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80岁大爷打破5000米亚洲纪录!跑步60年获奖无数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80岁大爷打破5000米亚洲纪录!跑步60年获奖无数

近日,据媒体报道,2021年淮南市首届田径公开赛上,80岁的大爷李谊本以28分06秒的成绩,获得了男女混合5000米项目季军,并打破了亚洲80岁组5000米跑的31分05秒纪录。

4月3日,2021年淮南市首届田径公开赛正式拉开帷幕,作为本次比赛的最年长者,李谊本备受瞩目。本次老爷子参加的项目是男女混合5000米,共计6人参赛,除李谊本,其他三位男子选手都是五六十岁;还有女子35岁组的两人。最终,李谊本以28分06秒的成绩,获得了季军,并打破了亚洲80岁组5000米跑的31分05秒纪录。赛后,李谊本感慨道:“真不易啦!这是我一生最用力、拼得最厉害的一次比赛。”

据了解,军人出身的李谊本一直喜欢体育运动,在部队时是一名登山运动员。1968年从部队转业回来,由于单位距离家足有20多公里,他每隔两三天就有一次跑步上下班。这一跑,李谊本成了优秀业余田径运动员,多项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1995年,李谊本退休了。对长跑痴迷的他更是全身心、全天候地投入其中。1998年,中日友好100公里超级马拉松比赛举行。李谊本以11小时45分33秒的成绩,夺得男子元老组金牌,将全国纪录提高了整整两个小时。

1999年,在第二届全国老将田径运动会上,一口气拿了四块金牌而且全部打破亚洲纪录。

2000年11月,李谊本受邀去印度参加亚洲第11届老将田径锦标赛。在这届锦标赛上,李谊本参加55至59岁组的400米和800米竞赛。400米比赛差0.4秒与金牌失之交臂,800米比赛获得金牌并打破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纪录。

2001年6月,代表中国去澳大利亚悉尼参加第14届世界田径老将锦标赛。来自五大洲四大洋的选手中有不少是退了休的前国家队运动员,而李谊本是个地道的业余选手,最终获得800米铜牌,5000米第六,但他感觉比以往所获的金牌的含金量要高得多。

2017年第20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上,李谊本先后获得300米栏、4×100米接力、4×400米接力项目三枚金牌和800米银牌,其中4×100米接力还打破了亚洲纪录。

2018年的第十八届全国老将田径锦标赛上,78岁的李谊本在200米项目中,以31秒93率先撞线,打破32秒的亚洲纪录。并在当届比赛中,还夺得了300米栏、400米跑的冠军。

2019年,第19届全国老将田径锦标赛上,李谊本参加75岁至79岁男子组的三项比赛,获得300米栏金牌、400米跑银牌、跳高银牌,他也同时获得了代表中国国家队参加第21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的入场券。

2019年,第21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他报名参加75岁至79岁男子组的六项比赛,全部获得名次:4×100米接力金牌、4×400米接力金牌、300米栏金牌;400米跑铜牌、200米跑铜牌、跳高铜牌。300米栏的夺冠成绩是58秒48;跳高用的是背越式,跳过了1.2米高度。

2020年,第四届陕西田径公开赛上,在75岁至80岁的100米跑和跳高两个项目中全部获得金牌。

李谊本每天都要至少跑5000米,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60多年,风雨无阻,即便遇到大雨大雪天气,他也不会中断训练。李谊本说:坚持跑步几十年,感受最深的是自己的体质有了很大提高,每次跑完,都有愉悦感,觉得自己变年轻了。(大个)

:专访包道格:安克雷奇可以成为中美建设性对话的新起点

本刊记者/曹然

应美方邀请,当地时间2021年3月18日到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在美国阿拉斯加州第一大城市安克雷奇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也是拜登政府上台后中美首次举行高层战略对话。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Douglas Paal)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本次对话最重要的目标是充分交换意见,为未来的建设性对话奠定基础。

包道格期待中美双方能在安克雷奇对话中提出缓解紧张局势的建议。针对部分美方高级官员近日对安克雷奇对话的消极预期,包道格强调,特朗普、蓬佩奥式的对华态度是不可行的,“最不负责任的方式就是选择不沟通”。他相信拜登政府与特朗普不同,会有更实事求是的政策,而中国也有能力抓住机遇期。

(当地时间3月17日拍摄的安克雷奇。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最重要的是交换意见

中国新闻周刊:当地时间3月18日,中美高层对话将在安克雷奇举行。去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是在夏威夷会面的。相比夏威夷,安克雷奇要寒冷得多,现在室外温度是零下十几℃。为什么双方会选择这里,而不是夏威夷?

包道格:夏威夷会晤不是很愉快的经历,所以回到夏威夷显得不太友善。安克雷奇有特殊的地理位置——位于中国和美国正中间,方便参加会议的人员。两位中国高级外交官前往这里,更展现了一种期待相互包容的意愿。

中国新闻周刊:您怎么评价美方代表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的特点?

包道格:从外交级别上说,国务卿是第一位的,国家安全顾问的地位其实要低得多。但现在的情况可能和我为老布什总统工作时类似。当时贝克国务卿是总统非常亲密的私人朋友,但总统也将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将军视为左右手。当时,斯考克罗夫特将军总是谨慎地听从贝克国务卿的意见,但你真不能说哪个更有影响力。

现在,我们只能说,布林肯和沙利文都和拜登总统有长期良好的关系。区别在于,国家安全顾问的工作不仅是听取国务院的意见,还要听取国防部、财政部和其他部门的意见,所以他们角色不同。

但是,布林肯先生和沙利文先生的观点相当接近,他们多年来在奥巴马总统和拜登副总统领导下共同努力,在竞选期间我没觉得两人的观点存在明显差异。我认为,派两个观点一致的代表去安克雷奇,是传递一种信息,即表明美国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不存在谁对中国更友好、谁不友好的情况。

中国新闻周刊:对话尚未开始,就有美国媒体报道拜登政府对会谈的期望值较低,为什么美方舆论会有这种态度?

包道格:这是拜登政府试图降低人们的期望。一个重要的政治原则是,降低期望值,然后努力取得更高的成就,这样即使你失败了,也不会让你的“观众”失望。这个规则正适用于拜登政府对本次对话的态度。

另一方面,这次会议是为了了解双方未来的潜力,而不是为了取得具体成果。最近几个月来,包括我在内,人们一直在倡导双方尽早举行战略对话,确定各自政府的优先事项,并摸清彼此的红线及可能的合作领域。

在这种时刻,你只需要交换意见,而不需要有一个纲领性的、“一定要在本次对话中取得成绩”的议程。

双方要有“坐下来谈”的习惯

中国新闻周刊:中美双方当前的优先事项一样吗?

包道格:不完全一样,但有一件事是同样优先的:双方必须找到一条通路,以避免陷入灾难性的对抗。这条路需要能管控分歧并利用合作的潜力。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关键是双方都需要有“坐下来谈”的沟通习惯,这可以帮助我们避免结构性冲突。

中国的优先事项主要是防御性的,以保护中国的利益。中国还希望扩大与其他国家的市场和投资关系。当然,每一届中国政府最高的优先事项,都是和平、安全和稳定。

美国政府的最高优先事项是找到保护自己和印太盟友的利益及价值观的方法。印太地区的经济、军事力量对比都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美国必须找到管理新情况的方法。我们该如何表态,如何行动,如何处理核扩散、朝鲜问题、缅甸局势这样的地区热点问题……

这是一个很长的议程,因为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关系非常复杂。美国及其伙伴在某些方面结合在一起,但也都有各自的特点。所以我们需要寻找正确的政策组合。

中国新闻周刊:您没有提到贸易。沙利文也说,这次对话不关注中美贸易协定问题。这是否意味着拜登在贸易政策上会有所改变?

包道格:从现在到年底的时间内,拜登政府会对贸易协定问题进行内部审查,确定成本效益,检查哪些是有益的政策,哪些是无益的政策;也会和美国的贸易伙伴们进行磋商。

拜登政府会很有耐心,不会草率决定。特朗普政府处理中美贸易问题的糟糕之处就在于他们制定政策仓促而混乱。我认为拜登政府已经坚定地表明他们不会这样。

另外,拜登政府的一些高层还在华盛顿等待参议院的任命,所以现在他们不会非常明确地说明他们将推行的政策。他们会先就职,然后指定政策优先事项,再获得总统批准,最后将之公之于众。

中国新闻周刊:您提到了参议院的问题。50:50的参议院会对拜登的对华政策带来什么影响?

包道格:影响不太大。参议院在少数领域的投票结果可能会影响对华政策,但在我们的宪法制度中,总统在外交事务上有突出的、压倒性的权威。国会只在这种权力过度时进行干预。在中国问题上,民主、共和两党对中国问题的广泛关注会为拜登带来好处,他将在不受国会干涉的情况下获得更多的信任和更大的行动空间。

中国新闻周刊:应该如何管控分歧?

包道格: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可以选择不同于对待特朗普的方式对待拜登政府。我不会说中国应该先做所有事情,也不会说美国应该先做所有事情。但各方都应该找到一种方式,来表达缓解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愿望。

实际上,拜登政府是一个新的政府,是一群新人试图组织起来,而且他们是不同于特朗普政府的。这使得中国在改善当前局势中处于主导地位。因为中国内政稳定,中国政府可以享受主动出击的好处,让中美关系走上一条更具建设性的道路。

安克雷奇对话就是这样的机会。如果双方能带来一系列缓解紧张局势的建议,我认为这将开始建设性的进程。如果布林肯和沙利文回到华盛顿就可以向拜登汇报中美改善关系的新机会,拜登就有可能改变中美关系的基调。

在这个历史时刻,我们可以走上一条更好的道路,而安克雷奇对话就是一个表明我们能够更好地处理分歧的时刻。我认为中国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把最重要的问题放在桌面上

中国新闻周刊:中美之间应该恢复定期会晤机制吗?您怎么看?

包道格:美国部分人有一种观点,即如果与中国建立定期会晤机制,我们会为了开会而开会,而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开会,因此会议应该有具体议程。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不举行会议是不现实的。关键在于,安克雷奇对话这样的战略对话是否定期举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沟通必须继续。最不负责任的行为是选择不沟通。

近期美方一些高级官员表达的立场,让我想起了蓬佩奥时期的夏威夷对话。当时蓬佩奥认为双方必须拿出成果,不然“就不会有会议”。这种态度再次出现,证明了我们正处于从旧政府到新政府的过渡期。但我认为蓬佩奥式的办法是不可行的,我有信心美方会更加实事求是。

中国新闻周刊:您对这次对话的期待是什么?

包道格:我希望双方能解释清楚,对方采取行动时,他们最在意的敏感问题是什么,然后尽量避免在这些领域采取行动。中国有很多担忧之处,但美国的担忧可能更多,因为美国的利益更复杂和广阔,而中国的利益还在增长中。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比美国更容易说出双方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总之,我认为务实的人在安克雷奇对话中可以把最重要的问题放在桌面上,以唤起另一方的温和反应。

对于当下的分歧,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有解决方案,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但有不同的利益和不同的制度,不会在每一个问题上都达成一致。但我们可以管理分歧,使之不导致对抗或灾难性结果。我们之间总是会有一些紧张和对抗,但应保证这些冲突只是暂时性的。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