充值3万元。“自购或销售一单,就会解锁一单的钱。”其补充道。此外,用户还得购买上千元的礼包产品。

  新平台一来就收取高额会员费是否合理?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表示,平台做会员体系主要是为增强用户黏性,提升商品复购率,就如同线下零售门店一样,以年卡、月卡等形式绑定用户,同时给予消费优惠,只要是给予等价的服务,收取会员费这一行为没有问题。

  不过,和其他社交电商相比,希美的会员门槛明显要更高。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发现,在上,钻石会员等级与时间期限内的订单数挂靠,例如在90天内销售了50笔以上的订单,就能达到VIP6的等级。而社交电商爱库存则是以销售额衡量会员等级。要想升级到VIP2,店主的销售需要达到1万元。而在希美同样的会员等级,如果不选择缴纳预付款,店主的销售额需要达到2万元。

  业务遇瓶颈

  那么,贝贝集团为何在这个节点推出希美平台?是否象征着集团的“二次创业”?对此,贝贝集团相关负责人并未向北京商报记者作出回应。而一位在贝贝集团旗下平台经营多年的店主则透露,贝贝集团开设希美主要是因为老业务业绩不佳,所以开始做新的平台来谋求业绩增长,希美平台的模式为工厂代工产品,公司进行贴牌。

  资料显示,在2020年3月,贝贝集团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彼时,大量媒体报道称,员工透露在3月27日当天,贝贝集团裁员人数达200人左右,涉及贝贝网、贝仓、贝店等多个业务。而贝贝相关负责人对裁员的数字予以否认,称业绩不达标被优化的员工占比约5%,即50人左右。

  据了解,贝店、贝仓为贝贝集团分别于2017年和2019年推出的社交电商和特卖电商平台。除此之外,贝贝集团的业务还包括母婴电商贝贝和导购返利平台贝省。

  “去年不只是公司员工离开,贝店、贝仓这类平台的很多店主也走了,平台商品价格和佣金的优势越来越弱,公司目前的老业务主要以维护为主,”上述店主表示,“贝店、贝仓包括希美,它们的会员体系都是各自独立的,店主带货的难度就会加大,也意味着客户群得去新开账户,还要在新平台继续发展客户,但哪有这么多人愿意去重新注册呢?”

  虽然去年的疫情让私域流量再次火起来,但伴随着疫情防控趋于常态化,部分社交电商平台开始调整策略,例如取消带货门槛,或是打造公域平台进行引流来提升店主的带货积极性。与此同时,粗暴卖货的“套路”在近几年也开始失灵。电商分析师鲁振旺认为,如今平台降低带货门槛,加上品牌商自己挖掘私域流量,消费者能在小程序上直达品牌,这便会弱化私人带货的吸引力。因此近几年私域带货变得越来越容易,却也越来越难做。

  一位在平台带货一年多的店主则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在单纯发图文链接带货的吸引力越来越低,转化率也在下降,因此只能通过打造个人品牌,和客户形成强信任关系,才能持续下去。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