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热点 正文

姚策遗体今日火化,养母发声:被剥夺见孩子最后一面机会

扫码手机浏览

网站收录、快速排名、发包快排代理OEM:【QQ61910465】

:姚策遗体今日火化,养母发声:被剥夺见孩子最后一面机会

“姚策走了。”熊磊说。“姚策到哪里去了?”许敏一时没反应过来。“姚策已经死了。”熊磊回答。

视频截图

3月24日,许敏向记者转述了她接到姚策离世消息时的场景。2021年3月23日下午1点过,姚策养母许敏接到姚策妻子熊磊打来的电话时,完全没想到姚策去世得如此突然,她昏倒在沙发上,直到3月24日得知姚策被火化的消息,她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见养育28年孩子最后一面的机会。

“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28年的母子情,我不相信孩子不见我最后一面。”许敏说。

对此,姚策生母杜新枝表示很惊讶:“许敏从来不给我打电话,大家都知道姚策去世了,郭威也赶来了。”

失联

许敏不愿接受姚策的去世,比姚策去世让她更难以接受的是,28年的养育之情,没能换来最后一刻的相见。

“我们从上周周六就开始给熊磊和姚策打电话,一连4天,但他们一直不接我们电话,这段时间没人和我们说姚策的情况。”许敏说。3月23日,许敏还买了九江到杭州的动车票,后来听说姚策已经不在杭州,打电话问杭州的医院,才得知姚策已经出院,就又办理了退票。“出院到哪里去了,根本找不到。”许敏说

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许敏得知了姚策的离世,她在微信里写道:我朝天呐喊,是谁剥夺了一个母亲看孩子最后一眼,她为什么这样做。

对许敏而言,她把整个人生都付出给了姚策,可还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得肝癌的时候,我恨不把肝换给他一命救一命,我到处寻医问药,能找的专家都给他找到了是吧?”

“但凡能有一点消息,我也会去见孩子最后一面。”许敏介绍,今年过年以后,姚策和熊磊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许敏从去采访的记者那得知,姚策的手机一直由熊磊保管,姚策各个社交媒体也有熊磊负责发布消息。“熊磊打电话来后,我们提出相见姚策最后一面,熊磊说北京这边他们会处理好,要见可以在景德镇见。”许敏说。

拉黑

“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我认为这就是孩子任性,做母亲的从来不会计较这些的。”许敏说。

许敏回忆,最后一次见姚策,还是今年1月份。1月10日凌晨,姚策病情恶化口吐鲜血,医院随后给姚策的妻子下达《病危通知书》。

“姚策在北海吐血的时候,我们坐飞机过去,开始医护人员说不让我们进,因为我们不是家属,然后我们就找了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医政科长、护理部主任跟他们说明情况。每次去的时候都要经过他们同意才能让我们进。其实我们有很多话想和姚策讲,想多陪他一下。”许敏说。

据了解,今年2月份,姚策的生母和养母曾公开闹翻。姚策养母许敏方代理律师李胜在直播中称,可以把“错换”叫“偷换”,并强调要查明真相,一字激起千层浪,事件引起网友猜测不断。

网友同时爆出,姚策被纳入水滴筹黑名单,当年接产护士郭希志和姚策生父郭希宽疑为兄妹关系。网友称此事件发生反转,而姚策的生母杜新枝和养母许敏对此也是各执一词。

“李胜律师就是想利用改字来炒作,李胜背后也肯定有人引导他这么干。”“他直播间里人都说是我偷的,那么多骂我的人,李胜也不制止和澄清。”姚策生母杜新枝说,“几次审判都调查得很清楚,他没依据凭什么改字?”

许敏则回应,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坏的人”,“我们只想要真相,也没说是谁‘偷换’,你跳出来干什么呢?反应那么激烈,网上骂我的人又是谁组织的呢?”

没说的话

“我总觉得姚策他真的想跟我说点什么,我也想和他说很多话,千言万语要说的话太多了,现在只能对着天说,对着地说,对着大海说了。”许敏说。

许敏强调,姚策虽然已经走了,但接下来她不会放弃对真相的追求,甚至更加坚定,“我不能让孩子不明不白的生,不明不白的死,我们为他做点什么,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让姚策安息,他才知道是谁害了他,谁夺取了他年轻的生命,他为什么到世界上来这遭来受罪受苦”许敏说。

据了解,被查出患癌以来,姚策都是在住院治疗和居家调养中渡过。在2020年末的采访中,姚策对两位母亲的付出十分感动。“不管是我的生父母也好,养父母也好,都是基于对我的爱,尤其是我江西的妈妈这里28年始终如一日对我的关心和关怀,还有照顾,这个是毋庸置疑的,特别让我感动。跟我的河南的妈妈接触以来,她也是真心真意的为我付出。”姚策说。

春节时,姚策还期望着完成很多愿望,比如想带着两边父母出去旅游,他想带他们去像九华山,五台山这样风景秀美,然后又可以得到一些体验的地方去。 最近期的一个目标,姚策希望今年过年,一大家人能够好好坐在一起,吃个团年饭,共同的期盼着来年能够越来越好。

今年2月26日,姚策最后一条朋友圈写道:我们一家的感情从未改变,28年的情感也不会因为网络舆论冲击而烟消云散。只是目前家人确实受到网络舆论影响非常严重,我希望通过法律能找寻真相,让每个人都意识到,真正重要的是家庭,尽快开庭,尽快结束,然后断网,关起门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这才是最后完美的结局。

此前报道姚策遗体今早火化,生母杜新枝:“妈妈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

3月24日早7时30分许,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家属为姚策举办了简短的告别仪式,郭威于仪式前5分钟左右赶到现场。姚策的遗体火化后,骨灰将送回江西。

在告别仪式举办前,一位来自北京的网友特意赶来,在告别厅门口,她一眼认出了杜新枝,并主动向前拥抱,杜新枝在她的肩膀上痛哭。

该网友张女士(化姓)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我就是一位网友,昨天听说他在这里,今早就特意赶来了,只想给他送个行。”随后她便离去。

极目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到场的人包括媒体记者共有20余人。现场除了姚策的生父生母、妻儿、岳父岳母等亲属外,曾为杜新枝一家代理起诉医疗机构的律师周兆成也到场为姚策送行。

在仅有八分钟的告别仪式上,姚策的亲生父母郭希宽夫妇泣不成声。“妈妈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呢……”杜新枝哽咽道。姚策妻子熊磊站在杜新枝身旁,默默地流着眼泪。

3月24日上午9时40分许,姚策遗体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完成火化,亲属们将带姚策骨灰回到江西。

错换一生!姚策生父发声: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

3月23日,“错换人生28年”事件当事人姚策在北京一医院去世,终年29岁。

23日晚6时30分许,记者在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见到了姚策的生父郭希宽,他眉头紧缩,双眼发红,不停地挂断电话,唯独只愿接来自亲属的来电。

坐在殡仪馆内的一处石板凳上,郭希宽和姚策的岳父,讨论着关于姚策的后事。

郭希宽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于昨日赶到北京,“情况很危急,赶过来,他已经没法说话了。”

郭希宽称,姚策在生前已经遭受了太多不幸。“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这也是他希望的。”

在殡仪馆内的石板路上,郭希宽摇摇晃晃地走着。“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二次伤害了。”郭希宽的声音有些颤抖。在殡仪馆的门口,郭希宽等候着亲属们的到来。

(:姚策养母发声:我被剥夺了见孩子最后一面机会 将继续寻找真相)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封面新闻、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流程编辑 :tf020

:法治面 | 高空抛菜刀未致人员伤亡,为何嫌疑人被刑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习记者 | 赵兰溪

编辑 | 翟瑞民

因与房东发生纠纷,昆明市官渡区永丰村的房客李某旺拿起一把菜刀从4楼的出租屋窗户扔了出去。所幸,当时过道无人经过,未砸到人。2021年3月27日,据昆明警方通报,李某旺因涉嫌高空抛物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3月1日起实施,其中增设了第291条之二条款:从建筑物或者其他高空抛掷物品,情节严重的,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同时构成其他犯罪,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高空抛物成为独立罪名已将近1个月时间,界面新闻检索公开报道发现,全国各地至少已经披露了15起类似案件,并且多起案件已经宣判。

3月1日,江苏常州溧阳市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高空抛物案件。被告人徐某某因与人起冲突一时激愤将菜刀抛掷至楼下公共租赁房附近,楼下居民发觉后向楼上质问后,徐某某又将第二把菜刀抛掷至楼下公共租赁房附近。法院依照刑法修正案(十一)判决被告人徐某某犯高空抛物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此案被称为高空抛物罪第一案。

3月17日,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一起高空抛物案,以高空抛物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20年9月27日,被告人王某某从其租住的楼房5层阳台上,将重达9.3公斤的11块木板先后抛向小区居民进出必经的人行步道上,后被小区物业安全队长发现并报警。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汤光仁告诉界面新闻,高空抛物和“醉驾型”危险驾驶罪一样,具有多发性和刑法管控的必要性,因此刑法修正案(十一)将高空抛物单独列为一个罪名,目的就在于对这种具有紧迫危害性的危险行为做特殊防控。

“从立法的效果来说,此前醉驾入刑在控制饮酒驾车这一危险行为上,确实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同样对于高空抛物入刑,也可能会有相同的效果值得期待”,汤光仁说。

不过,汤光仁指出,高空抛物罪的认定目前还有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等相关部门出台进一步的司法解释或者处理意见。他表示,目前法律规定的高空抛物入罪标准是“情节严重”,而在理解和实践执行过程中如何定义“情节严重”,尚需要相关标准和操作细则来确定。

“即使对于‘高空’这一基础前提,也有必要进行具体明确的规定或解释,因为在民法、行政法中的高空与本罪中的高空不宜直接划等号。”汤光仁表示,同时,考虑高空作业本身也是一项工作,而且有的正常作业行为可能在形式上符合犯罪构成条件,为避免不必要的争论和不当的扩大打击,在具体处理过程中,对于该罪的法定除外与出罪情形,应当及时在解释或者意见中予以明确。而且该罪的刑罚种类较多、跨度较大,司法实践中如何妥善掌握,以确保罪刑相适应也值得提前关注。

汤光仁认为,高空抛物是危险犯,评价是否属于情节严重的标准,需要参考危害后果、主观过错及动机,主观恶性,行为具体表现、抛物的物品、发生场所等等。还需要充分注意反向出罪,对于一些在生活中常见,但是可能在形式上又符合法条表述的非实质严重行为,应及时排除在外,以避免法条被过度解读而产生恐慌或者制造笑话。

此前在2019年11月14日,最高法曾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其中明确,对于高空抛物行为,应当根据行为人的动机、抛物场所、抛掷物的情况以及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全面考量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准确判断行为性质,正确适用罪名,准确裁量刑罚。

高空抛物未导致人员伤亡,是否构成犯罪?汤光仁分析,在上述昆明警方通报的案件中,高空抛物的工具是菜刀,可以被评价为危险行为,从犯罪动机而言,根据目前公安机关透露的信息,当时是发生争执,当事人把菜刀丢了下去,至少符合间接故意的情形,即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因此,本案基本上构成犯罪,但具体的处罚以及是否具有出罪情形,需要结合进一步调查确定的证据而定。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玲曾发文表示,刑法修正案(十一)实施后,如何对高空抛物刑事案件定性将进一步复杂化。高空抛物罪法定刑一年以下,相对危害公共安全罪要轻,这也会反过来影响法官对罪名的选择。

刘玲认为,在个案处理时,如果法官法条选择机会越多、裁量范围更大,那么出现类案不同判的比率就会增加。可以预测,高空抛物入刑,将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诸如类案不同判、入罪门槛不一、量刑悬殊等等。不过,这些都可以通过司法解释来解决。

本文版权归智慧社区信息网wWw.ZhiYunTang.COm.cn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软文代发、租二级目录、网站收录软件请联系站长qq♥61910465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