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拜登的3万亿基建计划要来了?但可能拆成两部分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拜登的3万亿基建计划要来了?但可能拆成两部分

拜登正式签署1.9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继1.9万亿美元的新冠救助方案后,美国拜登政府备受关注的第二阶段撒钱计划可能很快出炉。

据《纽约时报》NBC等多家媒体报道,拜登的顾问正在制定一项价值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以改善基建、促进清洁能源发展、加大对教育等人力基础设施投入。

为填补3万亿的巨额支出,刺激方案将涉及美国自1990年代以来的最大加税措施,对公司和富人增税。

由于共和党人对增税的强烈反对、民主党内部的分歧以及“预算和解”程序使用次数的限制,有官员预测刺激方案将被拆为两个方案,以便于通过国会投票。

基建和增税

据各家媒体报道曝光的刺激方案内容,基建是重头。文件提出投资1万亿美元用于修建道路、桥梁、铁路、港口、电动汽车充电站、升级电网和其他电力设施。

方案同时促进清洁能源和5G通讯等“未来高增长产业”发展,推动乡村宽带、为工人提供先进培训、修建100万户经济适用节能住宅。

有知情人士透露,方案计划在与应对气候变化有关的“绿色支出”上投入4000亿美元。

除了基建和清洁能源,方案的另一个重点是加大对人力基础设施的投入,促进教育、增加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

相关计划包括支持带薪休假、延长今年底将到期的儿童税收抵免、延长对中低收入家庭购买医保的支持、普及幼儿园前学前班、免费社区大学、减轻少数族裔学费、加大在育儿和养老的支持投入。

为了抵消巨额支出,民主党人正在考虑增加对富人的征税和公司税。

方案包括将最高收入人群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目前的37%上调至39.6%,拜登的顾问们还在考虑是否要对所有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个人增税。增加资本利得税、收紧对公司的国际税收政策也是考虑的计划之一。

彭博社指出,如果推出,该方案将是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的最大规模增税方案。

对于媒体报道的方案内容,白宫发言人普萨基3月22日表示,相关讨论仍在继续,所有关于未来经济方案的猜测都是“不成熟的”。

预计相关方案将于本周内提交给拜登。

或拆成两部分

周一,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已经对拜登可能推出的基建方案表示质疑。

麦康奈尔称,所谓的基建方案可能是“特洛伊木马”,真实内容是大规模增税和“让人丢饭碗的左翼政策”。他指责,民主党人对气候政策的关注可用“痴迷”来形容,忽略了其他问题。

虽然加大基建投入是两党共识,但共和党人更关注传统基建领域,反对将基建与绿色能源绑定。

除此之外,增税也遭到共和党人一致反对。麦康奈尔在上周的采访中已重申了这一点。

在民主党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已经表示,如果拜登下一个推出的方案与基建有关,他将反对参议院使用“预算和解”程序投票。

动用预算和解程序后,参议院民主党人可以避开60票才能通过法案的限制,只需50名民主党人全体支持,再加上参议院主席、副总统哈里斯一票就可通过法案。1.9万亿新冠救助方案的通过正是使用了该程序。

而根据预算法规定,动用预算和解程序有次数限制。今年,国会可针对两个法案动用预算和解程序,一次针对2021财年(2021年9月30日结束),一次是为2022财年。

1.9万亿救助方案使用预算和解程序后,今年仅剩一个法案可动用该程序。

鉴于3万亿方案的内容争议点过多且数额巨大,有官员预计,方案可能被拆分成两个,一个关于基建,另一个关于人力基础设施。

拆分后,如果两党能在基建方案上达成一致,则国会可按正常流程通过法案。仅剩的预算和解程序名额就可留给涉及人力基础设施的方案。

:为2700万聋人发声 对话“中国首位聋人律师”谭婷:为社会而活

“中国首位聋人律师”这个标签,将公众的视线聚焦在28岁的四川大凉山女孩谭婷身上。

——正常应试者通过率仅10%左右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这个早在8岁即失聪的女孩,只用了三年时间:2018年,差10分;2019年,差4分;2020年12月,谭婷终于成功了,成为全国目前唯一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聋人。

▲谭婷

在法律之外,谭婷喜欢摄影,喜欢舞蹈。她的社交账号上有很多聋人,平日里,他们有什么问题都会找到她,她则免费为他们提供咨询,还会用丰富的表情和手语来做普法视频。

在与红星新闻记者交流的过程中,谭婷用线上打字的方式完成了采访。她喜欢开玩笑,喜欢探讨法律事件,时不时发来自己模仿其他人的表情包,还会用打字的方式来讲四川话——几乎整个采访过程,记者都感受不到她是一位聋人。

谭婷说,她希望能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帮助聋人朋友,也希望自己的经历让社会更理解聋人。

以下是谭婷的自述:

从正常人到聋人:

因中耳炎失聪,在特殊教育学校跳级两次

我1992年出生在四川大凉山的一个小乡村中。上小学的时候,大概八岁左右吧,我不幸患上了中耳炎。医生用银针为我诊治,第一次打了银针后,我一觉醒来发现听力模糊了,但是还能听到声音、能分辨对方说的是什么;那个医生了解到我的症状,又给我打了银针,这一次打得更多,耳朵背后和手脚都插了银针,然后我就完全听不到声音了。

那时候我很害怕。在这之前,我还是一个可以听到世界上各种声音的小女孩,一下子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我身边的小伙伴见到我就跑了,不和我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们觉得中耳炎会传染。但是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没有中耳炎了,只是失聪了。

虽然家庭经济情况很差,但我失去听力后,父母还是借钱带我去了很多地方医治。西安、昆明、攀枝花都去过,诊断结果是神经性耳聋,没有医治方案。

那时的我还没有系统接触过普通话,也没法听到别人说话,时间长了,连怎么说某些词语都不知道了。

我大概辍学了5年左右。后来我重新上学,但只能在特殊教育学校读书。不同于义务教育学校,在特殊教育学校,聋人的初中教材,仅仅相当于义务教育教材小学三、四年级的知识水平,甚至比那个更单调。而且文化课没有义务教育学校教得那么全,地理、历史、化学这些科目我都没学过。

学校是封闭的寄宿学校,一般情况下不让出学校大门。我上学的时候,学校没有口语康复训练这些活动,在学校一直用的是手语,我的音带就慢慢退化了,说起话来不仅不清楚,还很吃力。

从西昌特殊教育学校到乐山特殊教育学校,从二年级跳级到五年级,又在七年级读完后跳到了高一。这些课程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并不容易,只能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期时间自学补起来。

但是特殊教育学校会比较重视艺术类课程,也是在乐山特殊教育学校,我第一次接触舞蹈。2013年,我通过高校单招考上了重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信息与资源专业,大学期间我参加了重庆梦翔残疾人艺术团,获得过第九届残疾人文艺汇演一等奖。

▲沉浸于舞蹈中的谭婷

小时候我学过一点拼音,因为没有接受过完整的口语康复训练,后来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读音。现在我会把手机字体调成带拼音的格式,有拼音会更有利于阅读或者学习。我可以通过“语音转为文字”的软件和别人沟通,如果够标准的话,输入法就能准确翻译出对应的文字,说得不标准就练到标准为止,有时候会练得嗓子肿痛。

被拒绝的聋人:

“刻板印象”要靠群体自己慢慢扭转

大多数人可能觉得盲人就是去做按摩,类似地,外界对盲人也有一套刻板印象:不了解聋人的人,可能会认为聋人只是跳舞比较厉害,或者只能在工厂做体力活……

其实在聋人这个群体里,很多人都不太喜欢“聋哑人”这个称呼——因为大家觉得聋人只是听不到,但是可以发音,并不存在“哑”。有些聋人不会说话的原因之一是受到听力的影响,但是通过正规训练是可以发音甚至说话的。

但这些刻板印象就像烙印一样“打”在我们身上。很早以前,我不敢在公共场合比手语,因为周围的人看到我们比手语,就赶紧保护好自己的包——而这些刻板印象,要靠我们聋人自己慢慢来扭转。

就我的观察,目前能接纳聋人的行业并不多。我有一位聋人朋友,设计感很好,计算机能力也不错,HR看了简历很满意,但是面试时发现她是聋人,不太满意,委婉地拒绝了她。

我毕业后不久,在网上看到了有关唐帅律师的报道,被他事迹感动了。唐老师是“中国手语律师第一人”,作为一名专职律师,他为聋人提供法律服务。

后来看到了他在网上的招聘,我就去面试,然后在2017年10月时顺利到了律所。在律所,除了唐律师还有其他律师给我们上课,讲课、自学和考试会穿插进行。除此之外,我还会接聋人有关法律方面的咨询,协助唐帅律师办理聋人案子以及相关的普法工作。

▲谭婷录制的普法视频

之前和我一起来律所的一共有五位聋人,最后他们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坚持继续考试。因为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格。和其他健全人考法考一样,我也要“听讲座”,但是只能找那些有字幕的讲座,对着字幕一边暂停一边记录。一天学十几个小时,学到我头晕想吐,甚至晕字,有时候一看到字就感觉眩晕。

我知道我的起跑线比别人低很多,也没有系统地学习,但是我可以拼命。2018年(法考),差10分;2019年,差4分;2020年12月,我通过了,成了一名聋人准律师。我是国内目前唯一通过这项考试的聋人。

在律所,让我感动的事挺多的。有一次,一个聋人大老远来找唐律师咨询,长途跋涉用尽了身上所有钱,甚至连吃饭的钱都没了,唐律师就安排他去吃饭,安排他在自己家过夜,后来还给了他钱坐车回家。

当然,也有许多五味杂陈的记忆。曾经有一位来寻求帮助的聋人,我接待他的时候,他说自己已经找我们找了一年多、终于联系上了。我当时就在想,唐老师的报道比较出名,我们也有公众号,也有快手号,偶尔也会发布普法视频,为什么聋人朋友找我们还这么难?

有人说基本生活中看不到聋人,可是中国有那么多聋人,2700万人,我身边到处都是聋人,我们居然真的那么“安静”。

“直接”的聋人:

不会说委婉表达,听不懂“话中有话”

唐老师曾经和大家提到过“聋人思维”,这从手语表达上就可见一斑:自然手语的语序与汉语不同。比如,让你形容灭火的画面,用汉语说就是“灭火”,但形容给聋人的话,你得先用手势打“火”,再打“灭”——因为看见火才能灭;反之,如果按汉语顺序,先打“灭”,再打“火”,聋人可能觉得灭了的火又着了。

很多聋人使用的是自然手语,但有些健全人学习的是汉语手语,这就会造成一些理解障碍,甚至产生误会。手语与汉语、英语、日语等属于并列的语言,它有自己的语法规则。

再比如模拟一个见面场景,健全人看到我觉得我外形比较沧桑,我让他猜年龄,他猜25,我说29,他可能会说“长得不像,比较年轻”;如果是一位聋人,同样的情况,他可能会猜是35,我说29,那么他会说“不可能,你看起来特别老”——但这并不是不尊重,他们心里也不存在不尊重,一切不过是因为信息的局限性。

健全人一路成长到现在,可以从旁听大人、同学、同事、领导的发言中,学到很多东西,但是聋人的世界是安静的,有些“委婉”的礼仪,是别人不会直接教授的。

比如去面试一个工作,老板说“你回去等消息”,后续,健全人可能自己会衡量,要不要继续等、会不会等来消息;但是聋人会一直等下去——因为在他心里,这句话的意思是“你等一等等,消息就会来”。所以很多时候,对于“话里有话”的情形,聋人很难学会、也很难理解,因为他们更多会直接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谭婷录制的普法视频

我们遇到过真实的案例,网上有陌生人加聋人为好友,告诉他“有急事,想借钱”,有时候,一些聋人没搞清楚对方身份就借了。有些聋人文化水平不高,虽然网上有很多相关的信息,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天书”一样。

有一位聋人,别人帮她办的结婚证,她自己不知道,“被”嫁给了一位健全人。那人一直家暴她,离婚起诉的时候,因为不识字,也不知道怎么沟通,她的援助律师告诉她,起诉过但是败诉了。其实我们看到文件上写的是“撤诉”,然而她一点也不知道。后来在我们的帮助下,她才成功离了婚。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我的爸爸妈妈虽然只是没读过书的农民,但是他们的很多话让我感觉很有智慧。我妈妈一直非常支持我的学习,为了和我沟通,她自己学会了认字。去年她病重时,我本来已经打算放弃第三次法考,但是妈妈告诉我,我要为社会而活,要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有能力的时候多为老百姓维权——可能是以前为我维权受苦受累的影响,让她一直很支持我成为专业的律师。

如今妈妈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会永远记得她的话——帮助聋人朋友,也用自己的经历让社会更理解聋人。

红星新闻记者 郭懿萌 蓝婧 受访人供图

编辑 李彬彬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