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芯片短缺涨价潮蔓延: 珠三角有下游企业暂停接单 终端消费承压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芯片短缺涨价潮蔓延: 珠三角有下游企业暂停接单 终端消费承压

  供应链紧张、晶圆及封装费用大幅上涨、投产周期延长等因素,成为芯片价格上涨的重要推手。

  一颗小小的芯片,正挑动着整个电子产业的神经。

  开年以来,东莞市中和视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清春一直在为芯片的涨价而焦虑。更令他焦头烂额的是,“芯片不仅一再涨价,现在即使加钱也订不到货了。”

  2020年下半年开始持续至今,以5G手机、PC、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电子产品出货量大增,相关半导体产品的需求量激增,但受制于有限的晶圆制造产能,芯片供不应求的矛盾凸显。

  供需矛盾愈演愈烈之下,国内外芯片厂商接连发出调价通知单。“去年下半年以来,来自上游供应商的调价单一张接着一张。4月份刚提了价,估计接下来还要涨。”一家电子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说。

  芯片涨价潮汹涌,下游企业不得不面对成本上涨的压力。在缺芯压力下,众多企业陷入有单不敢接的尴尬境地,有的企业不得不暂停接单,并延缓了出货周期。

  而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芯片短缺及涨价现象,将会贯穿整个2021年。依附其间的下游企业,将不得不在压力之下继续负重前行。

  芯片涨价潮汹涌

  2019年年底,刘清春和几个合伙人一起创立了中和视讯,公司主要生产以Type-C为接口的各类硬件产品。

  刘清春拿着公司生产的一款产品说,“像这款产品,需要8颗芯片。去年下半年,我们所用的芯片,每颗大约是4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了7元左右。”

  数据显示,通信设备、PC/平板、消费电子和汽车是前四大对芯片需求最为旺盛的下游行业。上述行业各占全球芯片下游终端需求的近30%、30%、15%和10%。

  去年以来,随着几大行业的复苏,芯片短缺矛盾愈加凸显。供不应求之下,国内外芯片厂商接连发出调价通知单。其中,供应链紧张、晶圆及封装费用大幅上涨、投产周期延长等因素,成为芯片价格上涨的重要推手。

  此前,最大的芯片供应商已频繁调整芯片价格。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企业,占据了全球先进制程晶圆代工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台积电先是决定将12英寸晶圆涨价25%,接着宣布自4月起提高晶圆代工价格。

  随后,国际等多家芯片制造商也纷纷跟进调价。中芯国际此前已通知客户,4月1日起全线涨价,已下单未上线的订单则按新价格计价,其涨价幅度大约在15%-30%之间。

  芯片短缺及涨价已经严重冲击到全球电子产业链。近日,苹果供应商富士康表示,全球电子零部件供应短缺危机正在恶化,并预计将持续到2022年。

  4月12日,首届广州国际电子及电器博览会开幕。在展会现场,多家电子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芯片短缺和涨价已成为令企业最为头疼的事情。

  深圳市利创富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各类充电器产品,公司销售负责人吴先生介绍,去年下半年以来,芯片短缺就一直在持续。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形下,上游芯片企业频繁上调产品价格,令下游企业的生产成本一再攀升。

  江门市奥威斯电子有限公司销售经理李彦斌告诉记者,“去年以来,芯片价格已经涨了70%以上,即使是这样,像我们的中小企业还抢不到货。”

  今年以来,芯片缺货和涨价也严重影响到了奥威斯的生产节奏。“有的代理商囤了一些货,企业不得不加价去买。现在是只要有货,哪里生产的都无所谓,能抢到就行。”李彦斌说。

  下游企业有单不敢接

  当下,蔓延整个电子产业链的芯片短缺和涨价潮还在持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压力之下,一些下游厂商陷入有单不敢接的境地,只得被迫减产。

  去年下半年以来,虽然接到了大量订单,但由于芯片短缺,中和视讯的生产线从未满负荷运转过。“现在,我们只释放了三分之一的产能。”刘清春无奈地说。

  成立一年多的时间,刘清春的创业之路可谓多舛。“去年上半年,疫情影响到了我们的订单。下半年以来,又遇到了芯片短缺和涨价的情况,现在是有单却没法接。”

  现在,中和视讯不仅暂停了接单,而且之前接到的订单,有的也不得不延缓出货周期。“现在我们只能先保住老客户和大客户的订单。这种情况下,客户也会理解。”刘清春说。

  因为缺芯,苹果、三星、华为等电子行业巨头也延长了产品的出货周期,减少了产品的出货量。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龙头企业在同供应商谈判时有更多话语权,产能受限时,可以要求供应商优先处理他们的订单。

  而处于产业链弱势地位的中小企业,在成本方面几乎对价格没有任何话语权。“我们只得被迫接受上游厂商的提价,而且订单的交期还无法得到保障。”李彦斌说。

  李彦斌介绍,今年以来,上游芯片厂商的出货周期明显拉长。“像我们行业,供应商给我们提供的芯片,出货周期已经到了50多天,这比之前的时间拉长了一倍。”

  而像安防芯片的交期,周期变得更长。之前设计好的芯片给到生产厂商,大概三四个月就能拿到芯片成品,现在拿到成品的时间已经拉长到9个月。

  为了抢到芯片,下游企业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有的企业之前使用的是来自台湾的芯片,现在只得转而进口日本的芯片。这虽然能暂时缓解缺货压力,但日本芯片价格昂贵,成本要增加一倍左右。

  终端市场影响几何?

  芯片短缺和涨价风波愈演愈烈,下游电子企业不断承压,那么对终端消费市场影响几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有些细分品类的电子产品,芯片涨价潮已经传导至终端市场,安防产品就是其中的代表。

  去年年底以来,安防产品交货周期明显拉长,下游代理商都适当增加了囤货。在上游芯片涨价的带动下,一些厂商调高了安防摄像头的售价。

  深圳某公司销售经理张艳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去年9月的时候,200万像素常用款摄像头140多元,现在已经涨到210多元。安防摄像头的价钱也涨了差不多30%-40%。

  一位安防产品代理商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现在一些大厂商的安防产品已经快断货,有的代理商已经开始在囤货,很快终端产品的价格就会涨上去。”

  奥威斯有相当一部分产品出口到国外,李彦斌表示也调高了一些产品的价格。

  在业内人士看来,半导体行业的涨价潮将继续向下游蔓延,大概率会带动终端电子产品的涨价,但可能要滞后几个月的时间。

  对于此事,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也表示,如果未来没有半导体全球产业链合作,半导体价格将整体上涨35%-65%,现在芯片代工的价格已经在上涨,那么紧接着就是芯片本身涨价,这将导致所有消费电子产品涨价。在未来几年,涨价是可预期的事情。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刘清春跟众多企业主一样,依然会为芯片短缺和涨价而焦虑。对于企业的发展,他现在也感到迷茫。“现在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准备拓宽一下产品线,什么类型的芯片有货,就开发一些相关产品,只是运营成本就会增加了。”

  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县域经济作为基本单元发挥着重要作用。2020年过去,头部的县域发展情况如何?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各大强县2020年GDP统计梳理发现,2020年十大经济强县分别是昆山、江阴、张家港、晋江、常熟、慈溪、宜兴、长沙县、浏阳和义乌,共分布在四个省份,其中江苏占据一半之多。昆山、江阴均超4000亿元,晋江则进一步逼近张家港。前十之外,来自西部的酒都仁怀位居第十二,继续向前十发起冲刺。

  昆山蝉联中国“最强县”

  分省份来看,十强县共来自四个省份,其中江苏占一半,剩下的5个强县中,浙江和湖南各2个,福建1个。

  其中,领军的昆山和江阴双双超过4000亿元大关。昆山市在中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排名中已连续十余年位居榜首,素有“中国最强县”之称。2020年昆山全市新增各类市场主体43.8万户,累计突破93.2万户。全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276.8亿元,现价增速为5.7%;工业总产值历史性地迈上万亿元新台阶。

  若将昆山与地级以上(含地级)市比较,则昆山大约可位居第54名,超过了太原,与贵阳相当。

  昆山的发展也是苏南经济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后,靠近上海的苏南地区凭借外向型产业的发展,经济随之高速发展。2020年昆山所在的地级市苏州GDP突破2万亿元大关,成为我国首个突破2万亿元的普通地级市,也被外界誉为“最牛地级市”。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说,昆山靠近上海,上海的溢出效应特别明显,强大的科教资源助推了苏南强县的转型升级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未来昆山仍有望继续领跑百强市。

  昆山之后,来自无锡的“王牌”县——江阴,2020年全市实现GDP为4113.75亿元,增长3.0%。GDP总量与昆山的差距由上一年度的44亿扩大为163亿元。江阴市2020年的统计公报显示,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实现营业收入5853.7亿元,增长1.3%;产品销售率97.8%,比上年减少0.8个百分点;利润总额359.96亿元,增长3.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亏损面18.3%,比上年增加4.6个百分点。

  总体上,昆山和江阴并驾齐驱,在全国各大县域中遥遥领先。其他强县的GDP都低于3000亿元,与这两强有非常大的距离。位居第三的是同样来自苏南地区的张家港,去年张家港GDP为2686.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福建晋江市去年首次超越苏南的常熟,上升至第四后,今年再度追近排名第三的张家港,两市之间的GDP仅相差70亿元。从1994年起,晋江已经连续27年领跑福建县域经济,诞生了著名的“晋江模式”,涌现了安踏、361°、特步等一系列知名运动品牌。

  不过,在人均收入和产业结构等方面,晋江与张家港、昆山、江阴等几个苏南强县都有较大差距。2020年,晋江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4827元,比上年增长3.2%,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4594元,增长2.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344元,增长5.3%。

  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相比之下,苏南的几个强县毗邻上海,受上海外溢带动作用影响大,人才也多,产业升级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得比较好。晋江的主要产业结构是纺织、鞋帽等行业,受土地、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较大,在产业结构、集聚的资金量、人才等方面与几个苏南强县还有差距。

  与昆山、张家港同属苏州的常熟,以2360亿元位居第五。此外,无锡下辖的“陶都”宜兴位居第七。也就是说,进入到前十的5个来自江苏的县域中,有3个来自地级市苏州,2个来自地级市无锡。正是得益于强大的县域经济,苏州和无锡的GDP总量长期位居中国各大普通地级市前两位。

  长沙两县入围,西部“酒都”冲刺前十

  除了江苏和福建的强县外,浙江也有2个强县跻身前十名,分别是宁波下辖的慈溪和金华下辖的义乌。

  这其中,义乌是中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2020年义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71210元,首次突破7万元大关并继续领跑全省。义乌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迈上8万元新台阶,连续14年领跑全国县级市;农村常住居民可支配收入迈上4万元新台阶。城乡居民收入比首次降至1.90∶1,城乡统筹一体化迈入新发展阶段。义乌的全体居民收入数据,已经超过了北京、深圳、广州三个一线城市,仅次于上海。

  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义乌的城区人口达到了92.62万人,向着百万人口规模迈进,比所在的地级市金华城区人口还多出10万左右。

  除了沿海的苏浙闽外,还有两个十强县来自中部,且都是来自湖南长沙,分别是位居第八的长沙县和位居第九的浏阳市。这其中,长沙县2020年GDP达到1808.3亿元,追近了宜兴。

  长沙县也是目前省会城市中少有的市县同名的县域。一般来说,市县同名的地方,往往县城与市区距离很近。长沙县也不例外,长沙县城就在长沙市区的东北角,这里有国家级的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很多大项目就落户在这里。经过近30年的发展,园区已形成了工程机械、汽车及零部件、电子信息三大主导产业,其中就有、、等为代表的知名企业,素有“湖南工业看长沙,长沙工业看星沙”的美誉。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长沙市与长沙县已经连为一体,实际上是一个城市,撤县设区是早晚的事情。

  除了这十强县外,包括太仓、仁怀、诸暨和南安几个强县去年GDP位于1350亿~1400亿元之间,未来也有望向十强发起挑战。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来自西部的“酒都”仁怀,去年GDP达到1363.99亿元,超越神木,成为西部第一县,在全国位居第十二,比上一年提升了4个位次,未来有望进入到前十行列。

  今年的仁怀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十三五”以来,仁怀新型工业化加速推进。助力茅台集团实现营收超千亿、市值逾两万亿元。设立工业发展基金,发布仁怀产区大曲酱香酒技术标准体系,完成茅台酒、劲牌等一批白酒技改扩能重大项目。规模工业增加值达956.35亿元、年均增长16.59%。

  根据报告,“十四五”期间,仁怀将编制工业发展规划,设定酱香白酒产能上限,优化产业空间布局。逐步疏解茅台集团镇区非生产功能,为打造省内首家“世界500强”企业提供全方位服务。大力培育一批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的白酒企业,力争上市企业5家以上,打造以茅台集团为航母的世界酱香白酒产业舰队。

  表:中国县域GDP前12强(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公开数据整理)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N.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