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哈尔滨严打违法生产销售冥币:花店查获冥纸冥币超3吨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哈尔滨严打违法生产销售冥币:花店查获冥纸冥币超3吨

临近清明节,黑龙江哈尔滨市今年将继续全链条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行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哈尔滨市城管局官微3月11日消息:3月9日,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召开专题视频会议,对2021年清明节期间依法治理工作进行全面部署安排。会议要求,全市各有关部门要把切断源头作为依法治理工作的重中之重,严打生产源头、严查运输渠道、严罚销售环节、严控末端焚烧,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市委常委、副市长蒋传海出席会议并讲话。

3月17日,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到南岗区检查冥纸冥币治理工作。 微信公众号@哈尔滨市城管局 图

此后几天,哈尔滨市城管局官方微信公众号陆续公布了近期“全链条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行为”的成果。

《哈尔滨日报》3月15日消息:记者从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了解到,日前市市场监管局产品质量监督处联合双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对位于双城区环城东路26号民房、东顺花店、顺吉缘鲜花店开展联合检查,在3处库房中发现存有大量待售的冥纸冥币。现场查扣冥纸730余包、冥币60余箱(件)及其他冥具用品430件,共计3000余公斤。据调查,该批冥纸冥币由吉林省榆树市三岔河购入,案件正在进一步查处中。

3月17日,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到南岗区检查冥纸冥币治理工作。在哈双路附近一家寿衣纸花店,执法人员发现店内存放有祭祀用的纸元宝。执法人员对相关物品进行扣留,并将该店查封。

在不远处的另一家寿衣纸花店,执法人员发现店里有一扇小门,门后是一条过道,直通店面后的居民小区。执法人员在过道一侧和小区一处临时搭建的储藏室里发现大量冥纸冥币。市场、执法、民政、派出所等部门联合执法,现场收缴冥纸冥币等祭祀用品近200公斤,并责令商家立即关停。

《哈尔滨日报》的消息介绍:按照全市清明期间依法治理工作部署,为进一步加强冥纸冥币生产流通环节监管工作,严厉打击违法生产、销售冥纸冥币行为,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全面启动“清明节”期间冥纸冥币专项整治行动。对西华苑和东华苑周边殡葬用品商店、二火葬和天河园沿线等经营场所以及各主城区集中销售区域进行明察暗访,哈市还充分发挥网格化监管优势,盯紧重点经营区域和销售点位,增强部门执法联动,加大违法经营商户管理,推进监管工作常态化。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哈尔滨2017年、2018年也曾全面查处、取缔冥纸冥币产销行为。

哈尔滨市政府办公厅曾于2018年3月下发的《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工作方案》提到,制定该方案是“为巩固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成果,提高城市环境质量和市民文明素质,清除旧规陋俗,倡导社会新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马上评|一支笔含十种毒,儿童文具不能走“五毛零食”的老路

卡通形象的卷笔刀、带吊坠的笔、白得发亮的纸张……“高颜值”文具正成为当下儿童文具市场最受欢迎的产品。3月29日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到来之际,记者调查发现,部分“高颜值”文具暗藏高风险,极易对儿童身体健康造成损害。

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曾对市场上深受中小学生喜欢的4个品牌香味荧光笔拆解部件逐个检测分析,发现挥发性气味来自荧光笔内的墨水,一共检测出15种挥发成分,其中10种为有毒物质,还包括高毒物质丙烯腈。研究显示,长时间吸入丙烯腈能引起恶心、呕吐、头痛、疲倦等症状。

每个小孩都离不开的卷笔刀、笔、作业本等文具用品,居然暗藏有毒物质?这个现象显然难以让家长心安。但其实,“毒文具”并非新鲜事。如2014年的央视3.15晚会就曾曝光过学生使用的涂改液含有害物质,影响身体健康。

时隔六七年后,如今学生们使用的文具品类更多、颜值更高,但文具的安全性却并未同步提升,只能说在对儿童文具的安全监管上,我们依然需要倾注更多的精力。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商家正是牺牲文具的安全来换“颜值”。如部分文具使用邻苯二甲酸酯等增塑剂,据说就是使文具“颜值”更高,色泽更漂亮;而相关规定明确,笔帽上需要留有防止儿童吞咽笔帽导致窒息的“救命孔”。但是,现在很多笔套为了追求外表花哨,增加了卡通人物等其他装饰,往往把通气孔掩盖或者堵住,这样一来就直接放大了安全隐患。

这般现实,首先直接提醒广大家长在为孩子选择文具时,应该多个心眼。比如,越是花里胡哨的“高颜值”文具,可能越得注意其背后的安全风险。

但儿童文具的安全问题,显然不能仅靠家长来防范。在讲究消费升级的今天,儿童文具连安全都无法保证,这实在说不过去。相关标准滞后、常态化市场监管不足,应是主要原因。

比如,随着学前教育增加,很多幼儿园的孩子也开始更多地使用文具,但学龄前儿童使用的文具还缺乏专门的安全标准。而儿童文具在颜料、设计式样、气味等方面都有了诸多创新,但这些方面的风险预防仍无系统研究;另外,不少文具产品没有专门的检测方法……显然,标准建设越滞后,监管越低效,市场“浑水摸鱼”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标准体系不完善的另一面,是中国文具产业在整体上仍处于技术含量低、准入门槛低的低水平状态。数据显示,我国文具行业2019年营收达到182亿美元。但是,在8000家左右文具企业中,销售额在1000万以上的文具企业只有800家,10亿以上的文具企业更是仅4家。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文具市场的行业集中度明显不足,这天然加剧了市场的低水平竞争和监管难度,企业比拼也仍更多停留在价格、“颜值”等最浅显的层面,而忽视了在研发、创新上的投入。一定程度上说,文具产业也像是“五毛零食”,陷入了低水平循环。

其实,无论是基于消费升级的大趋势,还是中国社会对于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颜值与安全兼具的文具产品,都已经是一种刚需。更何况,文具“无毒”只是底线要求。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