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美国史上最大投资诈骗案主谋伯尼·麦道夫去世,享年82岁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据消息人士报道,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投资诈骗案主谋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去世,享年82岁,他曾经偷走了数万名客户多达650亿美元的资金。

  麦道夫曾被判150年徒刑,在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监狱护理中心服刑。他的律师说,麦道夫患有晚期肾脏疾病,在服刑期间在那里接受治疗。

  麦道夫在2009年认罪。调查人员说,他的骗局始于上世纪70年代初,在2008年12月11日麦道夫被两个儿子揭发后,在40年的时间里诈骗了136个国家的3.7万人。受害者包括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演员凯文·贝肯、纽约大都会队前老板弗雷德·威尔彭、名人堂投手桑迪·寇法克斯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利·韦塞尔,以及普通投资者,例如伯特·罗斯,他在该骗局中损失了500万美元。

  麦道夫投资诈骗案

  麦道夫坚称,欺诈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才开始,他说,“由于经济衰退和海湾战争的爆发,市场陷入停滞。”

  2013年,麦道夫在狱中给CNBC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声称引发大衰退的市场崩溃导致了他的骗局。

  “我认为这只是一笔短期交易,一旦市场接受了,就可以弥补。” 他写道: “剩下的就是我永远无法恢复的悲惨历史。”

  事实上,调查人员说,麦道夫多年来没有为他的咨询客户执行过一笔交易。他没有像他所声称的那样,采用所谓的分拆转换策略,而是将投资者的资金存入大通银行的一个账户,用以前客户的资金支付给新客户——这是一种典型的传销骗局——并向客户提供伪造的账户对账单。这些报表显示的投资“回报”——总计约500亿美元——纯属虚构。

  伯纳德·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Bernard L. Madoff Investment Securities)的丑闻破坏了投资者的信心,而投资者的信心已经受到了金融危机的打击。这导致证券交易委员会进行了彻底的改革,尽管多次警告,包括独立调查员哈里·马科波洛斯在内的多年来都没有发现麦道夫的欺诈行为,他开始分析麦道夫的不可能的回报,并早在2000年就宣布这些回报是欺诈行为。

  随后由该机构的监察长H·戴维·科兹(H. David Kotz)进行的调查发现,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执法人员并没有追踪明显的欺诈证据,而是决定相信麦道夫所说的他的行为是合法的。

  科兹写道:“当麦道夫在证词中对重要问题做出含糊其辞或自相矛盾的回答时,他们只是接受了他的解释是合理的。”

  2020年6月,一名法官拒绝了出于人道主义释放麦道夫的请求,称麦道夫犯下了“有史以来最恶劣的金融罪行之一”,而且“许多人仍在遭受痛苦”。

  麦道夫生平

  伯纳德·劳伦斯·麦道夫于1938年4月29日出生在纽约皇后区,其父西尔维娅和拉尔夫·麦道夫是水管工,后来成为了股票经纪人。

  50多年来,麦道夫一直在华尔街享有盛名,他是一位大型基金经理,在22岁时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于1990年成为的非执行主席。

  人们认为,他帮助开发了一些系统和市场结构,将股票市场移至交易大厅之外,并催生了现代电子交易。

  但是麦道夫的职业生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崩溃了。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来源:银行青年

  “如果没有李录的两次增持,可能会被资本市场继续忽视。”

  无论是我们常说的“四大行”还是“五大行”,邮储银行都不包括在内。与工建农中交相比,邮储银行好像一直缺少国有大行应有的存在感。

  成立不过十几年,但业务发展却可以追溯到百年前;网点数量最多,但自营网点数量却又最少;同业都聚焦金融科技,抢占数字银行赛道,邮储却依然定位“服务三农”......这些相互矛盾的特征,使得邮储银行长期缺乏关注,直到2021年开年,知名投资人李录两次增持邮储银行H股,使得其被资本市场重新估值,A股市值一举超过5000亿元。

  3月30日,邮储银行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根据报告显示,去年邮储银行资产规模首次突破11万亿元,达到11.35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1.12%,实现营业收入为2862.02亿元,净利润643.18亿元,报告期内不良贷款率0.88%,资本充足率13.88%。

  对比来看,无论是资产规模、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邮储银行在国有大行队列中都属于中下水平,唯一亮眼的地方是其资产质量,不良率仅为0.88%,远远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既然如此,李录为什么选择邮储银行?邮储银行真的被低估了吗?想要回答这两个问题,我们还得从年报数据中分析它的A、B面。

  A面:沉睡中的零售巨头

  邮储银行的A面,需要从它独特的经营模式说起。

  2007年3月6日,邮储银行从邮政集团脱离出来,宣告成立。为了充分发挥邮政集团和邮储银行双方优势,邮储银行确立了“自营+代理”的渠道模式,即邮储银行不仅设立自营网点,还与邮政集团订立委托代理协议,委托其在经营网点代理邮储银行提供服务。

  这种模式充分发挥了邮政邮蓄业务的网点优势,借助邮政集团遍布全国的密集网点,储蓄银行网点也迅速在国内铺开,截止2020年年末,储蓄银行自营网点数量仅有7868个,在国有行中数量最少;但如果加上31763个代理网点,储蓄银行的网点达到近4万个,远远领先其他商业银行。

  数量庞大的网点基本覆盖了我国99%的县市,使得邮储银行成为国内营业网点数最大、覆盖面最广的银行,近4万多家线下网点不仅可以在数量上完胜其余国有行,而且从分布区域来看,也比它们网点更加下沉。

  据其年报数据,2020年邮储银行县域以及县以下区域的营业网点占总网点数量的73.02%。这使得邮储银行可以渗透到金融基础相对薄弱的区域,避开传统大行、建立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凭借着密集的网点分布,邮储银行的零售潜力也在慢慢显露出来。

  据wind数据,在过去的三年里,邮储银行的零售客户规模从5.88亿户增加到了6.22亿户;管理零售客户资产从9.2万亿增至11.25万亿;个人银行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从62.67%增长到69.22%;个人存款规模也在2020年突破9万亿规模,占总存款规模的85.23%。

  同时,由于网点分布比较下沉,又决定了邮储银行的个人客户大多为存款不高、议价能力相对较低的人群,这为邮储银行提供了较低的负债成本。2020年邮储银行个人存款付息率仅为1.64%,低于业内平均水平。

  在零售业务逐渐成为行业新趋势之时,储蓄银行却早已尝到其带来的甜头。

  小编统计了近五年六大行营收数据和净利润数据发现,储蓄银行的营业收入从2016年1888.09亿增长到2020年的2862.02亿元,增幅达到51.58%;净利润从2016年的397.76亿元增长2020年的643.18亿元,增长幅度高达61.70%。这两项数据指标的增长速度均远远领先于其他国有行。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高速增长的同时,邮储银行的资产质量依然保持绝对优势。

  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下,邮储银行不良贷款率依然只有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仅为0.88%,而拨备覆盖率高达403.21%,为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风险抵补能力突出这种优势与邮储银行贷款业务的开展方式有关。

  正如上文所述,邮储银行采用的是“自营+代理”的经营模式,相比提供全面金融服务的自营网点,代理网点的服务范围大多局限在储蓄存款与信用卡还款、代收付等中间业务,没有贷款业务,而代理网点又占总网点数量80%以上,这使得贷款比例始终不高。

  而在已有的贷款中,公司贷款和个人贷款分别占35.85%、52.55%,其中个人贷款以住房贷款为主,风险发生概率较小;在公司贷款这边,邮储银行主要集中于交通运输、仓储和制造业等领域,这也使得邮储银行对公不良贷款率大幅低于同行。

  除了不良贷款率低,邮储银行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做得也比较出色。

  根据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的《关于2020年第三季度银行业消费情况的通报》显示,邮储银行的投诉量在国有行中最少,数量为3029件,仅占比11.1%,每千万客户投诉量为50.1件,每千营业点投诉量为76.4件,分别位于国有行队列中的倒数第2位和倒数第1位。

  最后我们再来说说金融科技方面。

  2019年5月10日,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在出席资本市场开放日活动中透露:“为了实现科技驱动发展的目标,邮储银行每年将拿出营业收入的3%左右投入到信息科技领域。”

  从公布的数据看来,邮储银行也真正做到了这一点。2020年邮储银行在信息科技领域投入90.27亿元,同比增长10.35%,占营业收入的3.15%,总行科技人才数量较上年又翻一番

  除此之外,邮惠万家银行的成立,也是邮储银行在金融科技浪潮中的重要发力点。

  2020年12月,邮惠万家银行获批筹建,成为国内第三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也是首家国有大行发起的100%控股的直销银行。

  邮储银行首席风险官梁世栋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邮惠万家银行具备两方面的差异优势:

  一方面,邮储银行有近4万个网点,遍布城乡,深度下沉。邮政集团在电商、快递等场景也非常丰富,拥有60万个邮乐小店、40万人的线下团队。所以邮政集团与邮储银行、邮储银行与直销银行,三者“母子协同”携手打造深度融合的、创新的协同模式。这个不是“线上+线下”简单的协同,而是一定要发生化学反应,实现“1+1大于2”。

  另一方面,邮惠万家银行未来会非常欢迎所有有志于服务“三农”的企业和平台一起合作,目前已经跟几家战略合作者在开发具体服务“三农”的金融产品,而这种合作不只是简单地流量导入和转化,而是双方一起利用科技的力量,把金融的服务深入到场景中去、深入到平台中去,深入到生活的点点滴滴当中去。

  邮储银行对邮惠万家银行寄予厚望,在2020年年报中,邮储银行将“邮惠万家银行”视为其转型发展的“第二曲线”。幸运的是,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不良率使得邮储银行不用背负过多的包袱负重前行,这为后续重金投入科技赋能提供了轻装上阵的基础。

  B面:差距仍然存在

  尽管储蓄银行A面的数据亮眼,但其距离四大行依然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除了整体规模之外,差距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低

  2020年,邮储银行营业收入达到2862.02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为2533.78亿元,占比高达88.53%。相比之下,中间业务产生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较低,为164.95亿元,占比仅有5.76%,对营收贡献度明显低于其他大行。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邮储银行中间业务起步较晚、发展程度不高;另一方面是因为邮储银行与代理网点“谁办理谁受益”的计费原则,邮储银行先在自身财报中确认收入,再按约定由邮储银行支付给邮政集团,因此体现在邮储银行账面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很少。

  二、成本收入比高

  2020年邮储银行成本收入比高达57.88%,几乎是其他国有行的2倍,其根本原因来自于独特的经营模式。

  上面我们说到“自营+代理”经营模式,使得邮储银行拥有最为庞大的网点数量,但这一模式在带来网点优势的同时,也带来的额外成本支出的劣势。

  这一额外的成本支出叫做“储蓄代理费”,基于邮储银行和邮政集团之间独特的合作模式,邮储银行需要向代理网点支付的储蓄代理费用,计费原则遵循“固定费率、分档计费”,即针对不同期限的存款采取不同的费率。由于这项费用的产生,邮储的成本收入比显著高于其他大行

  据数据显示,2020年邮储银行与邮政集团的储蓄代理费及其他为823.13亿元,占业务及管理费的49.69%。

  三、零售客户线上活跃度低

  2020年邮储银行零售客户为6.22亿户,远远超过,但在线上月活用户规模(MAU)上却大幅度落后于招商银行,仅有4000万,占比15.55%。

  四、处境尴尬:强龙难压地头蛇

  上文我们说到,邮储银行的网点多分布于县域以及县域以下区域,避免了与其他国有行在城市区域的竞争,那在县域以下部分的竞争如何呢?

  由于二者定位相近,邮储银行和农商行之间的竞争最为直接,从乡镇的网点门对门,到市场客户的争夺,甚至项目争夺的价格战,两者之间的竞争已经越来越白热化。

  相比邮储银行,由于农商银行各项业务起步较早,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客户群和相对齐全的业务种类,而且县级农商银行作为法人机构,经营机制灵活,市场反应快,在传统业务市场的争夺上仍处于优势。

  从市场化的转型上看,农商银行目前也略胜一筹。从农村信用社改革以来,农商银行的陆续组建,相应的经营机制不断完善。根据银保监会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2月份,农村金融机构的总资产达到43万亿元,而这一数据是邮储银行的4倍。

  但农商系统是分散的小法人,业务发展并不均衡,整体合力尚不及邮储银行,邮储银行作为大型商业银行,具有网络和系统优势,内部回旋余地大,双方各有长短。

  结束语

  回到文章最开始的问题,邮储银行真的被低估了吗?这要看邮储未来如何扩大A面,缩小B面。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逐步推进,邮储银行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点。对于网点基本覆盖国内99%市县、手握6亿个人客户的邮储银行来说,它早已经准备好了。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将全力打造服务乡村振兴数字金融银行。”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说,这也将成为邮储银行未来发展的新起点。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N.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