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3岁女童颅骨骨折离世,继母以虐待、故意伤害罪获刑10年半.srt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苏伊士运河堵塞致天价损失,谁来买单?

甘甜/中国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3月30日消息,西奈半岛西侧,“世纪大堵船”走向尾声,但随之而来的索赔“拉锯战”,才刚拉开序幕。

当地时间3月29日,造成苏伊士运河堵塞的货轮“长赐号”驶离搁浅位置,运河恢复通航。但堵塞对全球造成的影响,并未就此消失。从全球航运业、供应链、油价到卫生纸价格,都受到波及,引发业界担忧。

有机构估计称,这次运河堵塞,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每周约60亿至100亿美元的损失。这些天价账单,该由谁来“买单”?

当地时间3月29日,搁浅在苏伊士运河中的重型货船脱困。卫星图片展示完全浮起的重型货船

噩梦何时完?

对于全球航运业来说,近年来“最可怕的噩梦”终于结束!

伴随着船员欢呼、货船鸣笛,巨型货轮“长赐号”在搁浅一周后,终于开始在河道中漂浮移动。29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布声明称,“长赐号”已经完全移动至正常航道并驶离搁浅位置。目前,该货轮已被引导到大苦湖,进行技术检查。

拥堵的船只也随之开始移动。埃及航运代理商“莱斯机构”最新消息称,已有43艘货船顺利通过位于苏伊士运河北部和南部水域之间的大苦湖。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截至29日,排队等待通过运河的船只,共计476艘。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29日晚还透露,到当地时间30日上午,多达113艘船只将由南北方向通过苏伊士运河。埃及当局还希望,在4天内解决货轮搁浅造成的交通堵塞。

不过,数据公司Refinitiv估计,完成因运河堵塞积压的订单,可能需要10天或更长时间。国际航运公司欧航公司 (Euronav)首席执行官雨果(Hugo de Stoop)也警告说,“ 重新让船浮起来是一回事,彻底通航是另一回事,可能需要两到三周的时间。”

当地时间3月29日,埃及当局称,在搁浅货轮成功上浮后,运河将全天24小时正常运行。

天价索赔单

世界保险业巨头德国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估计,这次运河堵塞,可能 对全球贸易造成每周约60亿至100亿美元的损失。

作为重要的水路“大动脉”,每天经过苏伊士运河的商船,承载着约100万桶原油和8%液态天然气,以及占全球贸易至少12%的商品。其中主要包括服装、家具、工业生产零部件和汽车部件。

尽管事发后,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吃水较浅、较小的船舶。

国际航运业刊物《劳合船舶日报》的数据显示,每天滞留货物的贸易金额估计达96亿美元,相当于每小时4亿美元/330万吨货物,每分钟670万美元。《华尔街日报》则估计,滞留货物金额达120亿美元。

航运成本上涨、供应链受冲击、油价剧烈震荡……全球多行业和个体所遭受的直接和间接损失,该找谁 “算账”?

图为救援现场的一台推土机。

各方“拉锯战”

几天前,“长赐号”的 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就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向各方致以歉意。

这是否意味着,赔偿将由日方承担?实际上,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 这艘挂了巴拿马国旗的货轮,事实上由中国台湾地区的公司负责营运,船员为印度籍,而事发时,船上的领航员则来自埃及。

埃及方面已表态说,可能将向日本船东索赔。“这起事件的责任在船长,我们的运河是安全的。”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说,在事故调查结果出炉之前,运河当局暂不会提出相关索赔事宜,但会保留索赔权,对责任方追究赔款。据报道, 苏伊士运河每天的经济损失达1200万美元至1400万美元

一位为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工作的高级运河领航员也认为, “长赐号”本身就存在问题——船体过大,载货过多,再加上强风天气,事发时的情况并不适合通过运河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型海运船舶之一,“长赐号”长400米,宽59米,通过苏伊士运河时,装载着超过1.8万个集装箱。它曾遭遇强风、沙尘暴,船身随后偏离航道,触底搁浅。

不过,拉比耶此前曾表示, 大风并非主要因素,事故发生的原因可能存在“技术或人为失误”。为此,调查人员也可能会对“长赐号”上两名埃及运河领航员的表现,以及他们与船长的关系等,展开调查,《华盛顿邮报》称。

因为 当船只进入运河后,货轮往往需要聘请领航员上船,帮其开船通过运河。此外,根据国际海事法,船长也必须时刻呆在驾驶室,随时向领航员通报问题,并根据领航员的建议下达命令。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前局长马米希也认为,即使强风吹偏船只,领航员也有责任。但他强调, 船长应负起最终责任

而其它受影响的船只和商家呢?有分析称,无法按时开工的制造商、没能如期供货的零售商,都可能加入“索赔大军”,并最终选择起诉日本正荣汽船。

目前,英国船东互保协会发言人表示,将为正荣汽船提供高达31亿美元的责任险,以支付受影响船只的索赔要求;“长赐号”本身及其上货物,另有保险。但这笔责任险在巨额损失面前,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各船只货主将向各自的保险公司寻求赔偿,保险公司则将向“长赐号”船东提出索赔,而船东又将向自己的保险公司寻求保护……

一场错综复杂的索赔“拉锯战”,才刚刚开始。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

:3岁女童颅骨骨折离世,继母以虐待、故意伤害罪获刑10年半

红星新闻3月20日消息,2020年4月29日凌晨,四川彭州的3岁女童杜某浩永远离开了人世。在四川彭州市人民医院出具的急诊病历报告中,她颅骨多发骨折、双侧脑实质大片梗死改变、双肺渗出改变……对于杜某浩的死,孩子生母一方质疑其生前曾遭身为幼儿园教师的继母廖某虐待,事发当天,廖某所供职的幼儿园也发出通知将廖某开除。随即,当地彭州市公安局开展相关调查工作。

此事发生后,一度引发广泛关注。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最初继母廖某被逮捕时,并不承认其有伤害3岁继女的事实,在从外围获取大量线索和证据后,廖母才承认事发前她因杜某浩吃东西时不听话,生气后拉着杜某浩撞上墙所致。

据悉,该案由当地公安机关移送至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去年12月4日,检察机关以虐待罪对廖某提起公诉,在彭州市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第一次开庭。

“如果以虐待罪起诉,有可能只判四年,我的孩子可是一条命啊!”一审第一次开庭中,受害人方对指控罪名有异议,因此此次开庭并未宣判。

3月19日下午,该案一审二次开庭。检察机关以虐待罪、故意伤害罪对廖某提起公诉。最终,数罪并罚,法院判处廖某有期徒刑10年半。

杜某浩生前与母亲刘某合照

3岁女童无故离世

死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3岁女童杜某浩的生母刘某与生父杜某于2018年5月离异,两人育有两女,小女儿杜某浩判给父亲杜某抚养,大女儿判给母亲刘某抚养。

据刘某称,她和前夫还没离婚时,丈夫就与大女儿的幼儿园老师廖某“有染”,他们离婚后不久,生父杜某便与廖某组建了新的家庭,并带来一个10岁左右的儿子徐某(音),之后,判给生父杜某抚养的小女儿也在廖某班上就读。

“原以为身为幼儿园老师,会对娃娃好。”但在2020年4月29日凌晨5点多,生母刘某突然接到生父杜某来电,“说小娃没了”。当刘某从外地赶到医院时,小女儿杜某浩已经死亡,随后遗体被送往殡仪馆。

杜某浩去世当日的CT报告单

由于对女儿突然死亡存疑,4月30日,第三方机构在殡仪馆对杜某浩的尸体做了近5个小时的解剖检查。生母刘某此前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解剖前,她看到孩子的手臂、背部、膝盖、髋骨处都有瘀伤,怀疑女儿系非正常死亡。据当时一同进入解剖室的亲友介绍,“娃娃头肿得很大。”最终,杜某浩的尸检报告中显示“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对于杜某浩的死亡原因及损伤机制,彭州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中也显示:其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杜某浩全身多发性机械损伤一次暴力作用难以形成,前额部、鼻部损伤形成时间约3天左右,枕颞顶部颅脑损伤以及腹部损伤形成时间约1天左右,正面碰击相应面积质硬钝性致伤物可以形成前额部、鼻部皮肤软组织伤以及鼻骨粉碎性骨折,顶枕部遭受强大钝性暴力颅骨严重整体形变崩裂条件下,可以导致枕颞顶部皮肤软组织伤、颅骨骨折、以及颅内损伤,带有钝性尖端质硬致伤物作用于左侧腹部可以出现肝脏挫伤、胃壁肠系膜裂创,肢体多处突出部位皮肤软组织伤可以在碰撞、甚至摔跌过程中形成。

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

事发后继母曾搜索“过失杀人罪怎么判”

涉虐待罪被执行逮捕

事发后,当地彭州市公安局立即开展了相关调查工作,将继母廖某以及生父通知到案调查,但一直未有重大进展。最终,公安机关从廖某的手机浏览记录中找到突破口。

据办案人员介绍,事发后,廖某曾在浏览器中搜索“过失杀人罪怎么判刑”等字眼,办案人员从该突破口入手,加之从外围获取大量线索及证据,在多方证据面前,廖某才最终承认,事发前她因杜某浩吃东西时不听话,生气后拉着她往边上一甩,就撞到了墙上。

据悉,继母廖某已于2020年5月27日被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虐待罪执行逮捕,公安机关调查完毕后,移送至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以虐待罪对廖某提起公诉,去年12月4日,该案在彭州市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第一次开庭。

此前当地公安局发布的通报

在一审第一次开庭上,对于杜某浩的死,继母廖某表示是由于管教失手所致。杜某浩于2020年4月29日死亡,她称,在死亡前一日(4月28日)晚7点左右,她因杜某浩又把大便拉在身上,所以把其推倒,推倒后,孩子站起来就有些意识模糊,“站不稳。”而为何没立即带孩子去医院?廖某则表示由于未发现孩子当时有外伤便未作处理,随即孩子便上床睡觉,直至事发。

但杜某浩亲属表示,廖某的证词有很多可以推翻以及前后不一致的地方。首先在警方出具的调查证据中,在廖某家中曾发现有杜某浩的血渍,并非如廖某所说的当时没有外伤。同时,廖某说在此之前“只揪了娃娃一次,衣架打了两次”,但据廖某儿子徐某(音)的证言证词显示,廖某“揪了娃娃很多次”,并且在幼儿园老师的证言中也提到,孩子做梦都在叫:“妈妈,别打我!

且生母刘某也证实,小女儿很害怕廖某,“有时孩子有事很想跟我说,但她害怕不敢跟我说。”

继母廖某

而生父杜某则在证言证词中提到,以前廖某也会当着他的面打孩子,“但都是在能接受的范围。”由于害怕影响他与廖某的关系,所以他也容忍了廖某体罚娃娃。

生母刘某认为,孩子的过世与生父杜某纵容廖某施暴有关,“他明知道廖某要打娃娃,他都没给我说,我要接娃娃也不让接。”

而对于一审第一次开庭中检察机关以虐待罪对廖某提起公诉,生母刘某表示无法接受,“若以虐待罪定性,那廖某的刑期在27年不等,有可能只有4年,我的孩子可是一条命啊!”她曾向记者表示,希望能重判继母廖某,“这样才能还娃娃一个公道,这也是我这么久以来一直想的事情。”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条关于虐待罪的解释: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关于故意伤害罪的解释: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杜某浩

生父露面:

是组合家庭,双方要有一定信任

一直未露面的生父杜某也在第一次开庭中来到现场,对于小女儿的离世,他表示自己也有责任。他说,由于自己的工作是帮人拉货,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两天才回家一次,“回家的时候孩子都睡了。”看到孩子每天都蹦蹦跳跳的,所以他根本没发现异常,而且平时孩子洗澡也是廖某在负责,所以他也没有得知孩子身上有伤痕。同时杜某说,由于他和廖某是组合家庭,因此(对于教育孩子方面)双方还是要有一定的信任。

杜某表示,事发后他和廖某都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后来他被释放,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再见过廖某,廖某也没有向他说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对于廖某是否有暴力倾向,杜某表示,他曾见过廖某打自己亲生儿子,“在没出事的时候可以说是严厉管教娃娃,但现在出事了,看你怎么去理解……你说是她想把孩子整死,我想她不是有意的,在家里给小娃娃(杜某浩)买三套衣服,给大的都买不到一套,(只是)她习惯就在那儿去了……不晓得她这次咋个的,有可能是在打娃娃的时候,撞到的。”杜某说, 此前在庭前会议中,通过远程视频,廖某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娃娃。”而对于之后若廖某刑满释放,他们夫妻关系是否还会继续,第一次开庭现场杜某没有正面回答。

生父杜某

再次开庭:

新增指控罪名,继母被判10年半

据了解,去年该案一审第一次开庭后生母刘某聘请了律师,又重新梳理提交了证据。

3月19日下午14时,该案在彭州市人民法院再次开庭,为了让案件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彭州市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程旁听了此次审理,并且全程录音录像。

据生母聘请的代理律师尹显进介绍,第一次开庭后,他再次对杜某浩的尸检报告进行了认真梳理,发现致受害人死亡的因素是身上有多处伤,“因为正常情况下,推搡一次要么撞着前脑勺,要么撞着后脑勺,但受害人身上多处受伤,就可以认定(廖某)有多次击打、伤害的行为。”对于该问题,他也形成书面材料提交给了办案人员,同时找到检察官以及法官进行充分沟通,“他们也采纳了这个意见。”因此第二次开庭时廖某除了被指控涉嫌虐待罪外,又新增认定了故意伤害罪。

二次开庭结束后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法院最终当庭宣判。“廖某犯故意伤害罪判的是10年,虐待罪(有自首情节)判的是1年,数罪并罚,判了廖某10年半。”廖某当庭表示对此判决没有异议,不上诉(根据刑事诉讼法:不服判决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十日)。尹律师表示,综合全案来看,此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罪名恰当。他表示,虽然审判后生母刘母对此仍表示不能理解,但经过沟通后,她也表示理解。

尹律师表示,刑事判决后,生母刘某还可以向继母廖某提起民事赔偿。但对于民事赔偿部分,生母刘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暂未考虑。

生母回应:

接受判决结果,不上诉

去年4月29日凌晨,三岁女童杜某浩永远离开了人世,而二审开庭这天,离她去世一周年仅不到一个半月。

“女儿走时才3岁多,离4岁还差一个礼拜,想到孩子这几年一直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心里感觉欠孩子太多了,如果当时在发现孩子身上有伤时,就一直追问下去,早一点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这当然也有我的错。”刘某说,回顾这一年,她表示“人太累了”,每一次通知开庭,接触女儿的案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相当于把你快好的伤疤再次挑开。”她表示,自己一辈子都放不下这件事情,也将一辈子活在对女儿的愧疚之中。

生母刘某

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一年来,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她和喜爱杜某浩的亲戚朋友为此多处奔走,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她也表示理解与接受,称将不会上诉。

“现在把这件事了了,以后也能静下来心来上班挣钱,毕竟家里还有娃娃和父母。”

而从这件事,她也希望做父母的都能引以为戒,多关心孩子,“遇到事情想离婚时,要多考虑一下娃娃,能不离就不离,因为离婚受伤害最大的始终是娃娃。”

(原题为《继母虐待3岁女童致死一审获刑10年半 生母:接受判决 不上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3岁女童颅骨骨折离世,继母以虐待、故意伤害罪获刑10年半

:3岁女童颅骨骨折离世,继母以虐待、故意伤害罪获刑10年半

红星新闻3月20日消息,2020年4月29日凌晨,四川彭州的3岁女童杜某浩永远离开了人世。在四川彭州市人民医院出具的急诊病历报告中,她颅骨多发骨折、双侧脑实质大片梗死改变、双肺渗出改变……对于杜某浩的死,孩子生母一方质疑其生前曾遭身为幼儿园教师的继母廖某虐待,事发当天,廖某所供职的幼儿园也发出通知将廖某开除。随即,当地彭州市公安局开展相关调查工作。

此事发生后,一度引发广泛关注。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最初继母廖某被逮捕时,并不承认其有伤害3岁继女的事实,在从外围获取大量线索和证据后,廖母才承认事发前她因杜某浩吃东西时不听话,生气后拉着杜某浩撞上墙所致。

据悉,该案由当地公安机关移送至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去年12月4日,检察机关以虐待罪对廖某提起公诉,在彭州市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第一次开庭。

“如果以虐待罪起诉,有可能只判四年,我的孩子可是一条命啊!”一审第一次开庭中,受害人方对指控罪名有异议,因此此次开庭并未宣判。

3月19日下午,该案一审二次开庭。检察机关以虐待罪、故意伤害罪对廖某提起公诉。最终,数罪并罚,法院判处廖某有期徒刑10年半。

杜某浩生前与母亲刘某合照

3岁女童无故离世

死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3岁女童杜某浩的生母刘某与生父杜某于2018年5月离异,两人育有两女,小女儿杜某浩判给父亲杜某抚养,大女儿判给母亲刘某抚养。

据刘某称,她和前夫还没离婚时,丈夫就与大女儿的幼儿园老师廖某“有染”,他们离婚后不久,生父杜某便与廖某组建了新的家庭,并带来一个10岁左右的儿子徐某(音),之后,判给生父杜某抚养的小女儿也在廖某班上就读。

“原以为身为幼儿园老师,会对娃娃好。”但在2020年4月29日凌晨5点多,生母刘某突然接到生父杜某来电,“说小娃没了”。当刘某从外地赶到医院时,小女儿杜某浩已经死亡,随后遗体被送往殡仪馆。

杜某浩去世当日的CT报告单

由于对女儿突然死亡存疑,4月30日,第三方机构在殡仪馆对杜某浩的尸体做了近5个小时的解剖检查。生母刘某此前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解剖前,她看到孩子的手臂、背部、膝盖、髋骨处都有瘀伤,怀疑女儿系非正常死亡。据当时一同进入解剖室的亲友介绍,“娃娃头肿得很大。”最终,杜某浩的尸检报告中显示“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对于杜某浩的死亡原因及损伤机制,彭州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中也显示:其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杜某浩全身多发性机械损伤一次暴力作用难以形成,前额部、鼻部损伤形成时间约3天左右,枕颞顶部颅脑损伤以及腹部损伤形成时间约1天左右,正面碰击相应面积质硬钝性致伤物可以形成前额部、鼻部皮肤软组织伤以及鼻骨粉碎性骨折,顶枕部遭受强大钝性暴力颅骨严重整体形变崩裂条件下,可以导致枕颞顶部皮肤软组织伤、颅骨骨折、以及颅内损伤,带有钝性尖端质硬致伤物作用于左侧腹部可以出现肝脏挫伤、胃壁肠系膜裂创,肢体多处突出部位皮肤软组织伤可以在碰撞、甚至摔跌过程中形成。

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

事发后继母曾搜索“过失杀人罪怎么判”

涉虐待罪被执行逮捕

事发后,当地彭州市公安局立即开展了相关调查工作,将继母廖某以及生父通知到案调查,但一直未有重大进展。最终,公安机关从廖某的手机浏览记录中找到突破口。

据办案人员介绍,事发后,廖某曾在浏览器中搜索“过失杀人罪怎么判刑”等字眼,办案人员从该突破口入手,加之从外围获取大量线索及证据,在多方证据面前,廖某才最终承认,事发前她因杜某浩吃东西时不听话,生气后拉着她往边上一甩,就撞到了墙上。

据悉,继母廖某已于2020年5月27日被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虐待罪执行逮捕,公安机关调查完毕后,移送至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以虐待罪对廖某提起公诉,去年12月4日,该案在彭州市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第一次开庭。

此前当地公安局发布的通报

在一审第一次开庭上,对于杜某浩的死,继母廖某表示是由于管教失手所致。杜某浩于2020年4月29日死亡,她称,在死亡前一日(4月28日)晚7点左右,她因杜某浩又把大便拉在身上,所以把其推倒,推倒后,孩子站起来就有些意识模糊,“站不稳。”而为何没立即带孩子去医院?廖某则表示由于未发现孩子当时有外伤便未作处理,随即孩子便上床睡觉,直至事发。

但杜某浩亲属表示,廖某的证词有很多可以推翻以及前后不一致的地方。首先在警方出具的调查证据中,在廖某家中曾发现有杜某浩的血渍,并非如廖某所说的当时没有外伤。同时,廖某说在此之前“只揪了娃娃一次,衣架打了两次”,但据廖某儿子徐某(音)的证言证词显示,廖某“揪了娃娃很多次”,并且在幼儿园老师的证言中也提到,孩子做梦都在叫:“妈妈,别打我!

且生母刘某也证实,小女儿很害怕廖某,“有时孩子有事很想跟我说,但她害怕不敢跟我说。”

继母廖某

而生父杜某则在证言证词中提到,以前廖某也会当着他的面打孩子,“但都是在能接受的范围。”由于害怕影响他与廖某的关系,所以他也容忍了廖某体罚娃娃。

生母刘某认为,孩子的过世与生父杜某纵容廖某施暴有关,“他明知道廖某要打娃娃,他都没给我说,我要接娃娃也不让接。”

而对于一审第一次开庭中检察机关以虐待罪对廖某提起公诉,生母刘某表示无法接受,“若以虐待罪定性,那廖某的刑期在27年不等,有可能只有4年,我的孩子可是一条命啊!”她曾向记者表示,希望能重判继母廖某,“这样才能还娃娃一个公道,这也是我这么久以来一直想的事情。”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条关于虐待罪的解释: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关于故意伤害罪的解释: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杜某浩

生父露面:

是组合家庭,双方要有一定信任

一直未露面的生父杜某也在第一次开庭中来到现场,对于小女儿的离世,他表示自己也有责任。他说,由于自己的工作是帮人拉货,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两天才回家一次,“回家的时候孩子都睡了。”看到孩子每天都蹦蹦跳跳的,所以他根本没发现异常,而且平时孩子洗澡也是廖某在负责,所以他也没有得知孩子身上有伤痕。同时杜某说,由于他和廖某是组合家庭,因此(对于教育孩子方面)双方还是要有一定的信任。

杜某表示,事发后他和廖某都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后来他被释放,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再见过廖某,廖某也没有向他说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对于廖某是否有暴力倾向,杜某表示,他曾见过廖某打自己亲生儿子,“在没出事的时候可以说是严厉管教娃娃,但现在出事了,看你怎么去理解……你说是她想把孩子整死,我想她不是有意的,在家里给小娃娃(杜某浩)买三套衣服,给大的都买不到一套,(只是)她习惯就在那儿去了……不晓得她这次咋个的,有可能是在打娃娃的时候,撞到的。”杜某说, 此前在庭前会议中,通过远程视频,廖某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娃娃。”而对于之后若廖某刑满释放,他们夫妻关系是否还会继续,第一次开庭现场杜某没有正面回答。

生父杜某

再次开庭:

新增指控罪名,继母被判10年半

据了解,去年该案一审第一次开庭后生母刘某聘请了律师,又重新梳理提交了证据。

3月19日下午14时,该案在彭州市人民法院再次开庭,为了让案件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彭州市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程旁听了此次审理,并且全程录音录像。

据生母聘请的代理律师尹显进介绍,第一次开庭后,他再次对杜某浩的尸检报告进行了认真梳理,发现致受害人死亡的因素是身上有多处伤,“因为正常情况下,推搡一次要么撞着前脑勺,要么撞着后脑勺,但受害人身上多处受伤,就可以认定(廖某)有多次击打、伤害的行为。”对于该问题,他也形成书面材料提交给了办案人员,同时找到检察官以及法官进行充分沟通,“他们也采纳了这个意见。”因此第二次开庭时廖某除了被指控涉嫌虐待罪外,又新增认定了故意伤害罪。

二次开庭结束后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法院最终当庭宣判。“廖某犯故意伤害罪判的是10年,虐待罪(有自首情节)判的是1年,数罪并罚,判了廖某10年半。”廖某当庭表示对此判决没有异议,不上诉(根据刑事诉讼法:不服判决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十日)。尹律师表示,综合全案来看,此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罪名恰当。他表示,虽然审判后生母刘母对此仍表示不能理解,但经过沟通后,她也表示理解。

尹律师表示,刑事判决后,生母刘某还可以向继母廖某提起民事赔偿。但对于民事赔偿部分,生母刘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暂未考虑。

生母回应:

接受判决结果,不上诉

去年4月29日凌晨,三岁女童杜某浩永远离开了人世,而二审开庭这天,离她去世一周年仅不到一个半月。

“女儿走时才3岁多,离4岁还差一个礼拜,想到孩子这几年一直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心里感觉欠孩子太多了,如果当时在发现孩子身上有伤时,就一直追问下去,早一点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这当然也有我的错。”刘某说,回顾这一年,她表示“人太累了”,每一次通知开庭,接触女儿的案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相当于把你快好的伤疤再次挑开。”她表示,自己一辈子都放不下这件事情,也将一辈子活在对女儿的愧疚之中。

生母刘某

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一年来,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她和喜爱杜某浩的亲戚朋友为此多处奔走,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她也表示理解与接受,称将不会上诉。

“现在把这件事了了,以后也能静下来心来上班挣钱,毕竟家里还有娃娃和父母。”

而从这件事,她也希望做父母的都能引以为戒,多关心孩子,“遇到事情想离婚时,要多考虑一下娃娃,能不离就不离,因为离婚受伤害最大的始终是娃娃。”

(原题为《继母虐待3岁女童致死一审获刑10年半 生母:接受判决 不上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