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七旬富翁李跃亨“退休”后玩“坐庄”:偏居川西动用数亿操纵市场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七旬富翁“退休”后玩“坐庄”,偏居川西动用数亿操纵市场,最终还是躲不过监管机构的 “大数据”

  来源:资事堂

  作者|吴丹璐

  成都往西60多公里有个大邑县,这个只有50万人口的县城,西接邛崃山脉,东接成都平原,是个壤山清水秀,安静祥和的所在。

  但就在这个地方,竟然隐藏着一个“投资大鳄”,他在两年多前动用数亿资金,通过十余个账户,接连操纵了两个上市公司的股价。

  而近日,这个大鳄的处罚纪录被监管机构正式披露。

  根据相关公告,被处罚人李跃亨是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年逾七旬。他早年是成功企业家。但近年却“老骥伏枥”、“壮怀激烈”的成为股市的新一代操盘手,并最终因操纵市场(坐庄)而收到处罚。

  这可能是业内最年长的“操盘手”了。

  01

  小县城里走出亿万富翁

  李跃亨是1946年生,四川大邑人,今年已75岁,是知名的川籍企业家。

  他创业的故事十分传奇,1984年,年近四十的李跃亨支援三线城市建设返乡后,带着学到的知识开始二次创业。

  1985年,他创办成都市大邑塑料制品厂(天邑集团前身),业务越做越大,公司后逐渐转型成通信网络设备制造商,子公司天邑康和股份有限公司也于2018年4月30日在深交所成功上市。

  目前,李跃亨打造的天邑帝国涉猎广泛,除通信制造外,集团还有房地产、电子、化工、塑胶、成品油料购销、酒店等多个子公司,在当地和周边地区颇有名气。成都二环内有一处房产“天邑花园”就是由天邑房地产公司开发。

  事业的“成功”为李跃亨带来了大量的财富。2019年,李跃亨家族以42亿元位列《胡润百富榜》第980名,上市公司天邑股份也一度市值突破百亿。

  据天眼查,李跃亨至今仍持有天邑集团34.98%的股份,仍是上市公司天邑股份的实控人。

  02

  晚年“爱上”炒股

  尽管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但明显的是,功成名就后的李跃亨,兴趣转向了证券市场。

  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李跃亨在2018年10月开始了操纵市场的行为。他不仅搜集控制了多达14个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甚至雇佣专门人员在固定场所从事股票交易行为,组建了自己的“炒股团队”!

  毫无疑问,李跃亨是这个团队的指挥者。监管机构认为,这些账户的资金来源、账户盈亏(除陆某强账户)均由李跃亨承担,当事人知悉交易相关具体情况,并放任了违法行为的发生,在操纵行为中处于核心地位,具有领导、策划和组织作用。

  更难以置信的是,这个炒股团队操纵股价的手法多样,交易活跃,尤其擅长“短炒”。在一个年过七旬的企业家的指挥下,这个团队快进快出,展现出相当的职业化“风范”。

  而其常见的股价操纵手段,也就此被监管机构一一披露。

  03

  选股偏好“次新小盘”

  按照相关文书披露的信息,李跃亨选择操纵的对象和时机都非常“老到”,这反映了他对“短炒”、“坐庄”这个新事业的“深度钻研”的劲头。

  具体来说,2018年末到2019年初,李跃亨选择了“”和“”进行操纵。这两个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为小盘股,流通市值长期在20~30亿上下。

  而且,两家公司的上市时间均在2017年,在李跃亨实施操纵行为的2018年末到2019年初时,恰为上市后股价回落到较低位置之时。

  次新、小盘、成本低位,这是短炒的绝佳条件了。

  04

  出手“凶悍”,手法多样

  处罚书显示,李跃亨控制账户组在操纵期间,持有流通股数量占两只股票的实际流通股数量的平均比例都超过了5%。

  甚至巅峰时,李跃亨团队持有的流通股数最高占君禾股份的16.03%,占菲林格尔是11.40%,出手相当凶悍。

  账户组高峰期的交易量,占两只股票的市场交易量的平均比例都超过了10%,最高占君禾股份的36.95%,占菲林格尔的41.64%。这也反映出了这个团队对于个股价格“强控制”的操盘意图。

  此外,李跃亨的账户组在操纵君禾股份股价的13个交易日,中存在15次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盘中及尾盘价的行为,拉抬股价平均涨幅3.03%,最高涨幅6.04%。

  在操纵菲林格尔股价的9个交易日存在9次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盘中及尾盘价的行为。拉抬股价平均涨幅3.01%,最高涨幅4.08%。

  05

  利用账户组进行对倒交易

  对倒交易,即庄家在自己管理的多个帐户之间进行买卖,也就是自己买自己卖,其目在于吸引跟风者,或抬拉、打压股价。

  监管机构认为李跃亨多次对倒交易,已经构成洗售操纵。

  处罚书显示,买卖君禾股份时,李跃亨账户组在16个交易日中,多次以相同价格和数量申报的方式实施对倒交易,参与对倒交易的账户共计10个,对倒交易共计101笔,累计对倒成交61万股,对倒成交量占同期市场成交量比例最高10.38%。

  买卖菲林格尔时,李跃亨账户组在10个交易日中内实施对倒交易,参与账户共计11个,对倒交易共计58笔,累计对倒成交40万股,对倒成交量占同期市场成交量比例最高为15.84%。

  06

  虚假申报抬拉开盘价

  此外,李跃亨还利用开盘前的报价规则,在集合竞价阶段,高溢价申买,然后再短时间内全部撤单,以抬升股价,开盘后再反向卖出自己持有的股票。

  处罚书中举例,李跃亨账户组于2018年12月5日9时15分8秒,以高于君禾股份前日收盘价9.99%的21.68元的价格申买10万股,占期间市场申买量的43.31%。9时19分47秒,账户组有将前述10万股全部撤单。

  最后的结果是当日该股最高虚拟开盘价上涨7.56%。开盘后30分钟内,账户组反向卖出成交99万股,成交金额1873万元。

  就是这样,李跃亨控制账户组在5个交易日的5个时段,抬价并卖出了君禾股份,在1个交易日内抬价卖出了菲林格尔。

  07

  罚没两千六百万

  监管机构认定,李跃亨的操纵行为对“君禾股份”和“菲林格尔”股价产生影响。

  在被操控期间,君禾股份最离谱时期在2018年11月14日至2018年11月30日期间,当时该股收盘价涨幅22.75%,而同期上证综指跌幅2.51%,相比偏离25.26%,同期工业机械指数跌幅9.87%,相比偏离32.62%。

  而菲林格尔2019年1月21日至2019年3月26日,收盘价涨幅25.65%。同期上证综指涨幅15.45%,相比偏离10.20%,同期林木产品指数涨幅20.62%,相比偏离5.03%。

  据监管部门统计,李跃亨控制并决策账户组对“君禾股份”实施操纵,账户盈利662万元;对“菲林格尔”实施操纵,账户盈利660万元,两股合计盈利1326万元。

  最终,监管机构判定李跃亨构成操纵市场行为,对李跃亨做出了没收违法所得1326万元,并处以1326万元罚款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听证会的申辩词上,李跃亨曾经提出,请求综合当事人的社会贡献、社会舆论以及已解散炒股团队的事实,不予行政处罚。但监管机构以当事人的社会贡献、社会舆论与本案违法行为的认定无关为由不予采纳意见。

  虽然天邑股份公开回应称,此次事件为李跃亨个人行为,但李跃亨被立案调查当日公司股价便跌停,自那时半年过去,目前天邑股份的股价不断下行,离破发仅一线之遥。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来源:北京商报

  :K12教培遇冷 热钱流向何处

  随着监管的趋严和教育部“双减”政策的推进,校外培训的监管工作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而从资本市场来看,K12培训赛道正在面临融资遇冷的现象。截至4月14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教培行业2021年完成的融资超60起,而K12领域的融资事件仅为5起,不足1/10的比例让本就是教培业最大赛道的K12学科培训不断降温。对机构来说,如何在拥抱监管的背景下保存量,并在业务上进行转型调整成为关键。

  融资遇冷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和IT桔子数据显示,自2021年开年以来,发生在教培行业一级市场的融资事件超过60起,融资总额超过120亿元。其中,大部分融资事件都属于早期投资,为企业A轮及之前的融资,或者战略融资。

  其中,此前最受资本追捧的K12赛道相对冷寂,从1月至今仅出现5起融资事件,融资额在13亿元左右,仅占总融资额的10%左右。其中,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为火花思维在今年1月完成的E+轮融资,由挚信资本领投1.5亿美元。不管是和去年同期相比,还是和其他赛道相比,2021年春天,曾经火热的K12赛道,在资本热的退潮下开始降温。

  K12赛道的遇冷,与日趋严厉的政策监管关系密切。在此前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曾表示,把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治理列入今年的重点工作任务。而从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分别来看,超前教学、教师资格都成为监察的重点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印发的《幼儿园入学准备教育指导要点》中也特别提示,学龄前儿童连续使用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的时间不超过15分钟,且不得进行超前教学,旨在整顿当下幼小衔接及针对学龄前儿童的不合规在线培训。而在线下培训方面,在春季学期开学后,以北京地区为例,线下机构需向区教委申请才可复课,截至4月,北京市线下K12培训机构复课不足百家。

  “目前来看,从严审批、监管收费和预付费安全,都是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趋势。”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表示。

  新热点集中三大领域

  不少投资人表示,像去年那样大规模资金入场K12的场面再难复制,更有投资人表示,下一次的教培领域投资热潮,将伴随着再一次的教育形态更新和技术迭代而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在K12降温之后,职业教育、教育信息化和素质教育这三大板块赢得了资本的青睐。据数据统计,2021年发生于上述领域的融资事件超过40起,在整个教培行业的融资事件中占比过半。同时,这三大板块,也正是目前政策导向利好的领域。而从三大赛道获得融资公司的具体业务来看,考研培训、公务员培训、少儿编程、少儿美术、面向学校或企业提供信息化平台是企业探索较多的几个方向。

  北京商报记者在对比过今年上述三大赛道企业的融资情况后发现,金额最高的三笔融资分别为:粉笔教育获3.9亿美元A轮融资、核桃编程获2亿美元C轮融资、云学堂获1.9亿美元E+轮融资。而其他企业的融资金额都在几百万至上亿元之间。

  对此,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采访时分析表示,实际上,今年整个教培市场都在降温。“虽然现在大家都在关注教育信息化、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等方面,但是这几个赛道加起来都比不过K12,所以当K12这个占据最大市场份额的赛道出现资本出清甚至资本远离的时候,整个教育行业的创业投资就会降温。所以也不太会有巨额融资的出现。”

  突围机会在哪

  资本、政策双双遇冷,以K12为代表的教培行业企业的突围机会在哪?实际上,转型已经迫在眉睫。去年频获巨额融资的猿辅导于近日宣布,将原有品牌“斑马AI课”更名为“斑马”,并将拓科至写字、音乐等更多素质类科目。据了解,目前斑马、瓜瓜龙启蒙、小狸AI课均已上线美术课,向素质科目方向发展。

  此外,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开始研究校企合作的可能,以及从C端转至B端保住增长的可行性。但值得注意的是,转头的生意并不好做。“机构找出路,可以去做to B的生意,但不能把这个市场想得过于完美或者过于。”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指出,很多机构转型都会去进攻B端,实际上原本的市场中已经存在很多供应商,此时再加入新玩家,与老玩家PK的时候,新入局者往往大部分都处于劣势。“此外,如果面向学校提供服务,学校的经费非常有限,周期也很长,机构贸然进入这个市场竞争不是好选择。”于进勇谈道。

  葛文伟也表示,在和公立校合作的过程中,机构面临的问题还有从公立校获得的数据是否能够合理合法地使用。“在和公立系统一起教研、合作之后,机构获得的数据需要洗白才能使用,否则将会有数据不安全的嫌疑。”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