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9万亿基金重磅调仓:抛售全球2000多只股票 波及A股哪些公司?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9万亿基金重磅调仓!抛售全球2000多只股票 波及A股哪些公司?

  麻晓超 陈锋

  挪威财政部近日的一份提议,让其面向海外的主权财富投资基金受到关注。

  该基金当前持仓规模近9万亿元人民币,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投资,标的主要类型为上市股票,涉及约9000家公司,其中,中国大陆企业就有700多家。

  石油作为国家支柱产业之一的挪威,2020年经济受到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2021年,欧美地区疫苗接种前景不明朗,经济复苏步伐存在不及预期的可能,挪威政府计划持续财政刺激。海外主权财富投资基金每年也承担一部分政府开支。

  在这样的背景下,挪威财政部提出,让海外主权财富投资基金抛售约2000多家小市值公司股票的持仓。若最终实施,会对中国市场产生多大影响?

  在全球剔除2000多只股票

  挪威政府养老基金(GPF)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投资国内资产,对应的基金为GPFN;另一部分投资国际资产,对应的基金为GPFG。其中,后者管理的资产规模相对更大。

  在基金的管理上,涉及到四个权力主体。根据挪威政府养老基金法案,财政部担负着基金的管理职责,但具体主要负责明确投资战略和框架,且一些关键事项需要得到挪威议会的通过。基金的实际运营,根据GPFN和GPFG的区分,由另外两个部门分别负责,它们独立于财政部做具体的投资决策,并行使所有权。

  其中,投资海外市场的GPFG由挪威央行运营。《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官方数据显示,当前GPFG规模约112297亿克朗,折合人民币约8.7万亿元。

  但最新的消息显示,GPFG计划调整投资范围。当地时间4月9日,挪威政府官网一篇公告显示,在2021年政府养老基金白皮书(下称“白皮书”)中,政府提议对GPFG的投资进行调整,将“市值最小”的公司从投资范围内剔除,预计将因此减少2200多家公司,缩减幅度在25%至30%之间。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白皮书显示,上述调整计划由挪威财政部提议,根据后者估计,剔除占比约25%的小公司,对应的基金持仓市值不到2%。

  GPFG是挪威政府开支的来源之一。挪威政府在石油产业的收入全部被转入了GPFG,因此后者同时承担着国家石油产业的开支,以及非石油产业方面的开支,其中,非石油产业的开支需要得到挪威议会的同意。

  2020年,新冠疫情对挪威和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数据显示,挪威2020年GDP萎缩2.5%。挪威政府为了提振经济,实施了大规模财政刺激方案。

  白皮书称,挪威政府2020年临时增加了GPFG承担的石油产业方面的开支。此外,约2980亿克朗资金从基金中转出,以覆盖非石油产业方面的政府开支,相比之下,2019年这一开支规模仅为180亿克朗。

  挪威财政部对于2021年经济复苏节奏有所担忧,主要是担心疫苗接种速度不及预期。今年3月16日,其预计2021年GDP增速为0.5%至4.5%之间,中位数为3.7%。这比2020年10月份财政部预计的4.4%要低。

  可以想象,挪威政府可能需要比预计更多的财政开支来刺激经济回暖。

  “2021年,为了降低新冠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从GPFG转出大规模的资金也在计划之中。”白皮书称。

  对中国大陆公司持仓约3000亿元

  GPFG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资了约9000家公司,标的类型主要为股票,此外还有债券、地产等资产。

  在股票投资上,GPFG的投资主要追踪英国富时罗素的FTSE Global All Cap指数,但具体投资范围相对该指数略有调整,覆盖率约为98%。

  白皮书显示,2020年,该基金投资中国大陆公司的权重为3.8%——标的几乎全部是股票,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六。前五位分别为美、日、英、德、法。

  若仅从股票类资产的投资权重上来看,GPFG对中国大陆的投资权重为5.3%,在新兴经济体中最大,排名第二的是中国台湾,为2.1%,第三是印度1.3%,中国香港1.1%。

  但最终投资中国大陆公司股票的收益回报率超高,以该基金一揽子货币计价高达33%,以人民币计价高达29.7%。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数据显示,这一百分比远超美、日、英、德、法,仅落后于韩国和中国台湾。2020年,以克朗计价,该基金整体回报率为10.9%,股票投资整体回报率12.1%。

  但对于2021年,挪威财政部提议,让GPFG剔除约2200家小市值公司的股票,将整体投资数量从约8800家公司减少至约6000家公司。

  白皮书显示,根据挪威央行以及GPFG的服务供应商MSCI(明晟)公司的研究,小市值公司的股票,其流动性小,在GPFG的大交易量下,交易成本很难控制在一个低的水平,若减少GPFG覆盖的公司的数量,并结合其他一些指数优化的方法,可以减小基金的交易成本。

  这一剔除小市值公司的提议,一旦执行,是否会波及中国市场?对此,负责运营GPFG的挪威央行投资管理公司未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

  记者看到的GPFG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该基金持有中国大陆公司的股票总价值约4000多亿克朗(折合人民币约3000亿元),总计约742项标的,涉及736家公司股票,6家公司债券。

  十大重仓股依次为阿里、腾讯、美团、、京东、、小米、、百度。

  持仓市值最低的十只股票分别为、、、、、、、、、。根据《华夏时报》记者梳理,这些公司也是GPFG中国大陆持仓公司中市值较低的。

  此外,上述几家公司多处在传统行业。记者注意到,挪威财政部在白皮书中提及,2021年,ESG投资理念依然是基金选择投资标的时的重要考量,小市值公司在信息披露和透明度方面存在不足的现象。

  ESG投资是“责任投资”理念的发展产物,其中,E是指企业对环境的影响,S是指企业对社会责任的履行情况,G是公司治理结构。

  平安证券2020年一份研报称,目前A股ESG信息披露率不足三成,当前中国A股ESG投资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ESG信息披露和评价体系均有待完善,给投资者开展责任投资增加了难度。

  同亨投资创始合伙人杨廷武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ESG投资目前在中国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传统的价值投资体系是直接对标的做判断的,而ESG分析是斧正或者说反证的,比如一家公司的ESG评分高,从资金的投资和回报这个维度看去,它可能未必是家“好公司”;但如果评分低,它大概率不是家“好公司”。

  基金圈“白马失蹄”,千亿顶流私募“坐直升机”“防爆”,邓晓峰冯柳孙庆瑞都有布局

  来源:资本深潜号

  近期,公募和私募基金的部分产品正遭遇白马股频频“爆雷”的困扰,但顶级私募自应对之道。

  比如,千亿多头私募高毅资产日前的净值就显示了它们对于此轮抱团资产的回撤有所预估,投资布局重点已经提前“转移”。

  翻看上市公司的2020年报可以发现,高毅旗下的邓晓峰、冯柳、孙庆瑞的投资足迹都涉及了一个其他机构不太关注的领域——军工。

  01

  邓晓峰布局飞机制造

  随着2020年年报披露接近尾声,高毅旗下私募基金在前十大股东的身影出现。

  2020年四季度,邓晓峰管理的“高毅晓峰2号致信”首次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期末持仓市值高达4.38亿元。

  一同重仓的知名基金经理还有:兴全趋势的基金经理董承非。

  研报曾指出,作为保障中直股份业绩持续增长的基石,新型通用直升机需求量大。参考海外经验,该级别机型具备空重总重比低、体型适中、通用性强三大优势,中国新型通用直升机的批产上量和改型升级空间广阔。

  除此以外,邓晓峰还盯上另一只军工股——。实际上,他在去年三季度就已经成为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去年四季度加仓操作,期末持仓市值为2.67亿元。

  中航重机是中国航空工业企业首家上市公司,被誉为“中国航空工业第一股”,主营业务涉及军用和民用航空制造行业。

  02

  冯柳、孙庆瑞提前埋伏军工

  高毅的另外两位基金经理也“不约而同”买入军工股。

  据WIND,截至去年12月28日,冯柳旗下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持有660万股,期末参考市值为1.05亿元。

  去年三季度,冯柳就已提前埋伏于这家公司。

  这家公司也涉及军工概念。2020年11月13日该公司在互动平台指出,公司防爆电器已经应用于国防军工领域,当时销售额约占总销售总额的5%,公司已经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单位保密资格等认证。

  此外,冯柳在去年前三季度居于另一家军工股十大流通股东,这也涉及国产航母、大飞机概念题材。

  高毅基金经理孙庆瑞也曾埋伏军工股。去年8月上市的,主营从事核化生防御装备核心部件的研发生产。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孙庆瑞两只基金买入前十大股东,“高毅庆瑞6号瑞行基金”更成为头号流通股东。

  03

  “背对背”持仓

  不过,尽管持仓有所交叉,但根据以往信息,高毅平台上的六位基金经理均单独管理产品,共享研究资源,但基金持仓信息彼此保密。

  所以,这次布局军工或许也有,上述基金经理“英雄所见略同”的可能。

  高毅资产目前是中国主观多头私募管理规模最高的机构,超过千亿元人民币量级。而旗下六位基金经理风格各个不同。根据一些业内人士的总结。

  邱国鹭看重持仓公司的安全边际,偏好低估值的股票。

  邓晓峰注重公司的基本面,投资基于商业模式和盈利的判断。投资回报主要来源是上市公司的价值创造,判断一个好的价格,并在风险收益比恰当的时候重仓买入。

  卓利伟坚定选择基本面投资,六成精力关注创新类公司。

  冯柳的交易能力突出,持仓相对灵活,熊市中持股集中度较高,牛市持股较为分散。

  孙庆瑞有宏观交易背景,侧重自上而下选股。

  吴任昊关注长久期的科技基础设施公司,偏好估值变化不大、自由现金流突出、盈利不断增加且偏价值的公司。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