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90后美女“遗体整容师”:面对的都是非正常死亡遗体,不敢对外人言职业.srt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90后美女“遗体整容师”:面对的都是非正常死亡遗体,不敢对外人言职业

“在工作的时候,我从来没把他们当作一个冰冷的物件,因为在一天,或是几个小时前,他们可能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在这里,他们只是状态不一样了而已……”

这是常州市殡仪馆90后入殓师李淑萍的工作独白,作为一名入殓师,她每年见证上千次生命的落幕,但在“喜谈生、忌谈死”的传统中,她既承担着“生命摆渡人”的角色,同时也承担着外界的偏见与误解。

李淑萍 图据荔直播视频截图

从小喜欢看恐怖片

长大后执意选择殡仪专业

几年来,李淑萍的生物钟早已形成,每天5点过准时起床上班,走在清晨的大街中,与早高峰“擦肩而过”,6点半便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有时候一直要忙到晚上十点过。她的“日历”中没有节假日,一周雷打不动的单休,每年春节只在大年初一会放假一天。

李淑萍在工作中 图据荔直播视频截图

李淑萍是常州市殡仪馆的一名入殓师,1994年出生的她虽然只有27岁,但已在殡仪馆工作五六年,是馆内名副其实的“老人”,也是馆里唯一一位90后入殓师。

李淑萍外表清秀,体型娇小,所以第一眼你很难将她同每天与逝者打交道的入殓师联系在一起。说起为何会选择这个专业,李淑萍告诉红星新闻,她从小胆子就比较大,村里有人死了办丧事,其他小孩们都很怕,躲得远远的,就她一个人好奇地站在大门外看给逝者穿衣、入棺。她还喜欢看恐怖片,到了大学选择专业时,便偷偷地填报了殡仪专业。她告诉红星新闻,最开始家人也很反对,“觉得这个行业不太好,也很不理解一个女生为什么非要去干这个?”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她,妥协了。

学习防腐整容专业

面对的都是非正常死亡遗体

李淑萍告诉红星新闻,她所就读的学校分三个专业方向:殡仪接待、防腐整容以及火化,而她学的防腐整容,是其中难度最大的一个,处理的都是非正常死亡的遗体,像是车祸、坠楼、他杀这一类的。

李淑萍在工作中 图据荔直播视频截图

她介绍,遗体处理一般会经过净身、穿衣、整容、化妆、入殓5个程序,一般正常遗体只需要画一个自然妆即可,但对于非正常死亡遗体,整容完之后,还要用特殊的材料把脸上的伤盖住,使其呈现出自然的状态,“难一些,花得时间也更久”。

而其中花费时间最长的就是整容,李淑萍介绍,如果遗体面部损伤较大,肢体有断裂,她和几位同事甚至要花上一天时间才能处理完。虽然从事的是殡仪专业,但作为一名合格的入殓师,她还需要学习遗体解剖学,了解人体的骨骼支架、五官的位置,“不需要你特别熟悉,但一定要知道大概在哪个位置”。此外,还要学习缝合的技巧手法等。

职业感悟:

珍惜当下,过好每一天

“劳累”“工资不高”“晦气”……这些都是外界对这一行的理解和认识,几年下来,她也渐渐感受到人们对这份职业的偏见。在知道她是入殓师后,很多人甚至不愿和她握手,因此遇到不熟的人,她也不会说自己的工作单位,就说在“民政局下属单位”工作。

李淑萍 图据荔直播视频截图

这样的偏见,也让所有入殓师都面临不好找另一半的问题,李淑萍也一样。曾经家人给她介绍过对象,但对方家里是经商的,在得知她的职业之后,还是会作罢。现在的李淑萍刚谈恋爱,但对于自己在工作中所遇到的事情,在男朋友面前也会选择闭口不谈,更不会主动告诉男朋友的亲友自己的职业,怕让对方感到有压力。

虽然有种种偏见,李淑萍认为这份职业其实挺有意义,“当每个人老了,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我们,我们也会送他们最后一程,参与他们最后的人生。”李淑萍和同事悉心工作,在工作结束后鞠上一躬,“这是一种礼仪,更是一种尊重”。

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场车祸的死者,“面部塌陷,骨头缺失,脸的模样都看不出来”。由于损伤特别严重,因此他们最开始对还原死者的面部没有太大的把握,也建议家属尽量清理干净即可,“但家属特别伤心,想在最后一程让她整个人完完整整的”。

在家属的恳求下,他们还是接了这份工作。依照死者生前的照片,她与四五位同事把死者仅剩的皮肤进行缝合,对面部进行重塑,“虽然最后跟生前的照片会有一定的差距,但最起码看着是干干净净、完完整整的”。当工作结束后,家人见到死者时,一直不住地对他们说着感谢。李淑萍说,她当时心里就觉得自己的工作其实挺神圣的,参与很多人的一生,为他们最后一程做点什么,也让她从中学会珍惜当下,过好每一天。

队伍日趋年轻化

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这个行业

据常州市殡仪馆副馆长汤勇介绍,馆内每年要火化遗体8800具左右,逝者里有很多年轻女性,有家属认为男性入殓师在工作时有不便的地方,就提出是否可以提供女性工作者为亲人服务,因此从人性关怀的角度,殡仪馆便从民政学校引进了两名女性职工,李淑萍就是其中一位。

常州市殡仪馆副馆长汤勇 图据荔直播视频截图

据汤勇介绍,李淑萍2013年就读于长沙民政职业学院,当初她所选读的是火化机专业。大一来到常州市殡仪馆实习,因其体型娇小,单位便安排她到化妆整容岗位实习。实习期间,在省劳模高强生的指导下,她对化妆整容产生了浓厚兴趣,返校后就向学校申请转为化妆整容专业。毕业后,李淑萍在“强生劳模创新工作室”一干就是六年,已经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入殓师。

据汤勇介绍,馆内35岁以下的年轻职工有7人,占馆内所有职工人数的15%左右。现在有越多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这个行业,他认为,出现这样的原因有几点,一是从全国来看,殡葬职工队伍普遍老龄化,确实需要新鲜血液不断注入。二是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队伍年轻化也是殡仪行业发展的要求,而且因为殡葬行业工作的特殊性,就业竞争要小许多,同时目前民政部对殡葬队伍专业化的要求,全国各地殡仪馆、公墓、服务公司的人才需求激增,全国各地开设殡仪专业的院校也逐年增加,新生代的培养也为行业年轻化创造了机遇。

汤勇认为,曾经“殡葬人”可能会因职业的缘故被“嫌弃”和“歧视”,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整体素质的提高,社会对殡葬行业的认知度也逐步提升,对行业的理解度与支持力也不断转变,“殡葬是一个职业,和其他职业一样,不断需要新鲜血液的补充。”他相信,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年轻血液注入殡葬行业,会有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工作者脱颖而出。

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实习生 郭聪丽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 张莉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700页报告揭露英国足坛性侵丑闻,曼联切尔西教练都曾涉案

近年来,欧美体坛屡次曝出性侵丑闻,英格兰足坛也不能幸免。

日前,一份关于英格兰足坛性侵事件的调查报告出炉—— 报告指出,英足总在防范和惩罚性侵行为方面存在严重的缺失,纵容了性侵事件一次次发生。

自从2016年有球员挺身而出,公开自己的受害经历以来,已经有许多英国球员勇敢讲述自己青少年时的不堪遭遇。被多方批评后,英足总终于在日前公开道歉。

但除了道歉之外,更重要的是通过实际行动来消灭这一丑恶现象,直到如今才姗姗来迟的道歉和行动,遭遇了众多圈内人批评。

700页报告,多家英超俱乐部牵涉其中

对于英格兰足坛长久以来的性侵丑闻的曝光,是从2016年开始的。彼时,前谢菲尔德联队球员安迪·伍德沃德率先公开发声,曝光了自己在克鲁俱乐部青训营遭到教练巴里·本奈尔性侵的经历。

随后,多名球员陆续做出类似的报告,英格兰足坛长久以来被掩藏在阴影中的性侵丑闻,终于被曝光在了阳光之下。

一直到近日,由英国皇家法律顾问克莱夫·谢尔顿所领导的独立调查组,终于发布了关于英国足坛性侵情况的调查报告。报告所描述的情况,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据英国《卫报》透露,这份报告长达700页,多名教练被指控对青少年球员有性侵行为,牵涉的俱乐部也包括了多家英超俱乐部。

比如切尔西、曼城、曼联、纽卡斯尔、阿斯顿维拉、南安普敦等球队都被指出现过针对小球员的性侵事件。其中,最早被曝光的曾在克鲁俱乐部和曼城俱乐部工作过的巴里·本奈尔的行径尤其恶劣。

据报道,早在1994年,本奈尔就曾因为强奸一名英国小球员被判处4年监禁,但是出狱后他没有被逐出足球圈,1998年又因为性侵6名小球员被判9年监禁。除了这两桩罪行之外,还有更多曾遭受他毒手的受害者。

而相比曾被判刑入狱的本奈尔,还有许多性侵者的行为没有被揭发和定罪,一直逍遥法外,有些人更是已经离世。

英媒报道截图。

长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报告内容显示,有许多性侵事件发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意味着,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类似的丑恶现象一直在阴影中持续,众多小球员因此遭受了可能持续一生的伤害。

为何这些行径能够在英国足坛横行多年?业内人士多年来的无视便是重要原因。

“(忽视性侵行为)大多是出于忽视或是想当然,人们总是觉得没有‘确切证据’或者是来自小球员的详细报告,就不能去进行干预,这导致了调查和监控的缺失。”调查报告的牵头人谢尔顿表示。

即便是在出现了关于性侵的流言或是一些细节迹象之后,俱乐部人员也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间接成为了纵容犯罪者的帮凶。

在调查过程中,曾经和本奈尔共事过的教练达里奥·格拉迪甚至表示,他并不觉得教练把手伸进小球员的裤子里是属于性侵犯的行为,而仅仅只是“无关紧要的身体接触”。

这样的观念被公之于众后,毫不意外地引发了外界的愤怒。

但类似的想法和纵容的行为,在英国足坛一再被复制——无论是涉事的各家俱乐部,还是更高的英足总层面,都缺失了对于这一问题的重视。

谢尔顿的报告中就指出,一直到1995年之前,“(英足总)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去保护青少年免遭性侵魔爪。”

姗姗来迟的道歉,难以平复伤痕

多年以来,英国足坛对于教练的背景调查都存在缺失。谢尔顿报告中就提及,一位名叫弗兰克·罗培尔的教练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三次被判有罪,然而后来却依然从事着青少年足球工作。

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英足总才开始引进关于防范性侵青少年行为的规定,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类似的状况并未就此绝迹。俱乐部和管理机构对此不够重视的态度,仍然具有很大的惯性。

比如曾在纽卡斯尔工作的前教练乔治·奥尔蒙德,就曾在被曝性侵之后,依然留在队里待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后来在2018年他才被定罪并被判20年监禁。

在报告中,谢尔顿也对英足总提出了一系列更进一步严格防范性侵犯罪的建议—— 比如设置专门的监督人员,在英足总董事会设立相应的职位,出台长期项目来支持青少年球员发声等。

对于谢尔顿这份调查报告,英足总很快做出了回应,承认了自己多年以来对于预防性侵犯罪的忽视,并表示今后会采取一切可能措施来防止类似事件重演。

然而这份姗姗来迟的致歉,并没有得到一些受害者的认可。

受害者团体对此的发表了一份声明,“那些(报告中建议的)防范措施早在丑闻(2016年)被曝光后的几个星期之内就应该出台了,英足总本该立刻做出这些基本性的改变,而不是等到这份700页的报告问世之后才有所行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