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新华社:传统墓价超房价,节地生态葬如何“叫好又叫座”?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哈尔滨严打违法生产销售冥币:花店查获冥纸冥币超3吨

临近清明节,黑龙江哈尔滨市今年将继续全链条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行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哈尔滨市城管局官微3月11日消息:3月9日,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召开专题视频会议,对2021年清明节期间依法治理工作进行全面部署安排。会议要求,全市各有关部门要把切断源头作为依法治理工作的重中之重,严打生产源头、严查运输渠道、严罚销售环节、严控末端焚烧,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市委常委、副市长蒋传海出席会议并讲话。

3月17日,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到南岗区检查冥纸冥币治理工作。 微信公众号@哈尔滨市城管局 图

此后几天,哈尔滨市城管局官方微信公众号陆续公布了近期“全链条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行为”的成果。

《哈尔滨日报》3月15日消息:记者从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了解到,日前市市场监管局产品质量监督处联合双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对位于双城区环城东路26号民房、东顺花店、顺吉缘鲜花店开展联合检查,在3处库房中发现存有大量待售的冥纸冥币。现场查扣冥纸730余包、冥币60余箱(件)及其他冥具用品430件,共计3000余公斤。据调查,该批冥纸冥币由吉林省榆树市三岔河购入,案件正在进一步查处中。

3月17日,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到南岗区检查冥纸冥币治理工作。在哈双路附近一家寿衣纸花店,执法人员发现店内存放有祭祀用的纸元宝。执法人员对相关物品进行扣留,并将该店查封。

在不远处的另一家寿衣纸花店,执法人员发现店里有一扇小门,门后是一条过道,直通店面后的居民小区。执法人员在过道一侧和小区一处临时搭建的储藏室里发现大量冥纸冥币。市场、执法、民政、派出所等部门联合执法,现场收缴冥纸冥币等祭祀用品近200公斤,并责令商家立即关停。

《哈尔滨日报》的消息介绍:按照全市清明期间依法治理工作部署,为进一步加强冥纸冥币生产流通环节监管工作,严厉打击违法生产、销售冥纸冥币行为,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全面启动“清明节”期间冥纸冥币专项整治行动。对西华苑和东华苑周边殡葬用品商店、二火葬和天河园沿线等经营场所以及各主城区集中销售区域进行明察暗访,哈市还充分发挥网格化监管优势,盯紧重点经营区域和销售点位,增强部门执法联动,加大违法经营商户管理,推进监管工作常态化。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哈尔滨2017年、2018年也曾全面查处、取缔冥纸冥币产销行为。

哈尔滨市政府办公厅曾于2018年3月下发的《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工作方案》提到,制定该方案是“为巩固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成果,提高城市环境质量和市民文明素质,清除旧规陋俗,倡导社会新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马上评|一支笔含十种毒,儿童文具不能走“五毛零食”的老路

卡通形象的卷笔刀、带吊坠的笔、白得发亮的纸张……“高颜值”文具正成为当下儿童文具市场最受欢迎的产品。3月29日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到来之际,记者调查发现,部分“高颜值”文具暗藏高风险,极易对儿童身体健康造成损害。

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曾对市场上深受中小学生喜欢的4个品牌香味荧光笔拆解部件逐个检测分析,发现挥发性气味来自荧光笔内的墨水,一共检测出15种挥发成分,其中10种为有毒物质,还包括高毒物质丙烯腈。研究显示,长时间吸入丙烯腈能引起恶心、呕吐、头痛、疲倦等症状。

每个小孩都离不开的卷笔刀、笔、作业本等文具用品,居然暗藏有毒物质?这个现象显然难以让家长心安。但其实,“毒文具”并非新鲜事。如2014年的央视3.15晚会就曾曝光过学生使用的涂改液含有害物质,影响身体健康。

时隔六七年后,如今学生们使用的文具品类更多、颜值更高,但文具的安全性却并未同步提升,只能说在对儿童文具的安全监管上,我们依然需要倾注更多的精力。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商家正是牺牲文具的安全来换“颜值”。如部分文具使用邻苯二甲酸酯等增塑剂,据说就是使文具“颜值”更高,色泽更漂亮;而相关规定明确,笔帽上需要留有防止儿童吞咽笔帽导致窒息的“救命孔”。但是,现在很多笔套为了追求外表花哨,增加了卡通人物等其他装饰,往往把通气孔掩盖或者堵住,这样一来就直接放大了安全隐患。

这般现实,首先直接提醒广大家长在为孩子选择文具时,应该多个心眼。比如,越是花里胡哨的“高颜值”文具,可能越得注意其背后的安全风险。

但儿童文具的安全问题,显然不能仅靠家长来防范。在讲究消费升级的今天,儿童文具连安全都无法保证,这实在说不过去。相关标准滞后、常态化市场监管不足,应是主要原因。

比如,随着学前教育增加,很多幼儿园的孩子也开始更多地使用文具,但学龄前儿童使用的文具还缺乏专门的安全标准。而儿童文具在颜料、设计式样、气味等方面都有了诸多创新,但这些方面的风险预防仍无系统研究;另外,不少文具产品没有专门的检测方法……显然,标准建设越滞后,监管越低效,市场“浑水摸鱼”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标准体系不完善的另一面,是中国文具产业在整体上仍处于技术含量低、准入门槛低的低水平状态。数据显示,我国文具行业2019年营收达到182亿美元。但是,在8000家左右文具企业中,销售额在1000万以上的文具企业只有800家,10亿以上的文具企业更是仅4家。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文具市场的行业集中度明显不足,这天然加剧了市场的低水平竞争和监管难度,企业比拼也仍更多停留在价格、“颜值”等最浅显的层面,而忽视了在研发、创新上的投入。一定程度上说,文具产业也像是“五毛零食”,陷入了低水平循环。

其实,无论是基于消费升级的大趋势,还是中国社会对于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颜值与安全兼具的文具产品,都已经是一种刚需。更何况,文具“无毒”只是底线要求。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新华社:传统墓价超房价,节地生态葬如何“叫好又叫座”?

新华社北京4月1日消息,又到一年清明时。随着近年来国家持续推进殡葬改革、深化移风易俗,骨灰撒海、网上祭祀等新型殡葬方式为越来越多人所熟悉。但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人在抱怨天价墓地难以承受的同时,与“入土为安”传统观念接近的树葬、花葬、草坪葬等节地生态葬,墓地价格低廉却依然难获人们的认同,这究竟是何原因呢?  

传统墓价超过房价,生态墓区来者寥寥

“太贵了!太贵了!”站在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一处墓地售卖点前,54岁的沈阳市民袁女士面露难色,一旁的爱人不断地对她说:“实在不行别在沈阳买,去周边的铁岭看看吧。”

与袁女士一样,广西南宁市民梁先生近来寻访多个公墓销售点,了解的价格也让他难以接受。“现在南宁房价大约1.4万/平方米,墓地都超过4万/平方米了。”

不修墓穴,不建石碑,将逝者骨灰葬于绿树红花之下。相比传统墓穴,以树葬、草坪葬等为代表的生态葬法不仅节地环保,且售价低廉,但在许多地方生态葬墓区卖得并不太好。

清明节前,记者在辽宁、广西、上海等地一些公墓看到,许多墓园里都多了一片生态葬区。但是与传统白色公墓区域祭祀者、前来参观选购者络绎不绝相比,生态墓区显得颇为冷清。

在鞍山市弘莲墓园树葬区域,成片的油松、云杉、银杏等在微风下摇曳,树木间飘荡的轻音乐让园区毫无压抑感。“埋葬一个人,种下一棵树。”弘莲墓园负责人葛继红说,从事树葬20多年来,弘莲墓园已栽种树木7万多棵,绿化荒山300余亩,“一路艰难前行,至今墓园已埋葬骨灰6000多份。”  

而一些近几年才推广生态葬法的墓园则没有这么幸运。在甘肃兰州城郊一座公墓,尽管每份树葬的价格只有4000至8000元,比一旁的传统墓穴低了三分之二还多,但推出两年来只卖出了不到100份,还不到树葬区域的5%。公墓负责人洪先生无奈地说:“没办法,现在老百姓还不认这个。”

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副处长伍用文介绍,当前广西已有12个县市开展节地生态安葬,2020年以骨灰撒海、花坛葬等方式,安葬骨灰2457份,比2019年增长了15%。但显然这样的数字与传统葬法相比,还是相当不成比例。

传统葬法仍占主导

“当前,我国生态葬发展在区域间的差别很大。”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卢军说,东部沿海地区受土地资源紧张、传统墓穴售价太高,而政府对生态葬法补贴力度较大、百姓思想观念较先进等多重因素综合影响,生态葬推行程度尚可。但在中西部地区,推行效果仍不是很理想。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许多地方都要求每个墓园必须配备生态葬区,一些公墓从行业发展趋势考虑,也由传统墓穴向节地生态葬法转型。以辽宁鞍山市为例,目前生态葬面积占墓园总面积10%左右,“十四五”规划末期,这一比例将达30%以上;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生态葬面积已占到公墓面积的20%以上。

“与国家、企业推行生态葬的强烈意愿相比,市场需求却有些跟不上。当前,传统葬法的主导地位短期内仍难撼动,”卢军说。

“人们很重视入土为安,现在接受生态葬的人相对较少,普通家庭仍偏向传统墓葬。”广西登朝岭生态墓园卢经理认为,部分人仍存有“厚葬”观念,认为通过传统墓碑祭祀,才能寄托哀思,体现孝道。南宁市民覃先生就说,他还是倾向传统墓葬,这不仅是一种仪式,也是精神寄托。“当我想祭拜的时候,总得能找到一个祭拜的地方吧。”

此外,一些殡葬商家赚取暴利的经营模式,也在固化人们的传统殡葬观。“比如有的公墓雇请花圈店、风水先生等帮助推销,这些人为了提取高额回扣,自然会推荐高价墓地。而丧户既然多花了钱,也偏向于见到更多实物。”一位生态树葬从业者说。

葛继红介绍,直至今日,殡葬行业暗箱操作,殡仪师鱼龙混杂,有的甚至宣扬封建迷信的现象还未消除,这仍在助推百姓盲目消费,进而使得传统殡葬大操大办的风气迟迟难以消除。

行业改革与移风易俗并重

业内人士认为,殡葬破千年旧俗、树一代新风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行业改革与移风易俗并重。  

针对一些地方在豪华殡葬上的攀比倾向,葛继红认为,相关部门可出台更多刚性规范约束。比如可规定新建公墓不允许建设永久性建筑,不允许建造钢筋、混凝土的人造景观,必须配备一定比例的节地、生态葬区等。“此外,国家在审批新公墓时,指标更多向环保型、绿色型墓园倾斜,尽量减少新建白色公墓给生态环境带来的破坏。”

同时,管好殡仪师这一关键群体也很重要。辽宁省殡葬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作为直接跟丧户接触的一线从业者,殡仪师对百姓观念的影响不容小视。“目前,多数地方的殡仪师群体普遍存在人员流动性大、无正规培训、素质不高等问题,他们在服务中的种种乱象,直接影响着国家倡导的阳光、绿色殡葬。”这位负责人说,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可以从完善落实法规和制定行业标准入手,建立从业人员档案库,提高准入门槛,督促殡仪师等殡葬服务人员加强自律。

此外,加强市场端创新和优质产品供给同样重要。卢军认为,殡葬简办并不等于简陋,一方面,生态墓地可以建设成为丰富民族文化内涵的艺术载体,以庄严肃穆而不失典雅温馨的环境,让逝者家属感受到生命回归自然。另一方面,公墓要加大符合人们文化品位和精神需求产品的供给,节地生态葬法尤其要在庄严感和仪式感上有更高标准,体现对逝者的尊重。“如果该实行的政策和服务都到位,那么生态葬肯定会叫好又叫座。”

(原题为《面对天价墓地,节地生态葬如何“叫好又叫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画眉、鹩哥等被列入保护动物 之前养的还能遛吗?

新版《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发布 画眉 鹩哥不能养了 你知道吗?

今年2月初,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发布了新版《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名录中将画眉、鹩哥、红胁绣眼鸟等知名的“笼养鸟”品种,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这意味着擅自猎捕、收购、运输、出售上述野生动物的,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那么,成都花鸟市场上,是否仍有上述鸟类在售?许多鸟类爱好者产生疑问:此前已养殖的上述鸟类,算不算违法?对此,记者对话律师,揭秘“提笼架鸟”背后的法律问题。

养鸟人:

5年前养的画眉,算不算违法?

部分“笼养鸟”被列入保护动物名录后,是否还有人在养呢?记者随后来到成都市人民公园,多方打听后,记者在鹤鸣茶社门前,碰到了一位提着鸟笼的先生,其表示,自己养鸟已有4年之久,现在放生它也无法再适应野生环境,而可能是一种伤害,他更愿意继续养着。

当记者问及其所养鸟为何品种时,其表示现在是保护鸟类,具体品种不方便透露。

随后记者在鹤鸣茶社旁水池边,看到正在清洗鸟笼底板的李大爷。李大爷告诉记者,今年70多岁的他,从60岁退休后便购买了画眉鸟养着,而这一养便再没放下。5年前,他在文家场以800元/只的价格购买了3只画眉鸟,现在已经养了5年。

今年2月份相关规定出台后,李大爷所购买的画眉被列为2级保护动物,是养还是放,让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律师:

建议养殖者保留名录调整前已养殖的证据

新保护名录出台后,违法如何认定,对已经养了保护鸟类的人员将产生什么影响?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周衍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对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经科学论证,纳入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制定的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对列入名录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可以凭人工繁育许可证,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核验的年度生产数量直接取得专用标识,凭专用标识出售和利用,保证可追溯。”

根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在2021年2月5日发布的公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于2021年1月4日经国务院批准,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本公告发布前已经合法开展人工繁育经营活动,因名录调整依法需要变更、申办有关管理证件、行政许可决定的,应当于2021年6月30日前提出申请,在行政许可决定作出前,可依法继续从事相关活动。周衍认为,根据以上规定,在《名录》公布前,已经合法开展人工繁育经营活动的,因名录调整,应当依法变更、申办有关管理证件、行政许可决定。

在重庆周立太(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飞飞看来,《名录》公布后,市民买卖保护鸟类涉嫌违法,而非法养殖,则主要面临没收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罚,同时根据其具体违法情况,将处以相应罚款。

马飞飞认为,目前保护名录刚刚更新,对于名录调整之前已经养殖的要分阶段看,在调整之前的买卖和养殖行为不违法,但在名录调整及实施后,是否违法,是实践当中的难点,也需要主管部门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认定或出具规范性文件予以明确。

“当然,这里的养殖并不包括大量的商业性养殖或繁殖。”马飞飞说,因为涉及到已经养殖的野生动物是否具备野外生存能力的认定,如果确实具备野外生存能力,可以与主管机构联系确认具体放生地点,如果确实不具备,则维持现状为宜,但最终以主管部门意见为准,基于或有法律风险,建议养殖者保留名录调整前已经养殖的证据。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