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不是吴晓波也不是罗振宇 先上市的“知识网红”最可能是他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不是吴晓波,也不是罗振宇,先上市的“知识网红”最可能是他!

  来源:IPO日报

  原创 王莹 

  在上市这条道路上,财经作家吴晓波和“罗胖”罗振宇虽然知名度更高,但都没有跑过“网红企业家”袁岳。

  目前,吴晓波旗下巴九灵被收购失败后试图独立IPO、“罗辑思维”母公司思维造物还处在“中止”状态中,但袁岳实控的北京零点有数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零点有数”)已经走到了A股市场的大门口。

  4月16日,零点有数将创业板IPO上会,接受上市委的审议。

  本次IPO,零点有数拟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805.994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 25%,欲募资资金约为2.98亿元,投向“零点有数云评估”项目、“知识智谱”项目、“有数决策云脑”项目,保荐机构为。

  IPO日报发现,零点有数的大供应商有些“奇怪”,实控人袁岳本人也亮点不少。

  实控人为网红企业家

  资料显示,零点有数是一家提供商业咨询、决策支持、数据服务的企业。公司在科学的数据采集和分析方法的基础上,运用自主研发的在线数据集成技术和垂直应用算法两大核心技术,形成决策分析报告或开发数据智能应用软件,为公共事务和商业领域的客户提供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

  零点有数称,公司积累了大量公共事务领域和商业领域的优质客户。在公共事务领域,公司的客户涵盖中央到基层的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研究机构及社团组织;在商业领域,公司的客户包括、、、中国移动、、、百度、美团等一大批知名企业。

  事实上,零点有数主要客户来自政府公共事务。

  2018年-2020年(下称“报告期”),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49亿元、3.81亿元、3.7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576.14万元、4053.98万元、5136.06万元。其中,公司的公共事务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主要服务于从中央到基层的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研究机构及社团组织,通过调查研究、数据分析,直接或间接为其决策提供支持服务,这一部分收入占比始终在50%左右。

  最初,公司业务也是起步于调研咨询服务。2012年2月13日,北京分析和吴垠共同出资500万元设立了北京零点双维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人民币。其中,北京分析出资495万元,吴垠出资5万元。

  而零点双维设立主要作为北京分析烟草市场调查项目运营实体而设立,为便于零点双维的经营管理,北京分析委托其烟草项目主要负责人吴垠代其持有零点双维1%的股权。这也导致零点有数存在代持历史。

  截至目前,零点有数的实际控制人为袁岳,直接及间接合计控制公司 81.43%的股权。

  打开袁岳的百度百科,你可能会被他繁杂的一长串身份介绍所震惊: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创业管理服务机构飞马旅创始人、CEO;零点青年公益创业发展中心理事长;独立媒体人;天使会理事;新沪商大商学院院长; 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2007年耶鲁世界学者;2013-2015年美国Aspen学者;中国市场研究协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浙江大学、西南交大、中国传媒大学、西安欧亚学院 、中央美术学院等高校的客座教授,EMBA/MBA/MPA兼职导师。

  作为零点有数的董事长,袁岳也因为其多重身份,为市场所熟知,被不少媒体称为“网红企业家”。

  零点有数在挂牌新三板期间,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1988年7月至1992年2月,袁岳任国家司法部办公厅干部;1992年3月至1992年11月,任中国市场调查所所长助理。

  1992年12月,袁岳辞职下海,创办北京调查并任总经理;2012年2月,袁岳担任北京调查董事长、并兼任其子公司北京零点双维咨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6年3月至今,袁岳担任零点有数董事长。

  前两大供应商有关联?

  供应商方面,2018年-2020年,零点有数第一、第二大供应商轮流为广州市精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广州精诚”)、广州市时代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广州时代”)。

  天眼查显示,广州时代2015年3月18日前的股东中出现了梁怡和罗英凯,执行董事是罗英凯。而广州精诚成立于2014年2月,陶雁翎持股 60%、黄燕虹持股 20%、罗英凯持股 20%,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陶雁翎。

  零点有数在招股书称,广州精诚自 2016 年开始与公司合作,与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广州时代自 2018 年 10 月开始与公司合作,与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

  那么,两家供应商的股东中均出现了名叫罗英凯的人,两家供应商是否曾经存在关联关系?和零点有数合作的原因和价格又是否合理?

  针对上述问题,IPO日报向企业发去了采访函,截至目前,尚未收到企业回复。

  来源:零点有数上会稿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作者 | 安卓

  华南地区某城商行已要求提前收回47笔违规资金,涉及金额超过亿元。

  3月份以来,随着多地排查经营贷挪用情况,越来越多的信贷资金违规进入楼市的路径被曝光。例如,贷款中介通过提供的一条龙虚假资料帮助客户从银行套取经营贷用来作为购房款等。

  而近日,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购房以外,部分银行的经营贷抑或短期过桥资金还通过类似于“赎楼”的方式进入楼市,最终承接客户上一手的住房按揭贷款。

  其中,如果是涉及经营贷,则是明显的挪用行为;如果是短期过桥资金,也被监管认为是不合规的。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目前,华南地区某城商行因此已被要求提前收回47笔进入楼市的违规资金,涉及金额超过亿元。

  赎楼背后的经营贷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华南地区某城商行在自查经营贷用途时,发现部分资金通过深圳一知名助贷中介机构,最终用于偿还个人住房按揭贷款。

  据记者了解,该助贷中介机构早在4年前就推出了一款基于“银行+保险+第三方金融机构”三方合作模式下的抵押贷款产品,该产品的其中一个应用领域就是结清原贷款需求。

  而在该助贷中介的合作银行中,基于银行自身的贷款政策判定客户资格。比如,客户需要偿还的上一笔贷款性质是经营贷,以经营贷跨行偿还经营贷,在大部分银行中是被认可的。

  据记者了解,上述华南地区某城商行正是该中介的合作银行,而该行对前手贷款并没有作出严格区分,在近期监管部门针对经营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的监督检查背景下,该行自查发现多笔经营贷或短期过桥资金最终跨行偿还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目前该行已要求涉及的相关客户提前还款。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房价处于上升通道,按揭贷款结清之后,客户可获得的经营贷额度更高。通过这种方式,客户不仅偿还了按揭,甚至还有结余,房屋出售之后,可以轻松偿还经营贷,在这个过程中,经营贷和过桥资金实际上产生了赎楼的效果。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明确表示,因为经营性贷款是生产经营用途,用于偿还按揭贷款是明显的挪用行为。

  广东一位银行业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消费者应按合同约定的借款用途使用贷款,贷款应专款专用。如果消费者挪用贷款,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跟踪检查和监控时一旦发现,将会采取提前收回贷款等措施,消费者也将承担违约责任。

  据了解,不仅经营贷严禁赎楼,银行早年一度出现的赎楼贷也在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我行并没有赎楼贷产品。”上述银行业人士说,客户对于赎楼的资金过桥需求只能找非银金融机构,比如小贷公司或者民间借贷机构。

  据了解,某国有大行广州分行在今年年初已经取消了跨行赎楼贷。事实上,赎楼贷业务在某种程度上规避了央行对转按揭的禁令,但却实现了和转按揭类似的效果。

  另外,以规避楼市限购限贷政策的“接力贷”也被叫停,该类型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以父母和子女作为共同申请人,进而使得没有购房资格的子女借父母的名义购房,或父母借助子女的名义购房,绕过限购政策。

  围剿信贷资金违规入楼市

  近年来,个人经营性贷款、企业流动资金贷款等经营用途贷款在满足企业临时性周转资金需求、提升企业持续运行能力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尤其是疫情暴发后,国家为了切实减轻中小微企业的资金压力,进一步调低了经营贷的利率。

  这也使得经营贷利率逐渐低于住房按揭贷款利率,不少炒房、购房者由此打起了经营贷的主意。

  3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和住建部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银保监局、地方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要加大对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的监督检查力度,开展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专项排查,于2021年5月31日前完成排查工作,并加大对违规问题督促整改和处罚力度。

  根据目前已经通报的数据,深圳共查出21笔、金额5180万元的违规贷款;广东辖内(不含深圳)发现问题贷款金额2.77亿元、920户,其中广州地区发现问题贷款1.47亿元、305户;上海已发现123笔、3.39亿元经营贷和消费贷涉嫌被挪用于房地产市场;北京发现涉嫌非法流入房地产市场的个人经营性贷款金额约为3.4亿元。

  4月12日,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人民银行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在深圳、广州、上海、北京等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已经要求银行就经营贷问题进行自查,个别城市还在一定范围组织了监管检查,初步已经摸清了典型案例的典型做法和关键的违法环节。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