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重庆两男子涉18年前抢劫杀人后将女同伙杀害,被提起公诉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重庆两男子涉18年前抢劫杀人后将女同伙杀害,被提起公诉

根据一枚残缺不全的指纹,重庆警方侦破了一起积压了17年的命案。

2003年,重庆市北碚区居民冉女士在家中被害。案发后,警方在现场提取到一枚残缺不全的指纹。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和办案民警的努力,重庆警方在2020年比中该枚指纹,进而抓获犯罪嫌疑人刘兵。

刘兵被抓的当日,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王万宏也到案。该案的侦破还带出了一起“案中案”:刘兵和王万宏涉嫌将另一名同案嫌疑人——时年29岁的女子吴某某杀害藏尸。

刘兵和王万宏近日被公诉。3月23日,中国检察网公布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作出的起诉书,其中显示,此次被抓之前,刘兵因犯抢劫罪于2005年12月被判刑,2012年10月刑满释放;王万宏因犯抢劫罪于2007年12月被判处刑,2013年9月刑满释放。

起诉书称,经依法审查查明:2003年3月12日,时年36岁的被告人刘兵伙同时年32岁的王万宏、时年29岁的吴某某共谋对时年38岁的冉女士实施抢劫。三人准备好绳子等工具后,吴某某将刘兵、王万宏带至位于重庆市北碚区的冉女士家中。三人在卧室内采用捆绑、捂嘴、勒颈等手段致冉女士死亡,抢得被害人财物后逃离现场。经鉴定,被害人冉女士系卡颈、勒颈、捂嘴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起诉书指控,同年4月初一天,刘兵、王万宏因担心抢劫作案一事因吴某某而败露,遂将吴某某约至重庆市江津区德感镇。三人沿成渝铁路线德感至黄磏方向步行,行至成渝铁路446KM+618m(江津区德感镇塔坪村三组观音庙)的铁路涵洞标志附近时,吴某某被推下涵洞外地坝,刘兵、王万宏继续用石头砸吴某某头部等位置,后将吴某某拖入涵洞内藏匿。同月17日,涵洞内尸体被人发现后报案。经鉴定:该女尸死于急性颅脑损伤。

案发后,当地警方在冉女士的家中提取到一枚残缺不全的指纹。由于缺乏其他有效线索,案件侦破一度陷入僵局。

前述起诉书显示,刘兵因犯抢劫罪于2005年12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2年10月刑满释放;王万宏因犯抢劫罪于2007年12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2013年9月刑满释放。

后来,冉女士被害案在2020年取得重大突破:经过不断努力,重庆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刑事技术支队指纹信息大队民警终于将案发现场提取到的指纹比中。2020年7月21日,刘兵被公安机关抓获。同日,王万宏也到案。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刘兵、王万宏伙同他人入户抢劫致一人死亡,后二人因害怕罪行败露而杀害同伙致其死亡,涉嫌抢劫罪、故意杀人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抢劫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刘兵如实供述自己抢劫的犯罪事实,对其处罚时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王万宏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和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的其他罪行,对其处罚时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男童被亲舅舅拐卖,父母坚持寻子20年:永远无法原谅人贩子

“寻找6岁时在四川德昌县被舅舅拐卖后失踪至今20年的男孩小凯。”最近,一则寻人消息在各网络平台发布,而这背后有一段长达20年的寻子故事。

在四川省凉山州德昌县,王加友和妻子包顶会从未放弃寻找儿子王凤凯,河南、西藏、云南等地都留下了他们的寻儿足迹,经历就如同现实版的电影《失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王凤凯是被亲舅舅包某拐卖。2000年6月,包某与他人共谋,将小凯拐到河南,以8000元卖出,包某从中分得5000元。2005年,包某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德昌县人民法院判刑6年半。

由于小凯被转卖,中间人去向不明,寻找小凯的线索中断,孩子至今杳无音信。包某出狱后,包顶会也多次见过弟弟,但包某至今仍称,“不清楚小凯被卖到哪里去了。”

目前,小凯哥哥王凤林从父母手中接过寻亲接力棒,仍在通过各种网络途径寻找弟弟。

王凤凯被拐卖前的照片。

孩子6岁时被舅舅带走,“他是世界上最可恨的人”

时间回到2000年6月18日中午,包某在德昌县王所乡昌州村姐姐包顶会的家耍了两天,对姐姐说:“我把小凯带上街去买双鞋!”姐姐同意了,包某借了一辆自行车,骑自行车带着6岁的小凯到了下面的昌州二社,然后租了一辆“摩的”,驶往几公里外的德昌县城。谁知这一去,小凯就再没有回来。

“头两天我们以为是包某带着孩子出去耍了。过了3天,既没有包某消息,也不见孩子回家,我们才着急到处找孩子,可找遍德昌都不见他们。”一个星期后的6月25日,王加成向德昌县公安局报了案。小凯失踪后,王加成和妻子包顶会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

包顶会回忆说:“我看天都变了,实在不想活了!”儿子失踪后,她找遍了家里的旮旯,在鸡窝边找到儿子最喜欢耍的玩具盒。她将此物珍藏起来,不准别人动。小凯在家时种了一棵兰草,儿子失踪后,包顶会将那棵兰草视作儿子精心照顾,时不时要在兰草前说上几句话,就像在和儿子说话。

作为丈夫的王加成则把痛苦埋藏在心里。他说,如果他都垮了,这个家也就撑不起了。当时11岁的大儿子在弟弟失踪后,在家门口不远处一棵树上刻下一行字:“兄弟,哥哥十分想念你!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哥哥王凤林在树上刻的字。

为找儿子,包顶会几次回娘家盐源县甘塘乡打听弟弟包某的消息,后来终于得到了线索。她听说,有个叫程某某的人在村子里住了一段间,干的就是贩卖小孩的“生意”。弟弟与同村村民张某某和这个人成天混在一起,他们在小凯失踪前几天到过德昌。得知此消息,包顶会的头“嗡”地一下,差点昏了过去。她想到,那两天张某某与弟弟一起住在她家,“儿子肯定是被他舅舅卖了!”

家里父母死得早,6姊妹中哥哥、姐姐很早成了家。包顶会排行老五,包某排行老六,包顶会从小就带着弟弟,有什么好吃的也省给弟弟吃。后来包顶会嫁给德昌县的王加成,婚后日子过得安宁。

农村里说“母舅为大”,包某也把姐姐家当成自己家,经常一住就是几个月。包顶会回忆,那时,弟弟包某近30岁还没有成家,她还张罗着给弟弟介绍对象,但弟弟有几个缺点:一是文盲;二是好赌;三是好吃懒做;四是爱说谎话。包某常从姐姐那里骗钱用,姐姐经常劝弟弟好好做人,有时也会骂他几句。

小凯被拐后,包顶会常常自问:“是不是我经常骂他,他恨我?”弟弟竟然将姐姐最爱的儿子卖了,恨意弥漫在包顶会的心间:“他是世界上最可恨的人!”

寻子足迹遍布多省份,舅舅犯拐卖儿童罪被判刑6年半

儿子失踪后,包顶会本打算一死了之,但当她得知小凯有可能被卖到河南,可能还活着时,她决定“为了儿子要活下来,这辈子要把儿子找着”。

在家乡盐源县甘塘乡,邻居张某说,包某和人贩子把小凯卖到了河南省兰考县,具体地址不清楚。2000年11月,王加成与其弟第一次到河南寻找儿子没有收获,心灰意冷地返回德昌。

王加友和妻子包顶会。

最有可能知道线索的包某失踪了,夫妻俩找遍了包某可能去的地方,但不见他踪影。听说包某可能在盐源县城,他们又赶到盐源县城,后听说包某已经化名“刘义”,他们又去找“刘义”,可那人不是包某。

后来,两夫妻听说包某躲到了西藏,王加成搭着货车进了西藏。2003年秋天,王加成走在西藏荒无人烟的地方,他没有一丝害怕,“是儿子给了我力量。西藏那么大,我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找到舅子,可是我不想放弃。”

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失败,没有动摇他们寻找儿子的决心。2005年,经过多方打听,他们获知包某在云南省巧家县某村安了家,王加成便带着妹夫悄悄赶到那里。发现包某化名刘义,在那里娶妻生子安了家。随后,王加成到德昌县公安局报了案,德昌县公安局迅速通知云南省巧家县警方将包某抓获。

2005年2月17日至25日,德昌县公安局3个民警带着王加成、包顶会到河南开封、兰考、洛阳等地查找小凯的下落。他们来到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袁家村,查找当时拐卖小凯的中介人程大狗,但程大狗已于年前外出躲债,去向不明,查找小凯的线索就此中断。

2005年4月,德昌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包某拐卖儿童一案。经法院审理:2000年6月,包某与程某某、张某某一起在盐源县甘塘乡共谋,欲将王凤凯拐到河南去卖。包某将王凤凯哄骗到德昌县城,包某与约定的河南籍人贩子程某某、包某同乡张某某一起带着小孩子乘车到西昌火车站,然后晚上又从西昌火车站乘火车到河南,将王凤凯以8000元卖出,包某从中分得5000元。因犯拐卖儿童罪,包某被判刑6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儿子应该像我,今年该27岁了”

几年前,包顶会回盐源县老家参加婚宴时,见到出狱后的弟弟包某。后者见到姐姐,打了声招呼,但包顶会没理。据了解,包某出狱后,在亲人面前也多次道歉悔过。目前,包某和妻儿在盐源县老家生活。不过,包某仍称,“不清楚小凯被卖到哪里去了。”

如今,包顶会几乎每年都会回老家探亲,也会见到弟弟包某,“有时候几兄妹聚在一起,包某也在场,这种场面就特别尴尬,我们相互之间不会说话。”有时,包顶会心里想原谅弟弟,但又无法原谅,“因为我是受害者,我永远无法原谅人贩子,原来都有想杀他的心,现在要平静多了。如果孩子一天找不到,我这个心结始终打不开。”

包顶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年来,为了寻找孩子,不知花了多少钱,直到前两年才把债务还清,“现在村里很多人都修了砖房,我们家还住在瓦房里面。为了寻找被拐卖的孩子,我们已经倾尽所有了。”

王凤凯被拐卖前的照片。

“失去亲子后的那种痛,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包顶会说,如今的网络十分发达,亲子鉴定已经较为普及,他们夫妇又燃起了寻子的希望,“德昌警方来采过好几次我们的血,希望通过DNA比对找到孩子。去年底又来了一次,但是现在还没消息。”

王加成夫妇年龄大了,寻子已渐渐力不从心,但是又放不下。为此,小凯哥哥王凤林从父母手中接过寻亲接力棒,“这几年,我们在网络也发了很多寻找弟弟的消息。虽然发出去没有回音,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

↑王加友夫妇年龄已经大了。

至今,包顶会还记得,儿子王凤凯小时候爱笑,笑起来有个酒窝,头较大,上嘴唇偏左有3颗痣。“儿子应该像我,今年该27岁了。”包顶会说,儿子被卖时还是个孩子,他不能作主,但现在他可能已经结婚生子,“如果他看到父母这样找他,希望他能认我们。”

王凤凯婴儿时期与父母及哥哥的合照。

如果有线索,请联系小凯母亲包顶会:15283428445

(原题为《儿子被亲舅舅拐卖,父母坚持寻子20年:永远无法原谅人贩子》)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