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清北毕业生下余杭、海归入职中小学:我们的教育失配了吗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清北毕业生下余杭、海归入职中小学:我们的教育失配了吗

当下正值高校毕业生求职关键期,“就业难”的讨论又被勾起。“清北毕业生下余杭”“海归入职中小学”……几乎每一个跟教育与职业相关的热点话题,其实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社会现象:劳动力市场中的教育失配问题。

教育失配,主要反映个人实际教育程度超过其工作岗位所需教育水平的现象,也被称为过度教育或教育错配。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全球性教育扩招,高等教育入学率快速增长,许多国家劳动力市场中的技能需求已经远远滞后于教育发展,职业结构无法消化快速增长的教育文凭,因此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教育失配现象。

中国也正在出现教育失配现象。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20032017)显示,中国城镇劳动力市场中大约有35%的劳动者发生了教育失配。反映在就业现实中就是,许多大学生毕业之后无法找到合适岗位,不得不接受教育水平需求较低的职业岗位。

中国教育失配现象的宏观变迁趋势,深深植根于经济制度和教育制度的双重变迁轨迹之中。就经济制度变迁来看,中国持续推进的市场化和工业化进程,快速创造了大量高等技能职业岗位,整体职业结构不断趋于高级化,有力提升了劳动力市场消化高等教育文凭的能力。未来在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背景下,教育失配现象很有可能会继续减少。也就是说,中国教育失配比例随着时间进程呈现下降趋势。

但另一方面,从教育制度变迁的角度来观察,中国教育失配比例随出生世代提高。义务教育普及和高等教育扩招,给越晚出生的世代创造了越多教育机会,从而导致越晚世代的整体教育水平越高,同一教育文凭的相对“含金量”也因此相应不断下降。由于人们的求职竞争通常发生在年龄相仿群体,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越晚出生世代面临越大同辈竞争压力,最终越有可能发生教育失配。

对于具体的教育失配个体来说,或许有机会通过积累经验、更换工作来摆脱失配困境,但教育失配的经历,尤其是“高能低就”现象,会在工作履历上留下一道“疤痕”,这种“疤痕”很有可能在未来职业流动中向雇主释放出一种负面信号,教育失配困境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以轻易摆脱。而对整个社会来说,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教育事业发展所供给的宝贵人力资源支撑,而教育失配现象的出现,势必使得一部分劳动者无法将专业技能转化到劳动力市场中,是一种人力资本浪费。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在对单个的热点事件讨论过后,真正将关注点聚焦到控制教育失配发生风险这个核心问题上。对此,就教育领域来说,要加强普通高等教育的内涵建设,提升毕业生的专业技能和综合素质。这不仅有助于提升毕业生实现教育匹配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为未来创新驱动型经济发展培养创新专业技术人才。同时,加强职业教育的培养质量和社会声望,为未来产业结构升级储备充足的人力资源财富。

当前,中国产业结构进一步升级,在此背景下有必要加强科技创新和基础研发岗位的投资,提高职业结构中此类岗位的比重。这不仅有助于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和创新驱动的经济增长,也有助于劳动力市场消化高等教育学历人群,从而降低教育失配风险和减少人力资本浪费。

此外,还需创新增强学校教育和职场岗位的联结强度。事实上,教育失配现象的部分根源正是教育系统和经济系统发展出现脱节,导致毕业生找不到合适岗位,雇主招不到理想人才。对此,未来大学教育需要创新性地加强校企合作,推动知识双向流动,促进产学研转化。

值得澄清的一点是,尽管中国目前存在教育失配风险,一些劳动个体不得不面对高能低就的现实,但就整个中国社会而言,教育远未到过度的程度。而且,教育从来就不是完全为了劳动和就业,其在提升全民素质、传承文化遗产和引导社会变迁等方面,均有着不可替代的社会作用。就此而言,未来我们仍需继续实施教育强国战略,不断提升教育内涵。

(作者:李晓光,系西安交通大学实证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原题为《高能低就:我们的教育失配了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网红女县长被质疑学历低,明明是学历配不上她的能力

在职研究生被嘲“学历低”?网红女县长这样回应

文| 徐媛

身披红斗篷,冰天雪地里飒爽策马,伊犁昭苏县女副县长贺娇龙短视频里的形象深入人心。走红网络后,她遭受了各种挑剔和质疑,其中包括她的学历。近日,她在媒体采访中回应学历争议时说:“虽然我没有读名牌大学,但我们这些普通人就不配努力吗?”这句话很快被网络热传,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共鸣。

贺娇龙接受采访时的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据介绍,贺娇龙中专毕业,作为70后,在她那个年代,中专学历是个香饽饽,含金量很高,毕业后学校普遍能分配工作,学生大都能进入行政部门,所以地方上很多60后、70后领导干部都是中专学历,边远地区尤其如此。贺娇龙没有止步于此,她后来又上大专,上本科,在30岁之前,顺利从自治区党校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取得在职研究生学历。即便如此,她在直播时还是因为学历问题被人指指点点,一会说她中专学历太低,一会说在职研究生水分多,似乎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就无法与她的官职和知名度匹配,就会让人展开遐想。

前有公司HR招聘时称“考不上本科智商都是有问题的”,现有马背上的女副县长为自己的学历问题打抱不平,学历歧视一再刺激公众的神经。似乎学历越来越成为一道跨不过去的选拔门槛,大部分人还没有起跑,还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和抱负,就被贴上不行的标签,扔出赛道。而少数突破学历限制、实现向上流动的幸运者,也要时不时接受质疑,不管你付出了多少努力,干出了多少成绩,只要学历不够光鲜,就好像背负了一个擦不去的黑点,永远有被人说三道四的空间。

贺娇龙雪地驰骋

“我们这些普通人就不配努力吗?”女副县长这句话也是在问,你为什么看不到我的努力?很多人考不上名校,不是因为不够努力,也不是因为先天智商的不足,更多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的匮乏和后天环境的影响。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努力奋进,不愿意被早早地盖棺定论。而一个公正的社会,应该是一个追求机会平等的社会,要尽量给那些处于不利社会境地的人,创造出人头地、改变命运的机会,而不是将现有的差距和不平等视为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一开始就剥夺落后者证明自己的机会。

何况,学历是特定选拔体系下出来的结果,很难涵盖一个人全方面的能力。一个人能够在高考中脱颖而出,并不代表他在其他领域能一样出众。现实中很多工作和教育背景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就拿公务员来说,选拔时考察的是逻辑推理能力和基本的常识,有意淡化了教育背景的差异。在岗位上,公众对一个官员的期许,是他具体的行政能力,能够为人民办多少实事。只要选拔过程公平公正透明,其学历如何,是没有必要关心的事情。

贺娇龙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说明。从任职条件上,她的学历足已胜任她的岗位。从业务上,作为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在完成日常的工作之余,她担任带货主播,宣传家乡之余,带动销售农副产品上千万,她的能力有目共睹。这样还要来非难她的学历,只能说挑剔的网友有一种酸葡萄的心态,有可能一方面为自己因学历遭受的不公待遇而愤愤不平,一方面又看不得有人冲出重围,逆流而上。矛盾心态的背后,还是一种根深蒂固的高学历情结,对名校光环的不可遏制的朝拜,无形中也是在拥护选拔唯学历论这一隐形规则。

不可否认,在上升途径极为有限的当下,学历已成为就业、婚姻和提升下一代社会地位的“敲门砖”,学历焦虑也因此成为一种集体困扰。但一个良好的社会,不能让一纸文凭定义一个人的一生。要打破现存的壁垒,我们需要提倡更多元的选拔方式,更包容的学历标准,这种包容不仅是制度上的,也是观念上的。如果我们主观上认同低学历就是没出息,就是低智商,认为学历之间的差异,代表了个人能力的差异,那么现实很难有改善的可能。这样下去的结果,是绝大部分人要在过早的年纪,被迫放弃自己的梦想。这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