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保山“乔氏家族”起底:原副检察长认“黑社会”头目为干爹.srt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郭美美因涉嫌产销西布曲明减肥药被刑拘,这种能致死的违禁药是什么?

上海警方破获制销违禁减肥食品案 郭美美涉案被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界面健康

3月18日,界面新闻从上海警方获悉,3月11日,上海市浦东警方成功侦破一起生产、销售添加违禁成分(西布曲明)减肥类食品案件,抓获生产人员曾某某(女,26岁),销售人员周某某(女,26岁)、郭某某(女,30岁)等32名犯罪嫌疑人。现上述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而警方通报提及的30岁女子郭某某就是2019年7月13日刑满释放的郭美美。

郭美美卖的西布曲明究竟是什么?

西布曲明属于中枢神经抑制剂,最早用于治疗抑郁症。在抑郁症治疗临床应用中发现,其减轻体重作用明显优于抗抑郁作用,因此被用于减肥药研发,治疗病理性肥胖症。

2010年10月30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知称,相关专家对西布曲明在我国使用的安全性进行了评估,认为使用西布曲明可能增加严重心血管风险,会造成心率加快、血压增高,严重时可导致中风甚至死亡,减肥治疗的风险大于效益。

在江苏苏州之前破获的一宗销售西布曲明的案件中,就有嫌犯透露有人服用导致肾衰竭。

2010年,中国停止了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在国内的生产、销售和使用,撤销其批准证明文件,已上市销售的药品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

但是,违法销售含西布曲明成分的“减肥药”案件一直未有中断,因其所带来的利润非常惊人。

2017年湖南曾有销售西布曲明减肥胶囊的犯罪嫌疑人交代,“减肥胶囊”每粒成本不足1毛钱,但批发出去后每粒可卖三到五毛,毛利高达200%至300%

如果经进一步的包装,相关违禁产品的毛利可能更高。

2019年1月9日,有群众向杨浦公安分局举报称:有人冒用上海某知名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名义在网上销售假冒瘦身咖啡。经委托市场监管部门检测,该产品中含有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西布曲明”成分。

2020年11月25日,专案组在浙江、安徽、河南、云南4省7地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现场查获用于生产有毒有害减肥食品的原材料2吨、成品10万余片,涉案金额超亿元。

3月18日,央视新闻也曝光了违法团队通过“闲鱼”售卖西布曲明的案件。商家包装并号称“无副作用”的两种商品“诺卡”和“强金”,分别含有每千克31185.8毫克和17.8%的西布曲明。

而国家药监局对违法生产西布曲明的团队的打击也从未停止。

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15件落实食品药品安全“四个最严”要求专项行动典型案例。

其中就着重提到了上海韩某某、洪某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韩某某、洪某某在减肥咖啡中掺入国家禁止添加的西布曲明并在网上大规模销售,销售金额达800余万元,危害众多网络消费人群的身心健康的案例。

:保山“乔氏家族”起底:原副检察长认“黑社会”头目为干爹

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强大攻势下,盘踞云南保山30余年、横行作恶、称霸一方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保护伞”被一举摧毁,彻底覆灭。

云南卫视《清风云南》栏目4月5日21时55分播出《“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记》。“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云南省查处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最多的案件。

云南省成功摧毁保山市以乔永仁、乔连佰为首的“乔氏父子”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该案呈现出政商勾结、利益链隐蔽、关系网交织等特点,涉案人员达500余人,涉黑资产33,8亿余元,是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的又一重大战果。

2020年12月30日,该案一审宣判,被告人乔永仁、乔连佰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拘役六个月,并处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或罚金的刑罚。

盘踞云南保山30余年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至此彻底覆灭。

乔永仁,绰号“乔老爷”,出生于保山市隆阳区兰城街道下沙河村,上世纪80年代初,从事建筑、货运、木材加工等行业,2000年后先后成立多家企业,涉及土地、水电站等工程项目开发,并提供土地、资金支持长子乔连佰、次子乔连万,开办小额贷款公司、汽修厂、矿泉水厂等企业。

在经营过程中,为形成金融贷款便利和土地开发、政府工程承建等行业性垄断,乔永仁组织乔连佰、吴依璇等人,多次向金融机构及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公职人员行贿,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办理虚假土地使用权证,骗取银行贷款、串通投标、干扰土地拍卖等非法行为铺路搭桥。同时,注册成立大量“空壳公司”编造虚假材料,从银行金融机构骗取贷款207笔,累计近29亿元,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资金来源。

乔永仁还用骗取的贷款3450万元,支持乔连佰成立汇众小额贷款公司,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为追索非法债务,先后培植了以张春山、乔连万等人为骨干的3个团伙数十人,长期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暴力、“软暴力”讨债,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巨额财富。当与同行或当地群众发生利益纠纷时,乔永仁、乔连佰便指使团伙成员采用持械斗殴、寻衅滋事等手段,打压对方、欺压群众。

为培植发展壮大其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其组织成员,乔永仁、乔连佰等人多次向公职人员行贿财物,折合人民币2400余万元,数十名公职人员沦为“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敛财工具和违法犯罪活动的“保护伞”,使得乔连佰、乔连万等人多次得以逃避刑事处罚或重罪轻判。

截至2021年1月底,该案共查处公职人员216人,其中28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党纪和法律处罚,40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113人给予警示提醒和批评教育,35人纪检监察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

该团伙通过“打朋友”“拜干爹”“结亲家”等形成利益圈子,政商不分,沆瀣一气。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陈玉华多年前就认乔永仁为“干爹”,原副检察长李某也与乔永仁结为“亲家”,陈玉华、李某公开充当政治掮客,为乔永仁结识公职人员牵线搭桥。

乔氏父子经常在固定的地点以邀约吃饭、喝茶、打牌、搓麻将等方式拉拢公职人员,逢年过节、红白喜事,则根据不同官职、地位高低,向公职人员奉送数额不等的礼金和贵重物品。对用得上的公职人员出手阔绰,行贿50万元以上的就多达13人,向个人行贿最高一笔金额达200万元。65名公检法系统的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沦为“乔氏家族”的亲信和代言人,成为保山市政治生态的污染源和“政治毒瘤”。

其中,保山市委原副书记、市长吴松在任职期间四次收受乔永仁送给的人民币200万元,以及价值27,75万元的金条2根,为乔永仁办理兴盛农产品市场土地规划调整等事宜提供支持与帮助。

保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杨建洪干预司法,为乔永仁涉法案件提供帮助,撑腰站台,收受贿赂。

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省招生考试院原院长朱华山,收受乔永仁人民币近百万元,倾其全力为乔永仁及其重要关系人的子女入学就读提供帮助。

保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副局长朱剑平收受乔永仁贿赂226万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乔永仁、乔连佰在获取政府工程和土地开发等方面提供帮助。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